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网 https://www.qizi.cc

云薇顾长凌顾长凌首辅夫人全章节在线阅读_顾长凌首辅夫人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禀告首辅,夫人她又去给你物色美女了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云薇顾长凌,主要讲述了:睁眼仅剩三个月,她表示:“这个越我不是非穿不可。” 好在她有记忆漏洞,对于未来发展一清二楚,直接选择抱首辅夫君的大腿。 她:“不喜欢我?没关系,我也不喜欢你!” 为了表达自己的“真诚”,她每天都想方设法给首辅大人送小妾。 今天白月光,明天小青梅,后天朱砂痣,只要是有姿色的,都会被她送到他面前。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小青梅选择了她的暗卫。 白月光选择了她的好兄弟。 就连朱砂痣也跟自己亲哥哥跑了? 她:“听我解释。” 他:“明明容不得我身边有旁人,还说不喜欢我?”…

《顾长凌首辅夫人》精彩章节试读

“云薇,你到底知不知错!”

一声中气十足的男性怒吼,夹杂着皮鞭落在后背的痛,让云薇瞬间被疼醒。

睁开眼,正想骂一句谁敢对她动手,突然就被眼前的景象怔住了。

这是一个古香古色的房间,一排红烛明亮,两旁跪满了穿着古装的人,红色的帘幔从梁上悬下,中间珠帘被鞭子的余风带的泠泠作响。

地上杯碟杂乱,酒盅横陈,满屋子的酒气,像是盛宴后的荒唐。

自己十步远处,还跪着两个描眉抹粉,衣衫暴露的男人,此刻正瑟瑟发抖的求饶。

云薇有些懵了,这是哪儿?

她不是出了车祸吗?

没待她问出口,面前的老者似不满她的态度,准备再甩一鞭子。

云薇再分不清情况,也不会傻傻挨揍,正打算躲开时,忽然一道身影将她笼罩在怀里,替她挨下了那一鞭。

极轻的闷哼在耳旁响起,云薇仰头,看清了男人的脸。

这是一个年轻男子,如玉般明亮,如松般英逸。

烛光照出了他的肤色,似血色不足般的微微苍白,但这丝毫不曾减损他眉宇间的那缕逸气,反越发显他眉如墨画,目光清明,清明的让人明确察觉到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厌恶……

既厌恶,何故替她挡?

云薇推开他,“你……”

她想说你是谁,却再次被那位老者打断,“长凌,你快起来,你这孩子还护着她作甚?”

长凌?

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叫长凌的男子也顺势松开了她,转过身,跪的笔挺,态度诚恳,“岳父大人息怒,郡主年幼,许是一时冲动,并非是故意的,您再给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老者显然气得不轻,手中鞭子挥的猎猎作响,“年幼?她今年都十七了,旁人像她那么大时,早已贤惠的操持家中,打理内外,成为夫君的贤内助了,就她还敢如此放肆!”

“平日里不听话也就算了,今日竟敢,竟敢……”

召小倌这几个字,他一个父亲实在无法启齿,气的面色涨红,“总之,你起来,不要护着她,今日我定要她长长记性。”

顾长凌没起,还在为她求情。

二人争执中,云薇眉心突突直跳。

郡主,长凌,岳父大人……

这不是她前两天一时兴起,看的那本男频后宫爽文《寒门仕子的逆袭之路》里的角色吗?

脑海里忽然踊跃出了大段画面,记忆像是被强行加载进来的,凌乱不堪,但是云薇还是根据破碎片段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出了眼下的情况。

她穿书了,穿成书中一直瞧不上男主角的炮灰前妻云薇郡主身上。

这本书就是那种古早的套路,主要讲的是家道中落的男主受尽欺负后,咬牙暗搓搓奋斗,终于中了状元。

可还没来得及扬眉吐气就被人陷害抄袭,不仅没了状元,反而陷入牢狱之灾,这时,又遇到人生的第二个贵人,卫国公。

卫国公也没啥要求,就是希望男主平冤过后,娶了他的嫡女。

按理说卫国公的嫡女,顾长凌一个状元简直是高攀啊,但是偏偏这大小姐名声不好,行事极为大胆,甚至可以说不检点……

总归,就是做垫脚石的命。

男主有了卫国公女婿的身份,加之努力,一路升官发财死老婆,事业蒸蒸日上,最后一跃成为大魏最年轻的首辅。

同时,后宫剧情也就此打开,车轱辘都能压到脸上来……

套路老是老,但是爽啊,只可惜云薇当时看的多津津有味,现在就有多想哭。

因为她不是男主的白月光,也不是朱砂痣,而是那个升官发财死老婆的“老婆”。

想起原身性子高傲,因为瞧不上男主,各种侮辱的行为,最后被男主派人折磨,再一条白绫,活生生勒死的画面,云薇感觉后背伤口更痛了。

她头疼的看了看周围。

此刻原身因为召男宠被自己父亲撞破正在遭受家法,而设计这一切的男主则在假惺惺的为她求情。

按原著,云薇郡主宁死不认错,还会痛骂男主是阴险小人,待会儿那暴躁的老爹云震会赏一顿鞭子,把她活生生打晕过去。

但她来,肯定不能按原著走啊。

因为刚刚几鞭子,已经疼的她后背像是被火烤了一样。

于是在云震再次怒气汹汹的问“你到底知不知错?”时,她大喊,“我没错!”

“你,你……”国公爷气的手都在抖。

云薇表现的和原身一样犟,“我不就是召两个伶人入府给我唱戏听吗?我到底错哪儿了?”

“唱戏?”

“是啊,熙儿妹妹上次来探望我时,告诉我天香楼的伶人唱戏一绝,若是无聊,可召入府中表演解闷。”

“您罚我禁足一月,我实在憋闷,就让人去找了两个戏子来,到底何错之有?”

这一刻,云薇庆幸自己穿来的稍微早那么一会儿,原身那些大逆不道的话都没来得及没捅出来,让自己还有辩解一番的机会。

也庆幸云震性子急,一进门看到这场景就动了手,什么也没问。

云震听此,手中的鞭子停了,“是熙儿告诉你,他们是唱戏的?”

云薇吸了吸鼻子,“是啊,再说他们描眉抹粉,不是唱戏的是什么?”

原著里,天香楼确实是原身心怀不轨同父异母的妹妹给她介绍的,只是她知道那里是做什么的,就是为了折辱顾长凌。

但是现在她才不管,只要打死不承认,云震肯定会相信。

因为,没有一个父亲,会以最大的恶意去揣度自己的孩子。

尤其云震还是个慈父,即便原身曾经百般作死,都能纵容她,更何况是这种存在“误会”的情况下。

果然,云震听到这些话表情逐渐变得凝重纠结,欲言又止的。

顾长凌清水般的眸微微眯了下,而后一副歉疚的样子,“如此看来,是我们误会郡主了,来人,还不快将郡主扶起来。”

丫鬟如画才忙不迭的搀扶云薇起来。

“误会?”云薇故意表现的诧异,“你们误会我什么了?”

云震如何说得出口,误会女儿竟然不知廉耻的召小倌?

幸而云薇也不要他接话,先瞪大了眼睛,然后又表现的像是后知后觉反应了过来,“爹,您莫不是以为我与人在此私通?”

2.

“薇儿……为父刚刚有些冲动,冤枉了你……”

“爹!”这次轮到云薇打断了他的话,眼眶瞬间通红,声音带了满满的委屈,“纵使女儿以前不懂事,但是您的教导我并不敢忘,再怎么糊涂,也不可能做下如此荒唐之事,传出去,您该如何做人?”

“女儿就是再傻,也不可能连累您的,可是您……刚才于女儿半分信任都没有,连听我解释的机会都没给,就动手打我……”

云薇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泪珠吧嗒吧嗒的掉。

她是真哭,一是后背的伤疼的忍不住。

二是这伤受都受了,就要受的值些。

原身以前荒谬,已经寒了云震的心,父女二人关系冷淡,所以她索性借着这次受伤卖卖惨,更多的引起他的愧疚,以助于修复父女二人的关系。

只是她大概没想到,原身真的挺弱的,她哭着哭着,竟然晕了过去。

昏迷之际,只见云震着急奔来,他身后的顾长凌也紧随其后,那双看似关心担忧的眸子里,藏着深不见底的凉薄淡漠……

……

将将夏初,空气里浮动着丝丝热意,云薇踢了踢被子,打算继续睡。

可是一翻身,后背就火烧火燎的,疼的她睁开眼。

入目是鹅黄的锦被,丝滑的绸衣,八角香炉里里飘着缕缕白烟,红色帘帐被风吹得轻轻浮动,中间坠的水晶帘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愣了会儿,云薇才想起来,哦,自己穿书了,穿到了《寒门仕子的逆袭之路》里。

头还是有些疼,但是想起昨夜,就更疼。

即便她昨夜改了剧情,没有像原著那样把顾长凌骂的狗血淋头,但也博不了任何好感。

因为走到这一步,就已经代表顾长凌经过了洞房掌掴,祠堂罚跪,花园挨打,当众辱骂,等等一系列羞辱,然后现在已经内心暗搓搓的盘算怎么弄死她了。

原著写的此事过后,不出三个月,她就该嘎了。

三个月啊,何其短暂。

她该怎么打消他的杀心啊!

正悲催着,忽然听得门外传来一道低沉温润的男声,“如画姑娘,郡主身体怎么样了?”

如画轻嗤,“怎么样顾大人不清楚吗?何必在假惺惺来慰问!”

顾长凌没有生气,声音一如既往,“如画姑娘的话,下官听不明白,不过昨夜,确实是下官保护不力,让郡主受伤,下官也很是自责……”

如画不客气打断,“顾大人无需与我一个婢女解释什么,再说到底是不是保护不力,我们郡主醒来后自有判断,今日还请大人回吧,莫要扰了我们郡主休息。”

二人争执的声音将云薇悲催的思绪拉了回来。

虽然知道顾长凌的探望不过是走个过场,原身有底气将他直接轰走,但是她不能啊,毕竟这位才是气运之子。

“如画,让他进来吧。”

如画这才不情不愿的打开了门,然后直奔她身边,小心的将她扶起,“郡主,您终于醒了,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云薇摇头。

顾长凌随后进来,一袭官服,挺拔如松。

昨夜场面混乱,云薇并未仔细打量他的容颜,今日阳光明媚,倒是照的容貌清晰。

无疑他是个俊美的男子,且身上有一种极为温雅的气度,如一块历经无数岁月沉淀的美玉,令人想去亲近。

云薇心想,出身贫寒,却天生玉骨,难怪能忍常人不能忍。

顾长凌是第二次踏足她的卧房,并没有多看,面带关切道:“郡主金枝玉叶,不能有所闪失,太医院的王太医今日不当值,下官这就去将人请来。”

云薇知道人就是说说,懒得折腾,“不用了,一点小伤,不用惊动王太医。”

如画插嘴,“这还小伤呢,您都晕过去了,都怪他,您不知道这次都是……”

“如画,”云薇打断了她,声音轻轻的,却带着不容置喙,“给顾大人沏杯茶去吧。”

如画咬唇,知道郡主是支走她,不情不愿的退了下去。

退下去之前还给顾长凌恶狠狠的使了个眼色。

云薇扶额,“大人,坐吧。”

顾长立在珠帘之后,“下官不敢坐,昨夜是下官没有保护好郡主,今日特来请罪。”

云薇虽然很想博得好感,打消男主的杀心,但是却不能冒进。

一是性格忽然转变会让人起疑,再者,顾长凌本身也就多疑。

于是用着原身的语调,淡淡道:“昨夜你奋不顾身替本郡主挨了一鞭,该是本郡主谢谢大人才是,大人何罪之有?”

“保护郡主本是下官的本分,不敢言谢,但是昨夜下官保护不力,害郡主受伤,自责不已,所以特送来好友调制的舒痕膏。”

说着,他从袖口掏出一个圆白的小罐子,“此药不敢说名贵,但是对疤痕效果愈合极好,望郡主不要嫌弃。”

云薇在内心啧了一声,说是请罪,但是态度没有半分软意,依照原身的性子会以为他来看笑话。

说是送药,却偏偏不是伤药,而是去疤痕的。

原身极其爱美,这疤痕到底为何而来,她又不傻,若是听到这番话怕是又控制不住要动手。

这样好不容易昨夜在云震那里赢得愧疚又会消散。

她不动声色,“大人一番美意,本郡主怎么会嫌弃。”

使了个眼色,立在一旁的小婢女伸手接过来。

“说起来,昨夜大人也受了伤,不知可否要紧?”

“下官皮糙肉厚,不过一道鞭子,算不得什么,倒是郡主,暂时需得仔细将养着,有什么需要,尽管跟下官开口。”

“嗯。”

短暂的寒暄后,如画适时沏茶进来。

顾长凌这才坐了下去,看似随意道:“郡主可知,您昨夜到底召的是何人?”

云薇眉心一跳。

昨夜那番说辞骗骗云震还行,但是顾长凌,肯定心知肚明。

不知他现在提起到底何意,云薇就继续装糊涂,“不就是两个戏子吗?”

顾长凌直接挑明,“不是戏子,那二人是天香楼的头牌小倌。”

“什么?”云薇故作诧异,“难怪,难怪昨夜父亲如此震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