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四十章 凉山一百零八悍匪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明珠只觉着这家伙在打太极,她咧嘴一笑,不再理会,反正今日的目的已经达到。

  她想着去落霞阁里看看余明霞,便吩咐染冬领着顾怀明去休息。

  她和染春去落霞阁,只是还没进去,就被余明霞的贴身丫头给拦住了。

  “明珠小姐,我们小姐染了风寒,大夫说不能见风,所以不便见客。”

  余明珠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她开口说道:“给你们小姐捎句话,有些事情是躲不过的。”

  那丫头唯唯诺诺地点头,蹬着小碎步回了落霞阁。

  余明珠长叹了一口气,正准备离开时,

  一个衣服打扮颇为不错的婆子跑进来,她笑嘻嘻地将余明珠拉到二房的主屋,并且奉上了上等的西湖龙井。

  这婆子余明珠认识,乃是二房嫡妻苏氏的陪房汪婆子。

  苏氏为人十分狠辣,很会拿捏自己的夫君,如何和二房老爷在京城,每年过年会随夫君回苏州,在余明珠的记忆中,这位二舅母为人十分高傲,自从去了京师之后,回到苏州便明里暗里高看自己一眼,老太君忌惮苏家更喜欢自己的二儿子,便不多说什么。

  汪婆子对着余明珠说道:“夫人前些日子写信还念叨着明珠小姐呢,说您成亲的时候,她没来得及回来,心里很是愧疚,所以专门从京城送了一些时兴的玩意儿。”

  汪婆子一拍手,外面进来一个丫头,手里拿着一个金丝楠木的盒子,汪婆子打开黑子,里面全都是十分精巧的官造发饰,其中有一套点翠山红珊瑚锦绣凤尾头面,十分的漂亮。

  汪婆子见到余明珠盯着那东西看,便笑着说道:“就知道小姐喜欢,这好东西就是要配美人儿,奴婢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有见过比小姐长得更美的女子了。”

  这老婆子会说话,余明珠喜欢。

  “婆婆真是嘴甜,改天到西府来找我喝茶。”

  “好嘞,到时候小姐可不要撵人。”

  “婆婆四处打听打听,我可是出了名的好客,谁来都不会撵人的。”

  余明珠同汪婆婆水的开心。

  染春把东西收好,这汪婆子方才收了自己的废话:“盒子下面有一个东西,是夫人留给小姐的。”

  余明珠笑了笑。

  “婆婆放心,我回去一定要。”

  今日她在东府闹出来的动静有些大,不适合在此地久留,她便拿着东西出了东府。

  染冬今天觉得小姐和之前老大不一样,虽然说话还是笑嘻嘻的,可是每句话都好像捅到人心窝子里一样。

  她看了看身边的染春,染春一颗脑袋低垂着,长长的刘海儿遮住了眼睛,她真不是不喜欢这种心思深沉的人,总感觉像是在背地里陷害谁似的。

  染春发现了染冬的注视,她冷冷瞥了染冬一眼。

  染冬顿时有些害怕。

  余明珠坐到马车上之后,方才打开了那金丝楠木盒子的最底层,她打开之后发现的是一张单子。

  余明珠紧紧握着自己的拳头,她看向一旁老神在在的顾怀明。

  “子夜天罗是什么?”

  “来自海外的一种极为珍贵的草药,据说有延年益寿之效。”

  顾怀明神色淡然,余明珠心里有些不安,她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口说道:“夫君,要不然我们出去转转,正好今日天气不错。”

  余明珠说这话可不像是在商量,老太君今日必然会到府上去找余万三,本来余明珠是一点都不害怕的,可是苏氏给她的东西,却让她有些害怕了。

  那单子上写的是苏家和余家的生意往来,每笔账,对苏家都是极为亏损,若说苏家和余家没有多少利益瓜葛,余明珠是打死都不信地。

  余明珠有些后悔今日的冒进,可是她确实太想证明自己了。

  苏州城外,青山寺旁。

  现在不是拜佛的正经日子,所这青山寺外人烟稀少,小沙弥们睡得迷迷糊糊,大和尚

  余明珠只觉着这家伙在打太极,她咧嘴一笑,不再理会,反正今日的目的已经达到。

  她想着去落霞阁里看看余明霞,便吩咐染冬领着顾怀明去休息。

  她和染春去落霞阁,只是还没进去,就被余明霞的贴身丫头给拦住了。

  “明珠小姐,我们小姐染了风寒,大夫说不能见风,所以不便见客。”

  余明珠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她开口说道:“给你们小姐捎句话,有些事情是躲不过的。”

  那丫头唯唯诺诺地点头,蹬着小碎步回了落霞阁。

  余明珠长叹了一口气,正准备离开时,

  一个衣服打扮颇为不错的婆子跑进来,她笑嘻嘻地将余明珠拉到二房的主屋,并且奉上了上等的西湖龙井。

  这婆子余明珠认识,乃是二房嫡妻苏氏的陪房汪婆子。

  苏氏为人十分狠辣,很会拿捏自己的夫君,如何和二房老爷在京城,每年过年会随夫君回苏州,在余明珠的记忆中,这位二舅母为人十分高傲,自从去了京师之后,回到苏州便明里暗里高看自己一眼,老太君忌惮苏家更喜欢自己的二儿子,便不多说什么。

  汪婆子对着余明珠说道:“夫人前些日子写信还念叨着明珠小姐呢,说您成亲的时候,她没来得及回来,心里很是愧疚,所以专门从京城送了一些时兴的玩意儿。”

  汪婆子一拍手,外面进来一个丫头,手里拿着一个金丝楠木的盒子,汪婆子打开黑子,里面全都是十分精巧的官造发饰,其中有一套点翠山红珊瑚锦绣凤尾头面,十分的漂亮。

  汪婆子见到余明珠盯着那东西看,便笑着说道:“就知道小姐喜欢,这好东西就是要配美人儿,奴婢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有见过比小姐长得更美的女子了。”

  这老婆子会说话,余明珠喜欢。

  “婆婆真是嘴甜,改天到西府来找我喝茶。”

  “好嘞,到时候小姐可不要撵人。”

  “婆婆四处打听打听,我可是出了名的好客,谁来都不会撵人的。”

  余明珠同汪婆婆水的开心。

  染春把东西收好,这汪婆子方才收了自己的废话:“盒子下面有一个东西,是夫人留给小姐的。”

  余明珠笑了笑。

  “婆婆放心,我回去一定要。”

  今日她在东府闹出来的动静有些大,不适合在此地久留,她便拿着东西出了东府。

  染冬今天觉得小姐和之前老大不一样,虽然说话还是笑嘻嘻的,可是每句话都好像捅到人心窝子里一样。

  她看了看身边的染春,染春一颗脑袋低垂着,长长的刘海儿遮住了眼睛,她真不是不喜欢这种心思深沉的人,总感觉像是在背地里陷害谁似的。

  染春发现了染冬的注视,她冷冷瞥了染冬一眼。

  染冬顿时有些害怕。

  余明珠坐到马车上之后,方才打开了那金丝楠木盒子的最底层,她打开之后发现的是一张单子。

  余明珠紧紧握着自己的拳头,她看向一旁老神在在的顾怀明。

  “子夜天罗是什么?”

  “来自海外的一种极为珍贵的草药,据说有延年益寿之效。”

  顾怀明神色淡然,余明珠心里有些不安,她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口说道:“夫君,要不然我们出去转转,正好今日天气不错。”

  余明珠说这话可不像是在商量,老太君今日必然会到府上去找余万三,本来余明珠是一点都不害怕的,可是苏氏给她的东西,却让她有些害怕了。

  那单子上写的是苏家和余家的生意往来,每笔账,对苏家都是极为亏损,若说苏家和余家没有多少利益瓜葛,余明珠是打死都不信地。

  余明珠有些后悔今日的冒进,可是她确实太想证明自己了。

  苏州城外,青山寺旁。

  现在不是拜佛的正经日子,所这青山寺外人烟稀少,小沙弥们睡得迷迷糊糊,大和尚

  几扫帚把人打醒了。

  主仆四人到了这佛寺之中,染冬染春进去添了香油钱,余明珠坐在云松下的一个小亭子中,眉头紧皱,显然是有心事。

  顾怀明端起一杯茶水,低声问道:“苏氏给了你什么?”

  “苏家和余家生意往来的单子。”

  顾怀明喝了一口茶,随意道:“有意思。”

  余明珠实在是不知道,哪里有意思了……

  但是她还是虚心求教道“我是不是太着急了?苏家会不会真的抓住余家的什么把柄?”

  此时的余明珠就像一个虚心学习的孩子,顾怀明摇了摇头。

  “明年三月苏家老太爷八十大寿,如今满打满算还有半年,苏家可不止抓住你们余家的把柄,皇帝的把柄都在他手里。”

  上辈子余万三在万贵妃和太子之间来回横跳,最终虽然选择了太子,可是还是给皇帝留了一丝颜面。

  万贵妃只是老皇帝扶持的傀儡,傀儡死了,但是真正犯错的人却没有得到惩罚。

  余万三这算是两边都讨好,可是很显然,顾怀明根本不想给黄帝留颜面,上辈子他做的某些事情,甚至可以说,是把老皇帝往绝路上逼。

  余明珠看着眼前这个只比自己大两岁的男子。

  她无比复杂地问道:“顾怀明,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顾怀明显然对这个称呼有些意外,他放下手中的粗瓷茶杯,对着余明珠说道:“你知道凉山一百零八悍匪吗?”

  余明珠自然知道,那是景盛十三年于河西北凉山聚集的一伙儿悍匪,后被平昌驸马招安,跟随平昌驸马在西北边地讨伐叛军,平叛成功后,因屠杀无辜百姓被朝廷下令全军斩首流放。

  “我知道。”

  余明珠的拳脚师父屠三娘便是悍匪之一。

  只是屠三娘从来都不告诉余明珠她以前的事情,她教了余明珠两年之后便离开苏州,不知所踪。

  顾怀明娓娓道来,像是在说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

  “那凉山一百零八悍匪多是无恶不作杀人放火之辈,他们是恶贼,可是有比他们还恶的贼,县衙贪赃枉法的官吏,贪婪势力压榨穷人的地主,趁饥荒屯粮涨价的商贾,但比起他们大梁还有更恶更大的贼,金銮殿里的那些蟒袍玉带、皇宫里那些金尊玉贵的天人、他们才是最大的贼,这个天下的贼。”

  余明珠从未想过,顾怀明居然敢说出来这样的话,纵使她重活一世,纵使她的见识远超常人,却也从未想过这样大胆的事情。

  大梁之人从小便被教导忠君爱国。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可谓是大逆不道。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