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三十三章 周旋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明珠听完这句话只是笑了笑。

  “夫君本就是那样的人。”

  她怎么会不相信,顾怀明同她和离之后,赶上了新君开放恩科。

  他参加进士考试,会试第一,殿试第一,一举成为名动天下的状元郎。

  后来一步步成为大梁的首辅,以一己之力,扶大厦于将倾。

  余明珠给顾怀明换好了衣服,顾怀明养病的这段日子,外面倒是发生了不少大事,先是韩总督下了一道政令,督促江南各大棉布商人,雇佣一定数量的流民做织工,朝廷出钱补贴,然后又招募了一批流民修筑长江分支堤坝。

  这些举措对安抚流民确实是好事,可是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新设立地总督府财权不明确,虽然有朝廷的拨款,可是粮食不够。

  所以这位韩总督借着寻常东南沿海的名义,从各个海商那里打来了不少秋风。

  银钱不是问题,可是粮食却不够,韩总督想让自己属地的流民吃饱饭,恐怕还得从余家和盐商巨贾那里下手。

  下午韩总督到余家的时候,天气正好阴了,顾怀明和余明珠等人侯在正厅。

  染冬悄悄在余明珠耳边说道:“小姐,外院的人说,韩总督现在正在同老爷说话,估计得过一会儿了。”

  话音方才落下,一个白发小个子老人快步走进来,他身边也没有跟着什么侍从,前院的一个小丫头快步跟上,显然论步速是比不过这个老头子地。

  韩奇板着一张脸对着顾怀明说道:“早就同你说,要多注意身子,日后在朝堂上为官,可不仅仅拼的是脑子,若是身子不行,没人家命长也是要吃亏地。”

  韩奇说的挺对,他老人家上辈子就是凭着命长把政敌给熬死的。

  “老师说的对,学生受教了。”

  韩奇走到顾怀明身前,找了一把凳子坐下了,染冬赶忙倒上了茶水。

  韩奇抿了一口说道:“你家这茶还不错。”

  余明珠给染夏使了一个眼色,染夏赶忙下去,韩奇喝了好几口放下茶看向余明珠,他开口说道:“我今日一是来看怀明,二是来看你祖父的,你祖父在何处?”

  余明珠笑着说道:“祖父应该是在余家的各处票号视察,不知道先生今日来访,失礼了。”

  韩奇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初见还觉得你这个小妇人颇为恭顺温良,可如今看来倒是和你的祖父一样。”

  韩奇对待商人向来不留情面,大梁官员皆是如此,余明珠不生气,她只开口道:“先生,妾身听说今年西北西南两地粮食歉收,江南虽然并未受灾,可因为佃农大面积种植棉花,江南本地的粮食也勉强自产自销。”

  韩奇摸着自己的胡子,继续道:“继续说。”

  “大梁无粮可调,西北乃至大梁各地,这个冬天肯定是要饿死人的。”

  其实大梁每年都有饿死的人,前年是最惨的一年,西北边地十户九空,树皮都被啃干净了。

  “没想到你一个商户女居然还知道这些,你余家单单在泉州港便有几十座粮仓,难道便要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百姓饿死吗?”

  上辈子顾怀明通过海路将安南罗素的粮食运输至大梁,低价卖给了朝廷。

  只不过,顾怀明这么做已经是在他同余明珠和离之后了。

  “大梁以南的安南之国,气候湿润,盛产大米,安南之东的大岛之国罗素也是鱼米之乡。”

  余家的船队常走的航线大多涉及东洋,西洋,南洋则极少涉及,东洋盛产白银,西洋则喜好大梁的瓷器丝绸,基本上都是从大梁往外运,极少专门往大梁内运。

  “你是说?”

  “妾身没什么可说的了,只是我听说今年很多江南粮商都屯了粮。”

  能做江南做粮食生意的,不止在江南官场有门路,甚至是京城的贵人都有利益在其中牵扯。

  大梁丰年粮价,一两银子可买七八石米,去年西北粮食价格疯涨至一石一两六钱银子,足足翻了将近十倍,去岁水患,今年西北,西南粮食歉收,却也不知道这粮价将会涨到几何。

  许多商人和官员都抓住了这个机会,夏收时就开始屯粮,如今市面上粮食紧缺,却也不上市销售。

  韩奇思索片刻便对着余明珠说道:“等你祖父回来,你同他说,若是能帮朝廷度过这个难关,有些事情也未尝不可。”

  余明珠笑了笑,开口说道:“先生留下来用晚膳吗?”

  “你余家的饭菜太过奢侈,我常年吃糠咽菜,吃不惯。”

  余明珠继续说道:“夫君这些日子肠胃不好,我们吃的很清淡,正好先生这次来,我亲自下厨,也算是向您赔罪。”

  韩奇觉得有趣便问道:“为何要向我赔罪?”

  “上次雁鸣湖一见不知先生身份,倒是失礼了。”

  韩奇似乎对余明珠的表情颇为满意,他笑着说道:“你与怀明是夫妻,叫我先生有些生疏了,也同怀明一起,称呼我老师即可。”

  “是,老师。”

  余明珠说完之后,带着众位丫头去了厨房。

  到了厨房之后,余明珠顿时有些头疼,方才说话的时候信心满满,可是一到厨房却发了愁。

  她上辈子加这辈子,都不会做饭……

  文澜院正厅之内,方才一眼不发的顾怀明突然说道:“老师,苏家的密旨,我想了一个法子,只是有些冒险。”

  “你这小子不要转移话题,你还未曾回答老师我的问题呢。”

  韩奇大腿跷二郎腿上,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顾怀明叹了一口气。

  “当初我同余万三定下的是,他若能祝我们扳倒京城的那位,沈家顾家起复之后,便是他余家的保护伞,护他余家百年,还约定留下一个顾家血脉的男丁。”

  “这不挺好的吗?为何突然改变主意了?莫非你不喜欢这余家女?”

  顾怀明低声说道:“若不留下子嗣,她还能再嫁。”

  顾怀明说话的时候,莫名的想到了,那一晚,余明珠眼角的泪珠。

  也不知道她在那一刻想到了谁,居然会如此悲伤。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