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的我绝对会有好下场 4. 卧底第四天

小说:卧底的我绝对会有好下场 作者:子月歌 更新时间:2021-03-03 19:45: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完蛋了!!

  你呆坐在那里,等着五条悟对你的秘密严刑逼供。

  怕痛又没骨气的你一定不打就招,原原本本地告诉他事情的全部,最后五条悟一个无量空处,你就可以结束自己短暂的反派生涯。

  ......呜呜呜,听说在领域内挨打都是一打一个准,不知道会不会更痛一点?

  对于未来已经有了悲惨的预见,你眼含热泪,等待他最终的裁决。

  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追问为什么会知道两面宿傩的交易。相反的,他把胳膊肘放在桌子上,单手托腮,似乎心情很好的露出一个微笑。

  “那还真是可怜呢~”,五条悟的脸上带着带着戏谑与漫不经心,“所有和宿傩做利益交换的,最终都变成白骨留在他生的领域内了,不知道这次是哪个蠢货这么做。”

  “是...是吗?呜呜也、也对,毕竟两面宿傩那么凶....”你低下头遮掩自己已经红了的眼眶,吸吸鼻子,尽量用平静的语调说着,避免暴漏自己已经被吓哭了的事实。

  “不过”,五条悟突然离开椅子,倾身凑上前来,努力低下头想看清你的脸色,还用发现新大陆的惊讶语气说到:“你哭了吗?”

  接着他瞪大眼睛,用夸张的语气说出了让你心脏骤停的句子:

  “该不会——那个和两面宿傩做交易的的蠢货是你吧?!然后你因为要被宿傩杀死被吓哭了吗?”

  你的大脑一片空白,眼睛死死的盯着手腕上的绷带,尽力掩饰住自己惊恐的表情。

  在心脏激烈的跳动声中,你茫然的扪心自问:“他居然知道了!你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是走一下流程求饶受死,还是放弃挣扎直接等死?

  想到被拔除咒灵的惨状,不多的求生欲使你坚持了反派的操守,苍白的辩解道:“不是,我并没有...”

  .....但这种话没人会相信的吧?果然还是放弃挣扎吧...

  但出乎意料的,五条悟他居然相信了!!

  “唔,也是!”,他重新回到座位上,露出一副相信你的表情,还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毕竟你这么弱嘛!宿傩直接鲨了你还差不多。”

  听着他的结论,你的心终于跌落下来。

  五条悟的这番失礼的话,在平时绝对能收获你好几个白眼,但在此刻,它们就像是把你从咒灵手下解救出来的虎杖悠仁一样可靠。

  你从没有像此刻一样感谢自己的菜狗!——毕竟在这些接连的刺激下,没有哇的哭出声已经是你最大的克制。

  最终,护住马甲的喜悦让你稍稍收住了眼泪。

  在五条悟吃甜点的刀叉碰撞声中,你用小幅度的遮掩动作擦干眼眶,假装无事发生的继续低头吃香蕉船。

  但像是耐不住寂寞,五条悟吃着甜点,又含含糊糊的说道:“把你交给一年级,果然是我这种关爱着学生的好老师才能做出来的事情!”

  “这次拔除咒灵就多亏了你发挥的作用,不然失去任何一个学生,对于我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事!”,五条悟说着,面无表情的看向窗外,但紧紧攥紧的拳头显示着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所以——”,他扭过头看着你,露出一个笑容,冰蓝色的眼睛中流露出欣慰,“杏里是个好孩子呢。”

  ——不是这样的!!

  ——你完全、完全不是好孩子!!!

  为了能活着回家,从你选择伤害他人开始,你就已经是个人人唾弃的反派了!

  这种夸奖不应该给你,死于主角的刀下,才是你这种反派应该有的待遇!!

  你必须要为自己的伤害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这些话在你的嘴边横冲直撞,挣扎着要从你嘴里蹦出。而你似乎已经看见了反水后虎杖悠仁他们对你失望的眼神,恐惧与内疚的情绪压迫下,你的眼眶又湿润了起来。

  理智告诉你不应该讲,但你还抬起头,断断续续的说着:“抱歉,五条先生,我并不是..”什么好孩子,我只是个卧底的糟糕坏人罢了...

  但看着面前的场景,你还没冒出的眼泪一下子凝固住了。

  那个你精心准备的,找了很多食谱,最后才敲定的、被安妥的装在食盒里的食物——还没有发挥它的作用,就已经被吃了一半了!!!

  你两眼一黑,抱着或许是你眼花了的想法,心存侥幸的问道:“五条先生,这都是您吃的吗?”

  作为罪魁祸首,五条悟嘴角还沾着一点食物碎屑,他课堂发似的举起左手,毫无心理负担的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是啦是啦~,毕竟作为最强,没有甜食补充可是不行的”。说着,他还像jk少女一样眨了眨左眼,给你一个俏皮的wink。

  “但是这些并不是甜点。”,你直视着他的眼睛,克制住自己不要生气,"这些都是给受伤的钉崎学姐准备的,是适合病人吃的食物!”

  "哎——是这样吗?我感觉很像甜点啊!",五条悟冰蓝色的眼睛稍微睁大,他皱起眉头摆出一个有些苦恼的表情,但说出话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歉意:

  “抱歉抱歉~,那我只吃掉一半好啦。毕竟——”,他稍微拖长音调,“为学生分担可是一个老师的职责所在呢!

  ——这也太过分了吧!!

  完全感觉不到他的诚意啊!

  你这样气呼呼的想着,将剩下的食盒紧紧护在怀里,又不自觉地吹气鼓起腮帮。

  气愤使你鼓起勇气,你蜷缩起手指,努力表达出你对他糟糕行为的不满:

  “....五条先生,您..您这样子..太、太”过分啦!

  但嘴里的过分两个字如何也开不了口,你有些丧气的垂下头,内心为自己刚才失礼的行为羞耻不已。

  索幸五条悟并没有注意到你的发,在露出布满鲜花特效的灿烂笑容中,他手起叉落又解决了半盒子点心,最后站起来,像猫一样伸了一个懒腰。

  “嘛,现在我们就去看望我可爱的学生吧!”说着,他还兴高采烈的打包了好几个中意的甜点。

  ......

  “我说,五条老师,你就这么对待伤患的吗?”,躺在病床上的钉崎野蔷薇面无表情的盯着五条悟,只有眼角不时抽动着表达主人的郁闷。

  “完全、完全没有带适合看望病人的礼物啊!?”她手指着五条悟胳膊上挂着的打包甜点,有些不满的嚷嚷道。

  五条悟将双手交叉在胸前,摆出一个表示拒绝的x字,义正辞的反驳道:“才不是礼物呢——是我要带回去的宵夜!”

  “哈?!”,钉崎野蔷薇提高自己的音调表达了不满,“这样对待我这种伤患简直更过分了啊!简直是铁石心肠!”

  面对着受伤学生的碎碎念,五条悟笑着把不知所措的你推到了病床前,辩解到“但我可是把杏里带过来了呢!酱酱!这也算是老师的礼物嘛。”

  你只好好上前几步,把你最后护住食盒递给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钉崎学姐请享用,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那...那个”,你有些紧张的握住手腕,红着脸呐呐的向她道谢,“真的很感谢钉崎学姐,之前的受重伤还为我争取逃跑的机会,还在害怕时安慰我,都很感谢...”

  钉崎野蔷薇接过盒子,挑起眉毛看着你,疑惑说到:“你在说什么傻话啊?难道不是你最后抢在咒灵面前保护了我吗?”

  “虽然让普通人保护说出去挺丢咒术师的人”,她话锋一转,直接黑下脸盯着你,“但是那种危险时候要先保护好自己安危才对吧!?看着你转头跑回来,我差点给气的跳起来啊!”

  “而且明明害怕的都不敢看咒灵,还想着帮我——你其实是笨蛋吧!”

  钉崎野蔷薇不客气的数落着你,但听着她不太自然的语调,明白她是在别扭的表达自己的担心,你微笑着不时应和着她。

  “啊真是的!” 看着你完全没有明白要先保护好自己的道理,钉崎野蔷薇叹了口气,边打开食盒边说到:“完全败给你了。”

  只见她气场全开,恶狠狠的单手做了一个敲钉子的动作,“下次,我一定会打爆那个咒灵的!你就好好的跟在我身后就好了——听到了没有!?”

  “好的,钉崎前辈!”,你干脆利落的回答者,细心的递上干净的筷子,看着她狼吞虎咽的解决着食物,稍感到轻松的露出一个微笑。

  毕竟,你作为一个连两面宿傩也无法拯救的菜狗,除了当战场上的吉祥物,做出受人欢迎的食物是也你位数不多能排上用场的时候。

  看着你踏入病房就紧张兮兮的脸终于露出微笑,钉崎野蔷薇也稍稍松了口气。看着旁边的五条悟也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稍加思索的的她很快猜到了事实。

  ——果然是故意欺负杏里了吧,五条老师?还真的糟糕的大人!

  .......

  你在昏沉沉的暮色中,和同来看望钉崎野蔷薇的虎杖悠仁一起走向咒术高专——伊地知洁高刚被派去送五条悟出差。

  你安静的跟在虎杖悠仁的后侧方,穿过东京的一条条小巷。而提议一起走路回去的虎杖悠仁,却从出了医院开始就一不发。

  而几次想要打破沉默的你也欲又止,你总感觉虎杖悠仁身上萦绕着一股自责焦虑的氛围,对于其缘故一无所知的你不知从何谈起。

  ——不如从喜欢的东西着手?但是,悠仁君又喜欢什么呢?...吃的吗....

  因为对他了解的太少,无从下手的你忧愁的叹了口气。

  最终虎杖悠仁像是下定了决心,他猛地站定,扭过头看向你,棕色的眼睛闪着不安的光芒,单刀直入的问向你:

  “杏里,我是不是对你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s..book302521764572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卧底的我绝对会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