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四十六章 武盛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明珠莫名的想到了上辈子他们和离的那一晚。

  当时余明珠喝了很多酒,她或许真的是个不太有体面的女子,明明三年,她都没有得到顾怀明的心。

  却妄想凭借着撕碎自己的尊严却换得他的一丝心软。

  那一晚,余明珠喝的烂醉,她提了许多要求,顾怀明一一答应,最后离开的时候,余明珠突然疯一般抱住他。

  不发一,满脸泪水。

  可是顾怀明却毫不留情地推开了她。

  余明珠觉得心口有些疼,她看着顾怀明开口道:“夫君不要说这些没有用地,我只要韩总督的一个承诺。”

  顾怀明的喉结动了动,他用略微沙哑的声音说道:“好,我答应你。”

  余明珠突然觉着有些疲倦。

  “那就好。”

  余明珠转身离去,她昂贵的白缎珍珠绣鞋上满是来自下等世界的泥水。

  可是余明珠却丝毫不在意,她走到了宽敞的街市上,叫了一辆马车,两人坐上去,像是重新回到了那个熟悉的世界。

  余明珠对着车夫说道:“去水粉长街的李家金铺。”

  顾怀明轻声说道:“不用了,我让人去取。”

  余明珠自然知道顾怀明所说的那个人是谁。

  “阿飞,是你什么人?”

  顾怀明淡淡道:“家人。”

  此时的顾怀明看起来分外的疏离,虽然同她说话的时候,依旧会带着笑容,可是同之前的就是不一样了。

  余明珠闭上眼睛不在说话,她在假装睡觉,顾怀明在看外面。

  他本来想着午间可以带她去最寻常的酒家吃些小菜,下午可以去纺织工场看看江南最先进的飞梭织布机,晚间可以到城楼处逛庙会。

  这些想法本就是闲暇时看到她的眼睛突然想到的,就如同今日突然想着要带她出来一般。

  他觉着她看到这些东西,心里应该是欢喜的。

  回到西府之后,大管家周瑞火急火燎地找到他们,这周瑞上气不接下气道:“小姐,姑爷,苏州府来人了。”

  余家大堂,只见一个穿着红色皂袍,头戴抹额,身高八尺的壮硕公人站在堂中,他腰上配着一把西宁府官造长刀,长身挺立,看着分外气派。

  余明珠和顾怀明进来之后,他方才转身,露出来一张气派非凡的脸,

  此人浓眉长眼,方脸高鼻,看着便如同话本中的将军一般。

  周瑞赶忙开口道:“这是苏州府的武盛,武捕头。”

  这武盛拱手道:“在下排行老二,老爷叫我武二即可,昨日在青山寺,几名刺客刺杀京中贵人一事,还需得老爷告知一声。”

  顾怀明简单将昨夜的事情说了一番,这武盛皱起眉头,冷声道:“当今陛下命令禁止豢养死士,什么人这么大胆。”

  这武二长得吓人,发起火来更吓人。

  顾怀明没心思多说什么,正准备开口送人时,这武盛话锋一转,突然开口道:“今日来,还为了一件事情,原本以为顾二爷会记得在下。”

  顾怀明皱起眉头问道:“阁下?”

  “小的两年前曾在顾将军门下做过门将,因得罪了上锋被流放,幸而被将军提拔,如今在苏州府当差,也算是安逸。”

  武盛所说的顾将军应该就是顾怀明的舅舅。

  “原来是武兄,失敬失敬。”

  余明珠敢打赌顾怀明肯定没想起来到底是谁。

  武盛继续说道:“我还记得顾二爷你骑着汗血宝马,手握三石犀牛弓,身穿月白软甲长袍,头戴南海珠冠,一剑三矢,百步穿杨的神勇姿态。”

  此时的武盛,满眼放光地看着顾怀明。

  顾怀明淡淡说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今日不知道能不能和

  余明珠莫名的想到了上辈子他们和离的那一晚。

  当时余明珠喝了很多酒,她或许真的是个不太有体面的女子,明明三年,她都没有得到顾怀明的心。

  却妄想凭借着撕碎自己的尊严却换得他的一丝心软。

  那一晚,余明珠喝的烂醉,她提了许多要求,顾怀明一一答应,最后离开的时候,余明珠突然疯一般抱住他。

  不发一,满脸泪水。

  可是顾怀明却毫不留情地推开了她。

  余明珠觉得心口有些疼,她看着顾怀明开口道:“夫君不要说这些没有用地,我只要韩总督的一个承诺。”

  顾怀明的喉结动了动,他用略微沙哑的声音说道:“好,我答应你。”

  余明珠突然觉着有些疲倦。

  “那就好。”

  余明珠转身离去,她昂贵的白缎珍珠绣鞋上满是来自下等世界的泥水。

  可是余明珠却丝毫不在意,她走到了宽敞的街市上,叫了一辆马车,两人坐上去,像是重新回到了那个熟悉的世界。

  余明珠对着车夫说道:“去水粉长街的李家金铺。”

  顾怀明轻声说道:“不用了,我让人去取。”

  余明珠自然知道顾怀明所说的那个人是谁。

  “阿飞,是你什么人?”

  顾怀明淡淡道:“家人。”

  此时的顾怀明看起来分外的疏离,虽然同她说话的时候,依旧会带着笑容,可是同之前的就是不一样了。

  余明珠闭上眼睛不在说话,她在假装睡觉,顾怀明在看外面。

  他本来想着午间可以带她去最寻常的酒家吃些小菜,下午可以去纺织工场看看江南最先进的飞梭织布机,晚间可以到城楼处逛庙会。

  这些想法本就是闲暇时看到她的眼睛突然想到的,就如同今日突然想着要带她出来一般。

  他觉着她看到这些东西,心里应该是欢喜的。

  回到西府之后,大管家周瑞火急火燎地找到他们,这周瑞上气不接下气道:“小姐,姑爷,苏州府来人了。”

  余家大堂,只见一个穿着红色皂袍,头戴抹额,身高八尺的壮硕公人站在堂中,他腰上配着一把西宁府官造长刀,长身挺立,看着分外气派。

  余明珠和顾怀明进来之后,他方才转身,露出来一张气派非凡的脸,

  此人浓眉长眼,方脸高鼻,看着便如同话本中的将军一般。

  周瑞赶忙开口道:“这是苏州府的武盛,武捕头。”

  这武盛拱手道:“在下排行老二,老爷叫我武二即可,昨日在青山寺,几名刺客刺杀京中贵人一事,还需得老爷告知一声。”

  顾怀明简单将昨夜的事情说了一番,这武盛皱起眉头,冷声道:“当今陛下命令禁止豢养死士,什么人这么大胆。”

  这武二长得吓人,发起火来更吓人。

  顾怀明没心思多说什么,正准备开口送人时,这武盛话锋一转,突然开口道:“今日来,还为了一件事情,原本以为顾二爷会记得在下。”

  顾怀明皱起眉头问道:“阁下?”

  “小的两年前曾在顾将军门下做过门将,因得罪了上锋被流放,幸而被将军提拔,如今在苏州府当差,也算是安逸。”

  武盛所说的顾将军应该就是顾怀明的舅舅。

  “原来是武兄,失敬失敬。”

  余明珠敢打赌顾怀明肯定没想起来到底是谁。

  武盛继续说道:“我还记得顾二爷你骑着汗血宝马,手握三石犀牛弓,身穿月白软甲长袍,头戴南海珠冠,一剑三矢,百步穿杨的神勇姿态。”

  此时的武盛,满眼放光地看着顾怀明。

  顾怀明淡淡说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今日不知道能不能和

  二爷比一比?”

  余明珠顿时一愣,顾怀明开口道:“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握过弓了,大同城破之后,我受了很重的伤,现在出门只能坐马车,又怎么同你比武?”

  顾怀明说完之后,转身离去。

  武盛有些惭愧,他对着余明珠说道:“顾夫人,着实对不住。”

  “不知者不罪,周管家快送送武官人。”

  许多年前余明珠也曾经听说过顾二郎的名声,世人都说他文武双全,长得又是清风明月一般。

  回到文澜院,顾怀明不在,染冬皱着脸说道:“小姐,姑爷说身子不舒服,想清静清静就去书房了,现在将姜姑娘正在伺候着呢。”

  小豆子眨着眼睛,她对余明珠说道:“小姐,奴婢话太多,姑爷嫌弃奴婢话多,就让奴婢走了。”

  余明珠有些好笑地说道:“你都说了什么?”

  小豆子仰着头说:“奴婢说,姑爷要多陪陪小姐。”

  小豆子懵懵懂懂的,只记着染夏要她在姑爷面前多说小姐的好话,她就一直傻乎乎地说余明珠的好话。

  说多了,只变成,自家小姐好。

  这叫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染冬下去给余明珠倒茶,这几日一直告假的染春端着糕点进来了。

  染春看起来消瘦了不少,余明珠心里有些愧疚,她低声问道:“最近怎么这般消瘦?”

  染春坐在椅子上,轻叹道:“小姐总算是知道心疼奴婢了,奴婢这几日可是天天忙着安抚下头的小丫头,钱柔娘和杨小姐在府里作威作福,那赖大娘子更是到处欺负人,院子都乱成一团了,小姐都不知道管管。”

  余明珠知道染春说的不是这些。

  “旁人不知道我做这些是什么意思,你还不知道吗?”

  染春轻哼一声,揉着手绢道:“小姐现在的心头丫头是染冬染夏,可没有奴婢的位置,奴婢哪知道小姐什么意思?”

  染春可是比染冬更会撒娇的丫头。

  “你最聪明,有些事儿让你去做我放心。”

  染春放下手绢,一双含情双目望着远处,她低声说道:“奴婢一点都不聪明,若是奴婢像染冬那般,染夏那般,就算是染秋那个闷葫芦都成,可是奴婢偏生是奴婢,估计就算再活一辈子,奴婢也是这样。”

  染春这话说的话里有话。

  余明珠问道:“什么叫再活一辈子?人只有一辈子啊。”

  染春笑了笑:“是啊,人只有一辈子,姑爷和小姐的缘分,也就只有这一辈子呀?”

  余明珠大笑,掐了染春腰间的软肉。

  “你们这些死丫头,一个个这都是来做和事佬的是吗?”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