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四十四章 二十艘船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明珠说出来这番话的时候,就没有想过祖父给自己好脸色。

  余万三眯着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余明珠,而后说道:“我原先以为你长进了,如今看来,大概只是被顾怀明迷了心窍,你以为他会对我们余家留有多少好处?”

  余明珠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了余万三一眼:“祖父,苏陈氏当年遗落的手帕,原先便在陈小红手里,老太君没有给您说这件事情吧。”

  余万三顿时皱紧眉头,他低声问道:“不是说这个东西已经丢了吗?”

  “怎么可能会丢?老太君留着牵制苏家的把柄,怎么可能轻易丢了?”

  “当年老太君分明当着苏家族长的面烧了那东西……”

  余明珠从怀中拿出来那枚手帕,轻声说道:“老太君贴身藏着的东西,关键时候可保他们东府一家老小,只是却害苦了我们西府。”

  余万三清咳几声道:“东西两府写不出两个余字。”

  “可是祖父,你知道东府老太君都做了什么吗?”

  余明珠从手腕上取下来金镯子,她开口道:“这镯子是老太君新婚后送我的,里面装满了绝子药,我若是戴上十天半个月……”

  余万三眉头紧皱,余明珠继续说道:“老太君见到我没有怎么戴金镯子,想必过些时日可能还会有其他的手段。”

  sm.xbiqugela.

  上辈子赖大娘子在衣服和饮食上做了许多手段,她同顾怀明和离之后,和其他人成亲,也未曾怀上孩子。

  余万三表情无比惊怒,他握拳咬牙道:“岂有此理,这个毒妇!”

  “祖父,我余家万千家财于旁人来说是尚好的东西,可是对我来说却如同砒霜毒药。”

  余万三抓住余明珠的肩膀,柔声道:“珠儿,祖父会护着你的,你且放心,后院的事情,我会帮你料理好的,祖父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余明珠轻轻推开余万三的胳膊,她柔声说道:“祖父,珠儿想自己护着自己,您害怕我会做错事情,那是正常的,可若不让我做,我便一辈子都立不了身,孙女不想做后宅里的无知妇人,若是可以,孙女愿意像祖父一样,乘船四海,破浪万千。”

  余万三眼睛里闪过一丝激动的神色,他颤声问道:“你当真愿意出海?”

  “孙女愿意。”

  余万三眼眶有些湿润,他抓住余明珠的手,激动道:“好好,不愧是我余万三的女儿,不贪图这富贵乡的安逸,祖父就给你机会放手一搏,只是除却苏家这件事情,苏家留不得,但是不能让你参与到其中,你把钥匙和那手帕给祖父。”

  余万三眼睛里满是真诚,余明珠思索片刻,便将钥匙和手帕给了余万三。

  她还是最信任自己的祖父。

  余万三拍了拍余明珠的肩膀,他在余明珠耳边说道:“这个月月底是余家船队最后出海的日子,船队会在年前归来,此次船队出海我给你是两艘船,一万两,你想做什么生意,便放手去做。”

  余明珠摇了摇头。

  余万三笑道:“怎么?太多了?”

  余明珠开口道:“不够,孙女要二十船,钱不够,孙女便拿自己的嫁妆补,亏了便说明孙女没有做生意的天赋,只是希望祖父不要干预,也不要过问。”

  余万三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笑了笑:“可以。”

  从余万三处离开,余明珠心情有些沉重,钥匙和手帕被拿走了,她就被动了许多,或许她真的应该相信自己的祖父?

  还未到文澜院,这赖大娘子便哭丧着脸找到余明珠。

  赖大娘子来到西府方才半月,一张脸盘子都大了不少,显然是没少捞油水。

  赖大娘子跪在地上哭哭啼啼地说道:“小姐啊,您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奴就要被那钱柔娘给欺负死了,按照小姐吩咐的差事,她本来只负责衣物,可是现在手长的都伸到厨房里,整天在厨房里挑刺,还拉帮结派,现在好几个丫鬟婆子都跟着她混,奴婢在厨房真的是没办法管事儿了!”

  余明珠赶忙将赖大娘子扶

  余明珠说出来这番话的时候,就没有想过祖父给自己好脸色。

  余万三眯着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余明珠,而后说道:“我原先以为你长进了,如今看来,大概只是被顾怀明迷了心窍,你以为他会对我们余家留有多少好处?”

  余明珠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了余万三一眼:“祖父,苏陈氏当年遗落的手帕,原先便在陈小红手里,老太君没有给您说这件事情吧。”

  余万三顿时皱紧眉头,他低声问道:“不是说这个东西已经丢了吗?”

  “怎么可能会丢?老太君留着牵制苏家的把柄,怎么可能轻易丢了?”

  “当年老太君分明当着苏家族长的面烧了那东西……”

  余明珠从怀中拿出来那枚手帕,轻声说道:“老太君贴身藏着的东西,关键时候可保他们东府一家老小,只是却害苦了我们西府。”

  余万三清咳几声道:“东西两府写不出两个余字。”

  “可是祖父,你知道东府老太君都做了什么吗?”

  余明珠从手腕上取下来金镯子,她开口道:“这镯子是老太君新婚后送我的,里面装满了绝子药,我若是戴上十天半个月……”

  余万三眉头紧皱,余明珠继续说道:“老太君见到我没有怎么戴金镯子,想必过些时日可能还会有其他的手段。”

  sm.xbiqugela.

  上辈子赖大娘子在衣服和饮食上做了许多手段,她同顾怀明和离之后,和其他人成亲,也未曾怀上孩子。

  余万三表情无比惊怒,他握拳咬牙道:“岂有此理,这个毒妇!”

  “祖父,我余家万千家财于旁人来说是尚好的东西,可是对我来说却如同砒霜毒药。”

  余万三抓住余明珠的肩膀,柔声道:“珠儿,祖父会护着你的,你且放心,后院的事情,我会帮你料理好的,祖父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余明珠轻轻推开余万三的胳膊,她柔声说道:“祖父,珠儿想自己护着自己,您害怕我会做错事情,那是正常的,可若不让我做,我便一辈子都立不了身,孙女不想做后宅里的无知妇人,若是可以,孙女愿意像祖父一样,乘船四海,破浪万千。”

  余万三眼睛里闪过一丝激动的神色,他颤声问道:“你当真愿意出海?”

  “孙女愿意。”

  余万三眼眶有些湿润,他抓住余明珠的手,激动道:“好好,不愧是我余万三的女儿,不贪图这富贵乡的安逸,祖父就给你机会放手一搏,只是除却苏家这件事情,苏家留不得,但是不能让你参与到其中,你把钥匙和那手帕给祖父。”

  余万三眼睛里满是真诚,余明珠思索片刻,便将钥匙和手帕给了余万三。

  她还是最信任自己的祖父。

  余万三拍了拍余明珠的肩膀,他在余明珠耳边说道:“这个月月底是余家船队最后出海的日子,船队会在年前归来,此次船队出海我给你是两艘船,一万两,你想做什么生意,便放手去做。”

  余明珠摇了摇头。

  余万三笑道:“怎么?太多了?”

  余明珠开口道:“不够,孙女要二十船,钱不够,孙女便拿自己的嫁妆补,亏了便说明孙女没有做生意的天赋,只是希望祖父不要干预,也不要过问。”

  余万三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笑了笑:“可以。”

  从余万三处离开,余明珠心情有些沉重,钥匙和手帕被拿走了,她就被动了许多,或许她真的应该相信自己的祖父?

  还未到文澜院,这赖大娘子便哭丧着脸找到余明珠。

  赖大娘子来到西府方才半月,一张脸盘子都大了不少,显然是没少捞油水。

  赖大娘子跪在地上哭哭啼啼地说道:“小姐啊,您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奴就要被那钱柔娘给欺负死了,按照小姐吩咐的差事,她本来只负责衣物,可是现在手长的都伸到厨房里,整天在厨房里挑刺,还拉帮结派,现在好几个丫鬟婆子都跟着她混,奴婢在厨房真的是没办法管事儿了!”

  余明珠赶忙将赖大娘子扶

  了起来,低声说道:“娘子快起来,你是长辈派来的,这般大礼,可是折煞了我呀。”

  赖大娘子哭的泣不成声,余明珠叹了一口气说道:“赖娘子你不知道,这钱柔娘是我父亲的亲戚,左右也是长辈,纵使她做了什么,我也不好说。”

  余明珠低着头一副懦弱小姐模样,赖大娘子心中冷笑。

  “小姐,不是奴婢说您,您性格太软和了,那钱柔娘奴婢能替您收拾了,可有些人奴婢是收拾不了地,奴就跟您直说了吧,咱这位姑爷心里装的东西我们可都不知道啊,他在您耳边给您说的话,那可都是要毁了咱们余家呀。”

  余明珠顿时脸色一白,赖大娘子心中得意,继续说道:“姑爷拿着咱余家的钱在外面养着外室,姑爷心不在余家呀,小姐您可要三思呀。”

  余明珠神色有些复杂,赖大娘子心中越发肯定,余明珠定然是被顾怀明蛊惑,所以才会做出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知道了,赖娘子,我有些累,先回去了。”

  余明珠恍恍惚惚地朝着文澜院走去,赖大娘子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对着身边的丫头小菊说道:“等着瞧,过不了几日,我便要在这东府,横着走。”

  ……

  余明珠回了文澜院。

  顾怀明已经躺在了罗汉塌上,染冬再给他剥栗子。

  染冬见到余明珠回来,便笑嘻嘻地说道:“染夏姐姐从厨房拿的炒栗子,可新鲜了,小姐尝尝。”

  余明珠眉头紧皱,闷声道:“拿着这些分给其他人吧,姑爷牙口不好,吃不得。”

  染冬拿着栗子离开,余明珠一屁股坐在顾怀明身边,看着有些生气。

  “听说你在外头养了外室。”

  顾怀明从手心里变出来一颗栗子,还是剥好的。

  “吃栗子。”

  余明珠一口咬掉,顾怀明只觉着一片温热触碰到自己的指尖。

  “是赖娘子同你说的?”

  “是,想必是老太君同她说了什么,你真的养了外室?”

  “说来,倒也不算是我的外室,过些时日,我带你去见见她们。”

  余明珠顿时皱起眉头。

  “她们?”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