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爹地妈咪又想离婚了 第54章 爸爸什么时候从火星回来

小说:报告爹地妈咪又想离婚了 作者:乔万万 更新时间:2020-11-22 04:59: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直进了车库,梁紫苏发动了车子,直接向着阿姨发来的医院位置狂飙。

  虽然安安也没什么大碍,但是在梁紫苏当了母亲以后,孩子一丁点的小状况,都会让梁紫苏紧张不已。

  医院内,梁紫苏根据阿姨提供的地址,直接找到了病房。

  只见阿姨守在安安的床边,寸步不离。

  一直到梁紫苏推门走了进来,阿姨才从板凳上站了起来。

  “我带她去输液吧,这么晚了谢谢您。”

  梁紫苏将孩子抱起来,十分感激地向保姆说道。

  “这本来和我就脱不了关系,是我让安安发烧了,如果我照顾地能够再仔细一点就好了。”

  保姆十分难过,低着头向梁紫苏解释。

  “没事,挺晚了,你先回去吧。”

  脚步顿了一下,梁紫苏向保姆说道。

  “那……”

  “那我一早就来替你。”

  保姆犹豫了一下,张了张口。

  “好。”

  点了点头,之后她赶紧抱着安安输液去了。

  医院是有单独输液的病房的,每个病房里都有两张床位。

  203号病房,护士在给安安挂好液瓶后就离开了。

  本来梁紫苏是想将安安放在病床上好好输液的,但是安安闭着眼睛,小手紧紧抓着梁紫苏的衣服不松手。

  没有办法,梁紫苏只好抱着安安输液。

  液瓶一滴一滴地滴着液,梁紫苏担心地看着安安,下意识的将他抱的更紧。

  旁边的病床,正好是一对夫妻陪着一个和安安差不多大的小朋友在输液。

  “爸爸妈妈,我的手有点痛。”

  小朋友嘟着嘴,委屈巴巴地说着。

  “我去给你借个暖瓶捂下手,等着妈妈啊。”

  一旁的妈妈说着起身就要往外走,只是她刚刚站起来,旁边的爸爸拉了拉她的手。

  “你陪着她吧,我去。”

  说着,坐在旁边的爸爸轻轻亲吻了下小朋友的额头,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谢谢爸爸。”

  身后传来小女孩开心的声音,虽然是在输液,但是能够感觉到小女孩的这句谢谢是从心里感到幸福。

  梁紫苏正听着旁边这一家的对话,忽然感觉到怀里的安安动了动。

  扭过头来,她的脸蛋虽然还是红扑扑的,但是眼睛却睁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

  “安安,你醒了啊。”

  梁紫苏终于松了一口气,轻轻摸了摸安安的额头。

  额头的温度已经恢复了正常,显然是退烧了。

  “妈妈,我的手也有点痛痛,我也想让爸爸去给我拿着暖瓶。”

  不知道是疼的原因还是其他原因,安安撅着小嘴。

  “那你等一下妈妈啊。”

  嘴角牵强地笑了一下,梁紫苏想要站起来。

  “我不要妈妈走。”

  但是安安胖乎乎的小手却紧紧拉着梁紫苏的衣角,根本不松手。

  “妈妈,我不想让你离开我,我也想有个爸爸。”

  越说越委屈,安安眼睛里已经有眼泪在打转。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才能从火星回来啊,她回来了还会记得我们吗?”

  安安越说越难过。

  平时的时候,她一直很懂事,很少会向梁紫苏问爸爸的事情。

  但是这次住院输液,她可能是真的难过了,所以把自己所有的委屈全都说了出来。

  眼眶瞬间红了。

  正准备站起来的动作一顿,梁紫苏又坐了下来。

  不想让安安发现,她赶紧抬头用力眨着眼,把自己的这份难过又咽了回去。

  “安安乖,妈妈只出去一小下,马上就回来了好不好?”

  过了很久,调节好自己的情绪后,梁紫苏才又挤出一个微笑,低头哄着安安。

  “嗯……安安很乖的。”

  安安点了点头,这才松开手。

  “呼。”

  走出病房,梁紫苏长长舒了一口气。

  去护士站借了个暖瓶,接好热水,她正准备回去,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已经是凌晨了,她不知道是谁这么晚了还会给她打电话。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皱了皱眉头,她还是接了起来。

  “您好,梁小姐。”

  “您好,请问你是?”

  有些疑惑,梁紫苏问了一句。

  “是这样梁小姐,我们已经联系到了肇事的司机,正在向他核实情况,请问您现在方便过来一趟吗?”

  电话里的女人并没有说自己的身份,但是却说了一个对梁紫苏很重要的事情。

  抬头看了一眼走廊上的时间,梁紫苏确实挺想调查清楚这件事的。

  犹豫了一下,她正想和电话里的这个人另约时间,忽然在远处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哭声。

  “不方便。”

  以为是安安哭了,梁紫苏迅速挂断电话,赶紧向着安安所在病房跑去。

  等她跑进病房的时候才发现,声音是从隔壁病房传来的,并不是安安,而安安在她出去的这个时间,已经又睡着了。

  将暖瓶放在安安的手掌下,梁紫苏继续在安安旁边守着,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另一边,北辰写字楼,董事长办公室。

  “霍总,刚刚给梁小姐打过电话了,她不方便现在过来辨认肇事司机。”

  霍北衍的秘书走了进来,如实向霍北衍汇报道。

  “不方便?”

  眉头微皱,霍北衍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一句话都没有再说,他右手的食指开始在桌面上毫无节奏地敲击着。

  静,死一般的静。

  整个办公室只能听到霍北衍敲击桌面的声音。

  秘书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虽然屋内空调的温度很低,但是秘书的后背还是全都湿透了。

  她跟着霍北衍也有两年,很清楚现在的霍北衍已经接近了生气最高的那个程度。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又过了几秒,霍北衍才向着秘书摆了摆手。

  如释重负,一秒钟都不愿意在这多待,秘书逃也似的出了办公室。

  整个办公室里又只剩下霍北衍一个人,接着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他们所住的卧室座机电话,电话响了十几声没人接听,他烦躁地扯了扯衣袖,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保姆很早就来医院接了梁紫苏的班。

  简单和保姆交代了几句,趁着安安还在睡觉,梁紫苏赶紧往回走。

  虽然正常情况下,霍北衍都是直接从唐文文那里去公司,但是考虑到霍母他们,梁紫苏还是不想被别人发现她夜不归宿这件事。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