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四十三章 后果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此时天色已经很晚了,这里到处都是鲜血,着实不是什么好呆的地方。

  方丈已经派人去报了官,那些和尚们吓得往禅院里钻。

  余明珠走到顾怀明身边,皱着眉说道:“到处都是血,怪渗人的,我们走吧。”

  顾怀明抬起头来看着余明珠,而后开口道:“倒是我考虑不周了。”

  顾怀明站起来同余明珠一起离开了这个地方,小和尚引着他们进了禅房,小和尚低着头说道:“两位施主好生歇息,官府的人马上就到了。”

  涉及到郡王,苏州知府今天晚上肯定是睡不好觉了。

  顾怀明神色紧绷,似乎依旧在想着什么。

  余明珠脱掉自己的外衫,轻轻拍了拍顾怀明的肩膀。

  “夫君想什么呢,如此出神。”

  “我在想郡王这一次来江南的可能是为了其他的事情。”

  上辈子顾怀明可不会给余明珠说这么多,余明珠脱掉鞋子钻进被窝里,对着顾怀明说道:“左右都是他们皇家的人说的算,陈家当年也算是救驾之恩,当年落魄的时候,皇上也未曾出手相救,说来也是君心凉薄。”

  顾怀明听到余明珠这席话顿时来了兴致,他开口问道:“你还知道陈家的事情?”

  余明珠看着顾怀明亮晶晶的眼神,心里还颇有些得意,她开口道:“我知道的事情多着呢,夫君可不要小看我。”

  顾怀明脱掉衣服躺进被窝,在离余明珠极近的地方说道:“我自然是不会小看你的。”

  此时两人离得极近,呼吸近在咫尺。

  余明珠有些慌乱,她往后退了一些,却被顾怀明拉住了胳膊。

  “夫人之前说我忍不住?还说病好了之后再说,不知道算不算数?”

  余明珠看不清楚顾怀明的眼神,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想的什么。

  “那自然是算数的,你我是夫妻,夫君有这方面的需求,我怎么能不满足呢?”

  余明珠伸出手便要去脱顾怀明的衣服,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顾怀明赶忙握住了余明珠的手,他轻声说道:“我问你一个问题。”

  “一百个问题都成。”

  “洞房花烛夜那天,你为什么会那样?”

  顾怀明所说的那样倒真是饱含了万种情愫,余明珠叹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顾怀明的话。

  那一晚是她自愿地,顾怀明还象征性的反抗了一下。

  余明珠当时觉得在梦中他都如此厌恶她,顿时更加生气,更加粗鲁了……

  想必一定给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可是这叫她如何解释呢,告诉顾怀明她上辈子捉摸了他四十年都未曾修成正果,所以下定决心要在梦里占他一回便宜?

  “你叹气做什么?”

  “等到有机会,我自然会告诉你的。”

  顾怀明并未生气,他只是低声说道:“好,一为定。”

  顾怀明转身睡下,余明珠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她觉着事情似乎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第二日清晨,寺庙外头闹哄哄的,许多官兵和差役在搬运尸体。

  余明珠和顾怀明路过,只看了一眼,余明珠便忍不住捂住嘴巴想要吐,黑夜里看不清楚,可是白天那尸体的伤口和惨状确实十分清晰。

  顾怀明捂住余明珠的眼睛,带着她上了马车。

  染冬见到余明珠如此,顿时很是担心,她拿过来水囊给余明珠说道:“小姐,喝些水吧。”

  余明珠喝了一口水方才好了一些。

  “听说城里面开始戒严了,知府大人开始挨家挨户的搜刺客,流民都被赶出去了不少。”

  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余明珠他们在官道路边看到了许多搭着草棚的难民。

  江南气候温暖,倒也不会冻死许多人。

  此时天色已经很晚了,这里到处都是鲜血,着实不是什么好呆的地方。

  方丈已经派人去报了官,那些和尚们吓得往禅院里钻。

  余明珠走到顾怀明身边,皱着眉说道:“到处都是血,怪渗人的,我们走吧。”

  顾怀明抬起头来看着余明珠,而后开口道:“倒是我考虑不周了。”

  顾怀明站起来同余明珠一起离开了这个地方,小和尚引着他们进了禅房,小和尚低着头说道:“两位施主好生歇息,官府的人马上就到了。”

  涉及到郡王,苏州知府今天晚上肯定是睡不好觉了。

  顾怀明神色紧绷,似乎依旧在想着什么。

  余明珠脱掉自己的外衫,轻轻拍了拍顾怀明的肩膀。

  “夫君想什么呢,如此出神。”

  “我在想郡王这一次来江南的可能是为了其他的事情。”

  上辈子顾怀明可不会给余明珠说这么多,余明珠脱掉鞋子钻进被窝里,对着顾怀明说道:“左右都是他们皇家的人说的算,陈家当年也算是救驾之恩,当年落魄的时候,皇上也未曾出手相救,说来也是君心凉薄。”

  顾怀明听到余明珠这席话顿时来了兴致,他开口问道:“你还知道陈家的事情?”

  余明珠看着顾怀明亮晶晶的眼神,心里还颇有些得意,她开口道:“我知道的事情多着呢,夫君可不要小看我。”

  顾怀明脱掉衣服躺进被窝,在离余明珠极近的地方说道:“我自然是不会小看你的。”

  此时两人离得极近,呼吸近在咫尺。

  余明珠有些慌乱,她往后退了一些,却被顾怀明拉住了胳膊。

  “夫人之前说我忍不住?还说病好了之后再说,不知道算不算数?”

  余明珠看不清楚顾怀明的眼神,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想的什么。

  “那自然是算数的,你我是夫妻,夫君有这方面的需求,我怎么能不满足呢?”

  余明珠伸出手便要去脱顾怀明的衣服,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顾怀明赶忙握住了余明珠的手,他轻声说道:“我问你一个问题。”

  “一百个问题都成。”

  “洞房花烛夜那天,你为什么会那样?”

  顾怀明所说的那样倒真是饱含了万种情愫,余明珠叹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顾怀明的话。

  那一晚是她自愿地,顾怀明还象征性的反抗了一下。

  余明珠当时觉得在梦中他都如此厌恶她,顿时更加生气,更加粗鲁了……

  想必一定给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可是这叫她如何解释呢,告诉顾怀明她上辈子捉摸了他四十年都未曾修成正果,所以下定决心要在梦里占他一回便宜?

  “你叹气做什么?”

  “等到有机会,我自然会告诉你的。”

  顾怀明并未生气,他只是低声说道:“好,一为定。”

  顾怀明转身睡下,余明珠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她觉着事情似乎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第二日清晨,寺庙外头闹哄哄的,许多官兵和差役在搬运尸体。

  余明珠和顾怀明路过,只看了一眼,余明珠便忍不住捂住嘴巴想要吐,黑夜里看不清楚,可是白天那尸体的伤口和惨状确实十分清晰。

  顾怀明捂住余明珠的眼睛,带着她上了马车。

  染冬见到余明珠如此,顿时很是担心,她拿过来水囊给余明珠说道:“小姐,喝些水吧。”

  余明珠喝了一口水方才好了一些。

  “听说城里面开始戒严了,知府大人开始挨家挨户的搜刺客,流民都被赶出去了不少。”

  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余明珠他们在官道路边看到了许多搭着草棚的难民。

  江南气候温暖,倒也不会冻死许多人。

  听闻西北去岁冬日,一地一地的死人,根本就没有人去收拾,来年春天人肉都被野兽啃食干净,满地都是白骨。

  余明珠看出来顾怀明心情有些沉重,她拍了拍顾怀明的肩膀道:“夫君宽心一些,韩总督一定会想办法的。”

  顾怀明并不说话,只是伸出手握住了余明珠的手。

  这些日子以来,顾怀明从之前的彬彬有礼,到了动不动便动手动脚,他总喜欢时不时拉拉余明珠的手,时不时摸摸余明珠的头发,突然盯着她看。

  怪让人觉得不自在的。

  到了苏州城之后,顾怀明突然对余明珠说道:“夫人是不是有个金镯子要到首饰铺取一下。”

  余明珠听到顾怀明这番话,顿觉有些震惊。

  她睁大眼睛,顾怀明笑了笑说道:“我去帮夫人取。”

  马车到了那个首饰铺,余明珠想一起下去,可是顾怀明却说:“夫人留在马车上吧,我去去就来。”

  虽然余明珠知道顾怀明心里门清,却也未曾想到他竟然装不下去了……

  想必那金镯子里的避子药也是他去掉的。

  一炷香的功夫,顾怀明上了马车,他从怀中拿出来一枚镯子,十分亲昵地抓过余明珠的手腕。

  “夫人的手腕真白,寻常女子戴金镯子只会俗气,可是夫人戴了却不一样。”

  顾怀明漫不经心地说着屁话,余明珠的眉头却越皱越紧。

  顾怀明伸出手轻轻地按了按余明珠的眉心,他笑着说道:“夫人戴着很美。”

  ……

  马车到了西府,赶紧内门,这染夏便急匆匆走来,对着余明珠说道:“小姐,老太爷正在发火呢,您快去吧……”

  余明珠料到会出问题,可没想到会这么快,想必那老太君是昨天就来了东府了。

  得亏她昨天没回来。

  余明珠拉着顾怀明往余万三的院子里赶,可是这染夏却尴尬地说道:“小姐,老太爷只让您一个人去。”

  余明珠为难地看了顾怀明一眼,然后说道:“染冬,先送姑爷回房,我去去就来。”

  余明珠说完便跟着染夏离开了,她到了余万三的院子,刚进去便看到余万三那张阴沉的脸。

  这还是余万三第一次对余明珠露出这样的表情。

  “明珠,你可知道,若你真的把陈小红的事情捅出去了,我们余家会如何?”

  余明珠抬头看了一眼余万三,她轻声说道:“我想过。”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