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三十八章 家宅风波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日清晨,余明珠起床之后,觉着有些腰酸背痛,她轻声对身边的男子说道:“夫君,该起了。”

  顾怀明却又不睁开眼睛,只是懒懒地说道:“让我再睡一会儿,昨夜有些折腾。”

  余明珠听到这句话顿时有些无奈,昨夜不知道是不是染冬忘记点香了,屋子里竟然进来了一只秋蚊子,这秋天的蚊子咬人极痒,偏生这蚊子不咬顾怀明只要自己,还在余明珠手指头让咬了一个疙瘩,那个痒的呀……

  “你到马车上再睡也来得及,今个儿咱去东府可要许多事情要办。”

  余明珠把顾怀明拉了起来,只见到顾怀明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看着余明珠:“要不今个儿就穿那件墨绿色的道袍?”

  余明珠顿时一愣,而后开口说道:“也好。”

  余明珠墨绿色圆领胡服千机裙,顾怀明墨绿色半肩道袍,看着倒真有几分时髦恩爱夫妻的样子。

  染冬今日特意带了蓝宝石璎珞,她对着余明珠说道:“小姐这一身装扮,可真就像唐代的飞天仙子,姑爷像是得道成仙的蓬莱仙人。”

  余明珠笑着说道:“我们若是仙子,仙人,那你就是仙人旁边拍马屁的童女,去把染春也叫来,今日你们两个同我一起去西府。”

  染冬有些不大高兴,可是还是到外面去叫人了。

  临出门时,小十三这家伙也死活非要跟上,说是要伺候姑爷,余明珠无奈只要让这小家伙也带上。

  sm.xbiqugela.

  余明珠今日坐着八匹马的马车,马车里非常宽敞,够一个人直接躺下,顾怀明有些纳罕。

  “这倒是我第二次做如此豪华宽敞的马车。”

  顾怀明顺手端起来旁边的一杯茶,喝了一口,神色舒缓,似乎心情不错。

  “莫不是皇家的马车?”

  顾怀明笑了笑。

  “当年圣皇陛下和皇后下江南之时,我和京城的一些贵族子弟随侍,倒是坐过皇后殿下的马车。”

  顾怀明所说的那位皇后乃是当仅圣上的原配嫡妻,大梁第一武勋世家沈家的嫡女。沈皇后为人非常良善宽容,乃是大梁为数不多的贤后,与皇帝的感情也十分的要好,只可惜已经离世了。

  “先皇后当年到西湖会馆之时,我还见过她一次。”

  顾怀明眼睛顿时流露出一丝光彩,他笑着说道:“原来你还记着。”

  余明珠顿时一愣,她忍不住问道:“记得什么?”

  顾怀明笑着说道:“小时候的事情。”

  余明珠总觉着顾怀明隐瞒了她什么,只是说完这句话之后,无论余明珠如何开口,顾怀明这家伙便只是四顾左右而他。

  一个时辰后,两人到了东府。

  这是顾怀明第二次来东府,他这些日子气色好了不少,身子也比前些日子要壮了一些,同余明珠说话的时候神色之间光彩熠熠,倒真有一种风流贵公子的气质,惹得东府的丫头们无不侧目。

  这染冬开口道:“东府的丫头真是没规矩,这般胡乱相看我们姑爷。”

  余明珠笑而不语,一行人到了老太君的慈恩堂。

  院子里依旧是人声鼎沸,只是余明霞不在其中,余明霞看到余明珠之后只是冷哼之后,便默不作声,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人搭理她。

  片刻之后王氏赶忙拉着余明珠的手说道:“今个儿天气如此只好,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西府的娇客,老太君方才还在念叨着你们呢,快坐。”

  老太君可不怎么欢迎余明珠,但是脸上依旧打起十二分的笑容,并且对着余明珠说道:“你看看,我就说还是明珠最心疼我,知道时常来看看我,免得我这老婆子整天把自己给闷死。”

  余明珠心说这老家伙才不会把自己闷死,整天阴谋诡计,心里忙活着呢。

  “瞧老太太这话说的,倒像是我的不是了,前些日子老太太想要看夫君,我这不是带来了。”

  余明珠看向余明湘,酸酸地说道:“前些时日明湘

  第二日清晨,余明珠起床之后,觉着有些腰酸背痛,她轻声对身边的男子说道:“夫君,该起了。”

  顾怀明却又不睁开眼睛,只是懒懒地说道:“让我再睡一会儿,昨夜有些折腾。”

  余明珠听到这句话顿时有些无奈,昨夜不知道是不是染冬忘记点香了,屋子里竟然进来了一只秋蚊子,这秋天的蚊子咬人极痒,偏生这蚊子不咬顾怀明只要自己,还在余明珠手指头让咬了一个疙瘩,那个痒的呀……

  “你到马车上再睡也来得及,今个儿咱去东府可要许多事情要办。”

  余明珠把顾怀明拉了起来,只见到顾怀明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看着余明珠:“要不今个儿就穿那件墨绿色的道袍?”

  余明珠顿时一愣,而后开口说道:“也好。”

  余明珠墨绿色圆领胡服千机裙,顾怀明墨绿色半肩道袍,看着倒真有几分时髦恩爱夫妻的样子。

  染冬今日特意带了蓝宝石璎珞,她对着余明珠说道:“小姐这一身装扮,可真就像唐代的飞天仙子,姑爷像是得道成仙的蓬莱仙人。”

  余明珠笑着说道:“我们若是仙子,仙人,那你就是仙人旁边拍马屁的童女,去把染春也叫来,今日你们两个同我一起去西府。”

  染冬有些不大高兴,可是还是到外面去叫人了。

  临出门时,小十三这家伙也死活非要跟上,说是要伺候姑爷,余明珠无奈只要让这小家伙也带上。

  sm.xbiqugela.

  余明珠今日坐着八匹马的马车,马车里非常宽敞,够一个人直接躺下,顾怀明有些纳罕。

  “这倒是我第二次做如此豪华宽敞的马车。”

  顾怀明顺手端起来旁边的一杯茶,喝了一口,神色舒缓,似乎心情不错。

  “莫不是皇家的马车?”

  顾怀明笑了笑。

  “当年圣皇陛下和皇后下江南之时,我和京城的一些贵族子弟随侍,倒是坐过皇后殿下的马车。”

  顾怀明所说的那位皇后乃是当仅圣上的原配嫡妻,大梁第一武勋世家沈家的嫡女。沈皇后为人非常良善宽容,乃是大梁为数不多的贤后,与皇帝的感情也十分的要好,只可惜已经离世了。

  “先皇后当年到西湖会馆之时,我还见过她一次。”

  顾怀明眼睛顿时流露出一丝光彩,他笑着说道:“原来你还记着。”

  余明珠顿时一愣,她忍不住问道:“记得什么?”

  顾怀明笑着说道:“小时候的事情。”

  余明珠总觉着顾怀明隐瞒了她什么,只是说完这句话之后,无论余明珠如何开口,顾怀明这家伙便只是四顾左右而他。

  一个时辰后,两人到了东府。

  这是顾怀明第二次来东府,他这些日子气色好了不少,身子也比前些日子要壮了一些,同余明珠说话的时候神色之间光彩熠熠,倒真有一种风流贵公子的气质,惹得东府的丫头们无不侧目。

  这染冬开口道:“东府的丫头真是没规矩,这般胡乱相看我们姑爷。”

  余明珠笑而不语,一行人到了老太君的慈恩堂。

  院子里依旧是人声鼎沸,只是余明霞不在其中,余明霞看到余明珠之后只是冷哼之后,便默不作声,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人搭理她。

  片刻之后王氏赶忙拉着余明珠的手说道:“今个儿天气如此只好,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西府的娇客,老太君方才还在念叨着你们呢,快坐。”

  老太君可不怎么欢迎余明珠,但是脸上依旧打起十二分的笑容,并且对着余明珠说道:“你看看,我就说还是明珠最心疼我,知道时常来看看我,免得我这老婆子整天把自己给闷死。”

  余明珠心说这老家伙才不会把自己闷死,整天阴谋诡计,心里忙活着呢。

  “瞧老太太这话说的,倒像是我的不是了,前些日子老太太想要看夫君,我这不是带来了。”

  余明珠看向余明湘,酸酸地说道:“前些时日明湘

  妹妹不是想要问夫君话吗?现在我可是把人给请过来了,你倒是说啊。”

  余明湘便是再傻也不可能当着顾怀明的面说他的坏话,毕竟这顾怀明生病都有总督来探望,这可是她们得罪不起的。

  余明湘咬着牙,闷头喝茶一句话也不说。

  这王氏赶忙打圆场道:“你这丫头怎么这般厉害,明湘这这丫头不会说话,早就已经自己懊恼许多次了,手帕都哭湿了好几条,你们俩从小一起玩的情谊,何必如此过不去呢?”

  余明珠幽幽看着余明湘,她也很想知道,她和余明湘从小的情谊,她自诩从未对不起她什么,为何余明湘到最后居然会如此对待于她。

  还没等余明珠说话,这余明湘便嘤嘤哭泣起来。

  老太君听不得旁人哭,便揉着太阳穴说道:“你们这些冤孽啊,非得让老太婆我气死不可,快把人都给我撵出去。”

  一时间整个屋子里乱糟糟的,余明珠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她走到余明湘身边轻声说道:“明湘妹妹你身边的乳母借着余家的名义在外面偷放印子钱的事情你知道吗?”

  余明湘顿时如坐针毡。

  上辈子余明湘的乳母因为逼死了人,余明湘害怕责罚便直接讲这件事情栽赃到了余明珠的头上。

  朝廷严令禁制官员极其家属放印子钱。

  余明湘的父亲虽然是西北小官,可是这件事情真的被抖出来,恐怕她父亲今年就回不了江南了。

  回不了江南留在西北那就是一个死字。

  老太君顿时面如纸色,她厉声问道:“明湘,珠丫头说的可是真的?”

  余明湘吓得不敢说话,看到余明湘这样的神色,老太君心里便明白了,她走到下面朝着余明湘很狠地打了一巴掌,她厉声说道:“你是想要害死你爹吗!”

  余宝庆看到自己姐姐被打,自然是赶忙上前求情,余宝庆哭着说道:“老太君,姐姐她也是无可奈何呀,姐姐每个月的月钱真的不够,屋子里连过冬的炭火钱都不够,姐姐也是拿母亲给她的嫁妆流转的……”

  这话说的就很微妙了,这余家西府好歹也是官宦人家,如何连大房嫡女的月钱都能克扣?

  王氏的脸色十分不好。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