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赘婿夫君 第四十八章 磨墨

小说:重生之赘婿夫君 作者:里歪夫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4:22: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明珠听到这话顿时心头一动,她自觉有些失态,便开口道:“夫君说的什么胡话。”

  顾怀明闻之后,顿时笑了笑。

  “是我多话了,老师夫人随时见得,夫人如此为西北百姓考虑,老师自然不会亏待余家的。”

  余明珠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两人开始用膳,不知道是不是因着这几日天气渐冷,余明珠胃口好了许多,她吃的倒是挺香,顾怀明却只用了一两口便放下了筷子。

  余明珠皱着眉说道:“夫君这是觉着饭菜不和胃口?”

  “心中烦闷而已,夫人不必挂心。”

  都已经说了心中烦闷,却又不让旁人担心,这顾怀明说话倒真是有水平。

  “恰好过几日便该重阳登高,到时候带夫君出去散散心?”

  “那就多谢夫人了。”

  两人说话越发礼貌生疏起来,趴在外头听墙角的阿飞顿时有些好笑。

  余明珠和顾怀明这两人心思一个比一个要深,虽说都只是十几岁的烂漫少年少女,心里难免会有情动之时,可是却一个比一个克制。

  用完晚膳,余明珠正要吩咐染冬过来服侍他们就寝,这顾怀明喝了一口茶,轻声说道:“我今日去书房睡。”

  顾怀明说完之后便直接离开,余明珠有些讶异。

  染冬见到顾怀明走了,顿时有些着急的跑进来,她对着余明珠说道:“小姐,姑爷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余明珠听到这话之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生气好呀,夫妻间若是整日恩恩爱爱,那多没意思,偶尔闹些矛盾,那叫情趣。”

  余明珠说的信誓旦旦,染冬心里更加的无奈,她语重心长地对余明珠说道:“小姐……你和姑爷也成亲两月了,除却洞房花烛夜那一次,都未曾同姑爷有过,在这样下去,咱们余家的小主子,啥时候能生出来呀。”

  余明珠听着话的时候正在喝茶,差点把茶水给喷出来。

  余明珠面红耳赤道:“你……”

  染冬赶紧捂着自己的嘴,因着已经说漏了,便索性破罐子破摔。

  “我们都在外头侍候着,小姐屋子里头没有动静,我们自然是听地到。”

  余明珠被染冬这话说的臊得慌,她红着脸说道:“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情,在被我发现你们听墙角,小心我打你。”

  染冬畏畏缩缩往后退,可是那表情显然不知道自己错了,余明珠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她开口道:“把染夏叫过来。”

  染冬屁颠颠跑出去,染夏进来的时候,身上带着一股子厨房的烟火气。

  “小姐,奴婢来了。”

  “厨房现在如何了?”

  染夏冷笑道:“那赖大娘子可真是把厨房当成了自家后院,什么好的东西都往自己口袋里送,厨房里的那些婆子们都跟她沆瀣一气,奴婢看着都觉得气。”

  余明珠身边的丫头,染夏管外务,染春管丫头,染冬和染秋管屋子里的茶水箱笼。

  染夏离开了些日子,但是在外头的人脉还在。

  “钱柔娘如何了?”

  “钱柔娘在厨房倒是经常做些小活儿,经常给些小恩小惠,人缘不错,倒是和那赖大娘子有几分平分秋色的意思。”

  余明珠吃了一口糕点。

  “下个月就是夫君的生辰了,你好生催促赖大娘子准备一番。”

  染夏眉头一动,余明珠继续说道:“我吩咐你一件事情,你需得在下个月夫君生辰前给我做好。”

  染夏凑近余明珠,余明珠轻声道:“到市场上找个靠得住的,让他低价出给赖大娘子一批食材,便用作夫君宴会,你动些手脚。”

  染夏心领神会,她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办好了,这厨房和内院的大小事务,我便都交给你。”

  顾怀明闻之后,顿时笑了笑。

  “是我多话了,老师夫人随时见得,夫人如此为西北百姓考虑,老师自然不会亏待余家的。”

  余明珠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两人开始用膳,不知道是不是因着这几日天气渐冷,余明珠胃口好了许多,她吃的倒是挺香,顾怀明却只用了一两口便放下了筷子。

  余明珠皱着眉说道:“夫君这是觉着饭菜不和胃口?”

  “心中烦闷而已,夫人不必挂心。”

  都已经说了心中烦闷,却又不让旁人担心,这顾怀明说话倒真是有水平。

  “恰好过几日便该重阳登高,到时候带夫君出去散散心?”

  “那就多谢夫人了。”

  两人说话越发礼貌生疏起来,趴在外头听墙角的阿飞顿时有些好笑。

  余明珠和顾怀明这两人心思一个比一个要深,虽说都只是十几岁的烂漫少年少女,心里难免会有情动之时,可是却一个比一个克制。

  用完晚膳,余明珠正要吩咐染冬过来服侍他们就寝,这顾怀明喝了一口茶,轻声说道:“我今日去书房睡。”

  顾怀明说完之后便直接离开,余明珠有些讶异。

  染冬见到顾怀明走了,顿时有些着急的跑进来,她对着余明珠说道:“小姐,姑爷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余明珠听到这话之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生气好呀,夫妻间若是整日恩恩爱爱,那多没意思,偶尔闹些矛盾,那叫情趣。”

  余明珠说的信誓旦旦,染冬心里更加的无奈,她语重心长地对余明珠说道:“小姐……你和姑爷也成亲两月了,除却洞房花烛夜那一次,都未曾同姑爷有过,在这样下去,咱们余家的小主子,啥时候能生出来呀。”

  余明珠听着话的时候正在喝茶,差点把茶水给喷出来。

  余明珠面红耳赤道:“你……”

  染冬赶紧捂着自己的嘴,因着已经说漏了,便索性破罐子破摔。

  “我们都在外头侍候着,小姐屋子里头没有动静,我们自然是听地到。”

  余明珠被染冬这话说的臊得慌,她红着脸说道:“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情,在被我发现你们听墙角,小心我打你。”

  染冬畏畏缩缩往后退,可是那表情显然不知道自己错了,余明珠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她开口道:“把染夏叫过来。”

  染冬屁颠颠跑出去,染夏进来的时候,身上带着一股子厨房的烟火气。

  “小姐,奴婢来了。”

  “厨房现在如何了?”

  染夏冷笑道:“那赖大娘子可真是把厨房当成了自家后院,什么好的东西都往自己口袋里送,厨房里的那些婆子们都跟她沆瀣一气,奴婢看着都觉得气。”

  余明珠身边的丫头,染夏管外务,染春管丫头,染冬和染秋管屋子里的茶水箱笼。

  染夏离开了些日子,但是在外头的人脉还在。

  “钱柔娘如何了?”

  “钱柔娘在厨房倒是经常做些小活儿,经常给些小恩小惠,人缘不错,倒是和那赖大娘子有几分平分秋色的意思。”

  余明珠吃了一口糕点。

  “下个月就是夫君的生辰了,你好生催促赖大娘子准备一番。”

  染夏眉头一动,余明珠继续说道:“我吩咐你一件事情,你需得在下个月夫君生辰前给我做好。”

  染夏凑近余明珠,余明珠轻声道:“到市场上找个靠得住的,让他低价出给赖大娘子一批食材,便用作夫君宴会,你动些手脚。”

  染夏心领神会,她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办好了,这厨房和内院的大小事务,我便都交给你。”

  染夏顿时一愣,她低声问道:“小姐这是要当家?”

  “这本来就是我的家,我自然是要当家的。”

  染夏眼底闪过一丝兴奋的神色,她赶忙跪下来谢恩。

  染夏离开之后,余明珠觉着有些疲倦,她直接让染冬进来服侍自己安睡了。

  只是此时文澜院的书房中。

  姜如盈盈立于顾怀明身前,一袭白衣,整个人单薄的如同画中仙子一般。

  顾怀明轻咳一声,开口道:“我只是一介草民,还是罪人之后,你求我也是无用。”

  姜如脸上露出一丝凄凉的笑意,她柔柔道:“顾二哥哥,你去同苏州知府说一说情,我哥哥说不定可以往后延几年……”

  说起来这姜家原本也算是簪缨世家,只可惜到姜如这一代越发落魄,后来又因为沈家一事,直接被牵连流放,她的兄长姜史乃是极为出名的文士,在江南一代游学,因家族变故,直当今圣上昏庸,直接被放入苏州府大牢,住了两年牢,马上便要秋后问斩了。

  顾怀明皱起眉头,这姜如继续说道:“那新到任的苏州知府乃是梁宽,曾经和顾二哥哥你一起考过省试,同一个座师,也算是有几分同门情谊,眼看沈家平反有望,我哥哥的命是可以保住的呀。”

  姜如扬起一张小脸,看起来泪光盈盈,顾怀明低声道:“他堂堂一州首府,我如何能见得到他?”

  姜如继续说道:“过几日重阳登高,我听闻那位知府会同苏州学子们一同登高,到时候顾二哥哥你便可见到他了。”

  不得不说,这姜如非常聪明。

  顾怀明看着姜如,低声问道:“你这些日子,在府中呆的可还习惯?”

  顾怀明这一副主人做派,倒让姜如有些不自在。

  姜如开口道:“有顾二哥哥护着,倒也还好。”

  若是让余明珠听到这席话,定然要笑得半死,她虽然知道这姜如在府中有些小动作,可是却从来没有腾出来手收拾她,可她这话说的,到好似余明珠想要害她一般。

  “那就好,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顾怀明说完后,这姜如却不走,她自顾自走到顾怀明身边,为顾怀明磨起了墨,她柔柔说道:“如儿想多待在顾二哥哥身边一会儿,在这偌大的余府,没有人同我多说哪怕一句话,就让我留在这里陪二哥哥练会儿字吧。”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