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三十六章 驸马都尉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万三定定地看着余明珠。

  他开口道:“人说话的分量在于说话之人的分量,你可明白。”

  余明珠点头,她开口说道:“我明白。”

  此时外面阳光甚好,余万三突然开口说道:“顾怀明心机深沉,日后他是要还姓沈家的,你们之间的夫妻缘分恐怕长不了,你心里要有个度。”

  这等话本不应该余万三这个祖父来说,可是余明珠没有女性长辈,却也只能余万三说。

  余明珠点头:“我知道。”

  “时间不早了,你回去看看你的夫君,我和石蟲还有些话要说。”

  余明珠站起来准备转身离去,可是却被石蟲叫住了,只见到石蟲从怀中拿出来一个盒子,对着余明珠说道:“这是西洋的蓝宝石,大梁没有的宝物,蓝的像大海的眼睛。”

  余明珠笑着接过来。

  染冬跟着余明珠身后,看起来有些蔫蔫的。

  余明珠打开那盒子,顿时被眼前蓝盈盈的宝石给迷住了眼睛。

  一块块深蓝色的宝石在日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彩,染冬顿时睁大了眼睛。

  “小姐,这是海蓝宝吗?真漂亮?”

  “应该不是,这似乎是一种新的宝石?”

  余明珠将蓝宝石放到日光下,墨蓝色的宝石熠熠生辉。

  “真漂亮啊。”

  “你喜欢,赏你一块。”

  余明珠从盒子里拿出来一块宝石放到了染冬手里,染冬顿时惊喜万分,她开口说道:“小姐是准备给每个丫头都留一块嘛?”

  余明珠大笑:“只给你一个人。”

  染冬听到之后顿时欢天喜地道:“回头我就让我娘给我做个璎珞,天天带着。”

  染冬美滋滋地跑到老子娘院子里。

  余明珠抱着盒子回了文澜院,一进门便看到顾怀明,他坐在一旁的书案前看书,看到余明珠之后,露出了一个和煦的笑容。

  余明珠朝着顾怀明微微颔首,然后走到他身边笑着说道:“夫君的气色好多了呢,过几日便是重阳,按照我们余家的传统,要到小汤山上登高望远,小汤山不高,可坐轿而行,到时候夫君也可到外面散散心。”

  顾怀明点了点头道:“也好。”

  一番对话之后,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二人心中各有计较,毕竟端坐在一个屋檐下,不免有些尴尬。

  好在染春及时进来,她端着一壶茶和点心,笑盈盈说道:“小姐,姑爷,厨房新做的点心,钱姨母的手艺,奴婢替您尝了,正宗的西北风味。”

  染春端过来放到顾怀明跟前,顾怀明赏脸吃了一口。

  这桃酥味道着实不错,特意将饼做的小小地,一口一个,饶是顾怀明也忍不住多吃了几块。

  余明珠趁机说道:“糜月这丫头前几日在杨表姐院子里犯了事儿,她性子太过莽撞,实在是伺候不了夫君,明日我便让人牙子来,夫君你亲自挑一个称心的丫头可好?”

  顾怀明看了余明珠一眼,低声说道:“我本来就不喜欢旁人伺候,不必如此大费周章了。”

  “夫君这是什么话,你身子弱,若是没有个丫鬟在身边照看,我也不放心,你需得依我。”

  余明珠话音方才落下,趴在门口的小十三伸出来一颗脑袋,有些委屈地说道:“小姐,奴才这几日也未曾侍候过姑爷,是不是也要把奴才撵出去啊……”

  小十三一张圆脸皱起,看起来倒是有些可怜。

  “看你可怜,便不予追究,日后可要好好伺候姑爷。”

  小十三得令赶忙去给顾怀明捏肩膀捶腿,余明珠和染春顿时嗤笑。

  第二日一早,周瑞家的带着人牙子和几个小丫头进了内宅。

  因西北灾情严重,近来苏州奴仆市场十分饱和,这样的小丫头只能卖一两银子,还不如余家的一只杯子值钱。

  顾怀明随手指了一个丫头,看着最为怯懦瘦弱,看着不过十一二岁。

  小丫头叫小豆子,家里遭了旱灾,被爹娘买了换粮食,不识字,可是唱歌极好听,会唱西南山歌。

  小豆子恭恭敬敬地给顾怀明磕了一个头,然后被染秋领下去学规矩去了。

  小十三跟在顾怀明身后去了书房,小豆子换好了衣服,便被染秋领着去找余明珠磕头了。

  余明珠看着小豆子那豆芽菜一样的身板,笑着说道:“倒是跟夫君一样瘦,你可要记住以后伺候姑爷,要多督促姑爷吃饭,你也须得多吃点,胖胖地才喜庆。”

  小豆子抬起头来,看着余明珠,重重地点头:“奴婢晓得。”

  小豆子被染夏领着去找顾怀明赐名。

  顾怀明本来想着要写一篇文章,刚一抬头便看到阿飞倒挂在屋檐上,若不是定力了得,这宣纸上肯定是要落上墨点了。

  “这段时日你去哪里了?”

  “自然是去杭州,本来想要收拾那苏蟠,可是却被其他人抢先了,据说这苏蟠的一条腿都被人打断了。”

  顾怀明神色淡然,但是嘴角却是微微扬起。

  “你猜我在杭州遇到了谁?”

  “说。”

  “黄瑾黄公公。”

  “贵妃的人来杭州了?”

  “估计是想要敲打苏家一番,贵妃娘娘心里还是舍不得江南这摊子生意,说来也真是好笑,刀都架到脖子上了,她居然还有心思搞这种小动作。”

  阿飞的语气中充满了对那位贵妃的鄙夷。

  顾怀明正要说什么,小豆子和染秋在外面求见。

  小豆子换了一身豆绿色的短袄下裙,看着到有几分小丫头的样子了。

  小豆子朝着顾怀明恭恭敬敬地行礼。

  “奴婢小豆子拜见姑爷。”

  染秋开口道:“姑爷给小豆子赐个名吧。”

  顾怀明淡淡开口道:“左右是父母给的名字,还是叫小豆子吧。”

  小豆子抬起头来谢恩,她心里觉着小姐和姑爷都很和善,欢欢喜喜地到外面侯着了。

  小豆子离开之后,染秋却留在屋里,显然是有话要对顾怀明说。

  顾怀明有些讶异,染秋想来胆小谨慎,却也不知道今日会对他说什么。

  “姑爷,奴婢是西北太原府大同镇人士,想向姑爷打听一个人。”

  顾怀明顿时一愣。

  “你说。”

  “奴婢当时还小,只记着那人被人称作凉山总教头,白衣将军,却始终不知道他的名讳。”

  “他是你什么人?”

  “奴婢曾经被他救过。”

  “他叫顾庆,是平丘驸马都尉,昌顺十三年武状元,京师城南十万禁军教头,西北镇平飞虎大将军,也是,我的舅父。”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