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三十四章 杨素素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还没等余明珠做好饭菜,这韩奇便已经离去了,说是督抚衙门有急事。余明珠有些失望,让人把饭菜端到了内室。

  顾怀明面上神色淡然,只对余明珠说道:“夫人不必心急。”

  余明珠笑了笑,她给顾怀明递上筷子,笑着说道:“多谢夫君提点,请用膳。”

  外面天气慢慢转凉,余明珠让染冬去把窗户关上。

  亲自给顾怀明夹了一块茭白。

  “夫君多用些。”

  “夫人是如何知道海外诸事的?”

  余明珠笑了笑道:“我们余家有一个掌船的能人,叫石蟲,他同我讲的这些。”

  “原来如此。”

  顾怀明显然不信。

  两人用完膳,顾怀明就到内室休息了,毕竟还未曾复原,需要多加休息。

  余明珠换上一身外出的衣服,她带着染冬到了杨素素的院子。

  这杨素素自从来了内院,便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倒是和上辈子有所不同,她记着上辈子杨素素喜好去东府,而且为人非常张扬。

  可是现在却改了性子,着实有些奇怪。

  染冬一推开门,便看到一个瘦小的丫头跪在地上,糜月站在廊前,脸上一副打抱不平的神色。

  “我们家小姐便是再看重你,你也只不过是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破落户,在这里摆起来大小姐姿态了,真是恶心!”

  糜月和染冬一般是家生子,仗着自己爹娘得脸,同内院的小丫头们关系十分亲厚,且在一众小丫头片子里颇有几分老大的感觉,时常为被人出头。

  院子里跪着地叫茴香,是周瑞家的给杨素素配的丫头。

  茴香心里看不上杨素素,便十分怠慢,杨素素也不是好惹的,便让她跪在外面。

  杨素素此时正在屋子里生闷气,猛然听到糜月这般说话,顿时气的走出来,厉声说道:“你个死丫头!表姐都说了!让我在府里当个小姐地,你们就是这么对待主子的吗!”

  这杨素素和余明珠长得有几分相似,只是却没有余明珠这般惊艳,加上出身小门小户,眉眼之间总有一股子戾气。

  杨素素说完就后悔了,她没想到余明珠居然也在这里。

  她有些结巴地说道:“表姐,你手底下的丫头欺负我……”

  说完她就哭了出去,看着倒是挺可怜。

  染冬此时恨不得打杀了糜月,糜月却梗着头说道:“小姐,茴香也是府里的老人了,被一个外来的小姐如此欺负,您得给我们做主啊!”

  糜月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她似乎觉着自己是余家的主子,把余家的东西当做自己的东西,染冬和他有一些相似,可是却要谨慎一些。

  看来这余家的老仆们确实应该修理一番了。

  “外来的小姐,也是小姐,家里的老仆,也是仆人,做人最主要地是要知道自己的本分。”

  糜月听到这些话,顿时有些不服,她还争辩却被染冬直接打了一巴掌,只听到染冬厉声说道:“你这狗东西,脑子被狗吃了吗!什么时候轮得上你来教训主子了?快给我滚出去!”

  糜月在家里比染冬要受宠,她见到染冬这般打骂自己,顿时哭着跑了出去。

  染冬对着茴香说道:“你这贱蹄子,挑唆糜月为你出头,去苏嬷嬷哪里领板子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染冬一通发落,杨素素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余明珠朝着杨素素露出一丝笑容,吩咐染冬拿出来一个盒子。

  “前几日,祖父从海上带来的珠宝,送给妹妹一些,你年纪也大了,恐怕过不了多久便要许配人家了,也算是给你的添妆。”

  杨素素哪里想到余明珠会对自己这般好,她赶忙:“多谢表姐,快到里面喝杯茶吧,母亲做了家乡点心,表姐也尝一尝。”

  余明珠笑着走进屋内,她特意对着染冬说道:“你去文澜院里给我拿些东西,过一会儿我要去拜见父亲。”

  染冬点头离去。

  此时无奈只剩下余明珠和杨素素。

  只听到余明珠开口道:“这里没有外人,我便同妹妹说了。”

  杨素素顿时一阵吃惊,这余明珠何时与自己这般亲厚了。

  只见到余明珠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方才成亲,夫君身子不行,东府老太君那边又太过强势,往西府塞了不少人,那个赖大娘子,为人奸猾,京城绣房的一季衣物足足贪墨了一百两银子,因为是东府老太太的人,我没有办法动。”

  杨素素听到一百两银子,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东府的奴才好生大胆,居然敢贪墨这么多银子。”

  “唉,我到底是晚辈,虽然知道那赖大娘子是黑心肠的,可是却也没有办法下手,幸而姨母来了。”

  “表姐放心,我们是一家人,我母亲也十分看不惯那赖大娘子,在内宅里,到处拉帮结派,整日里跟着一群丫鬟婆子喝酒,根本便不干正事,母亲早就看不惯她了。”

  内宅里的情况,余明珠自然是知道,西府里多多少少有东府的旧人,这赖大娘子出手大方,十分会笼络人心。

  “有妹妹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着夫君的身子能快些好,这内宅里的事情,我是真的不想管了……”

  余明珠一副痴心的小妇人模样。

  杨素素心中暗自窃喜,这余明珠不想揽权,那正好。

  “表姐放心,咱们可都是一家人。”

  余明珠同杨素素说完之后,便起身告辞了。

  染冬在外头等着,脸色有些不大好,余明珠笑着说道:“怎么了?觉着方才没有给你妹妹的脸,心里不舒坦?”

  染冬赶忙回道:“自然不是,糜月这死丫头该打,只是奴婢方才回去地时候遇到了奴婢的娘,她上来便劈头盖脸地说了奴婢一顿,奴婢心里委屈。”

  余明珠笑了笑,她伸手摸了摸染冬的脸颊。

  “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是总归手心的肉要要紧一些,你妹妹的性子,若是不多加管教,恐怕以后将会酿成大祸。”

  染冬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奴婢求小姐一件事情,把糜月的差事换了吧,姑爷房里的丫头乃是多体面的差事,奴婢觉着她办不好。”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