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的我绝对会有好下场 卧底第十九天

小说:卧底的我绝对会有好下场 作者:子月歌 更新时间:2021-03-09 18:01: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意识的最后,你朦朦胧胧的听到了五条悟的声音。

  以及,距离爆炸过近铺面传来的热量。

  你在一个温暖的怀抱,彻底昏睡过去。

  .....

  你好像躺在黑暗的海底。

  被四周黑色的液体包裹住身体,温暖之余感到一阵阵的疲惫。

  回家的焦灼渴望和对于当作叛徒的自我厌弃烟消云散,像是来到了极乐园,你的心灵获得了绝对的平静。

  于此相反的,大脑却不合时宜的向你发出一阵阵尖锐的警告声:

  很危险——

  绝对、绝对不可以睡过去!

  但黑色的液体却有着非凡的蛊惑能力,它像是母亲给你温柔的抚摸,逐渐瓦解着你的意志,让你把身体的控制权让出,安心的沉睡在永恒的黑暗中。

  睡过去和保持清醒的意志在脑子里进行着疯狂的交锋,但不可避免的,你逐渐滑入黑甜的梦乡。

  \"杏里——杏里!\"

  最终打断你睡意的,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模糊声音,除此之外,被捏住鼻腔的窒息感也让你无法安宁。

  像是预料到蛊惑失败,功亏一篑的黑色液体突然暴漏了狰狞的面目,由液体变作固体,化成多股利剑铺天盖地的刺向你。

  锁骨,手腕,大腿等多处被刺伤,剧烈的疼痛感让你猛地醒来了起来。

  你心有余悸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拽着被冷汗打湿的前襟急促的喘着气。

  昏迷时被咒灵伤到的担忧,和刚才昏迷中切切实实的疼痛感,让你急忙扯开领口查看自己的身体。

  完全没有伤口,脖颈处光滑平整,就连弥漫在黑色液体中的的血腥味也不存在。

  但脖子上轻微的触碰便带来的针扎般的疼痛,提醒着你刚才绝不是一场噩梦这么简单,你的身上绝对发生了一些你还不知道的变化.....

  “嗨嗨,没想到杏里意外的开放嘛”熟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打断了你的思绪,发的的五条悟跨坐在床头的椅子上,两手悬挂再椅背上笑着看向你,发出背德教师一样糟糕发。

  而你被身侧突然的发声吓的肩膀耸动,回过神来是才发现自己此刻的举动多么出格!

  在医务室里领口大开,不仅扯掉了浅色衬衣上面的纽扣,还像是痴汉一样盯着自己的锁骨猛看。

  而你坦露出的肌肤在室内白的晃眼,空荡荡还灌着冷风的的衣领让人极度缺乏安全感。

  更不要说你现在是和一名成年男性共处一室,如此失礼又缺少思考的举动让你头冒热气。

  哇呜!

  这、这也也太糟糕了吧!

  脸颊的温度高的可以煮熟鸡蛋,你红着脸手忙脚乱扯过被子盖在头上,拱起被子把自己全身包裹起来,像个自闭的蚕茧一样拒绝接受现实。

  艰难的做好心理建设,你鼓起勇气隔着被子和五条悟低声道歉。

  “实在抱歉五条老师,那个...刚才我没注意到...”

  羞愤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脸,你在气闷又黑暗的被子里结结巴巴的解释着,心中的小人懊恼的躺倒在地上打滚。

  “没事的哦”五条悟上扬的音调隔过被子传来,透漏着明显的愉悦,“毕竟我可是心胸宽广的好老师,才不会计较学生的错处啊~”

  \"不过杏里昏迷的场景还真让人惊讶啊——\"

  这样说着,你脸前的被子被五条悟戳出一个小坑,拉长的尾音摆明了在吊你的好奇心。

  而你也十分配合,像是被小鱼干勾引到的猫猫一样,小心的从被茧里探出头,只露出一双眼睛盯着五条悟。

  看到自己的计谋成功,五条悟眼里的笑意更浓,“居然少见的被咒灵碰触到,虽然不是要吃了你的样子,但从抱紧的热情程度来看,可能是想把你勒死也说不准?”

  随手推了推下滑的墨镜,五条悟啧啧的感叹了两声,一脸世风日下的不爽表情“真是了不得啊,临死前还抱着可爱的花季少女,简直像是对别人的学生起了歹念的糟糕大人一样”

  “不过对我来说——还是太弱了”,他又露出了一贯自信又狂傲的笑容,连小圆墨镜也难以遮掩的苍天之瞳闪亮的看着你,“不论是任务目标的咒灵,还是多出来袭击你的那只,弱小的完全没有任何差别~”

  无意识地放下手里遮脸的被子,你有些呆愣的看着五条悟,对强者的羡慕和对咒术师的害怕,和再次被救的感激等情绪复杂的交织在一起,你有些不安的攥紧了被角。

  而发表完“我是最强”的论,五条悟重新变回不怎么正经的表情,把头懒散的歪靠在胳膊上,坏着心眼提问道:“这么样?是不是被老师我的强大感动哭了,需要靠着老师可靠的肩膀才能得到安慰?”

  “还是超级good looking 老师的肩膀哎,叫声哥哥我就答应哦!”

  刚刚严肃的氛围被五条悟破坏的一干二净,加上那句故意提及的哥哥,你好气又好笑,一时竟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不过现在你最应该做的事情应该是道谢。

  这样想着,你板起脸严肃的坐直身子,将双手放在膝盖上,认真的酝酿着感谢的话语。

  “五条老师,真的很感谢你!”因为身体不便,你只能半俯下身道谢,即肩的披散长发由于重力散落在你脸前,小巧的发漩正对着五条悟的视线。

  “不论是刚才从咒灵手离把我救出来,还是今天早上把我从咒术高层那里带走,我都非常感谢...”

  还有今天的游乐场,明明五条悟平时不会接这种一级以下“浪费时间”的任务,今天不仅接了任务任务,还像是故意一样拉着你玩游戏来调剂心情。

  将这个过于自我看重的猜测咽下去,你还是继续补充道:“今天在游乐场,和老师玩的很开心”

  “实在是麻烦老师了,真的很..”很感谢您。

  道谢的话说了一半,就被突然的敲门声打断,未等你说请进,门就被两个警擦模样的人给打开。

  你被这样的变故搞得愣住了。

  十几年遵纪守法的教育让你对警职人员有着极大的敬畏,所以此刻你几乎是一脸懵然的看着他们掏出了口袋里的证件,像电视里逮捕罪犯的视频一样,对着五条悟严肃的说到:“您好,我们是警察,有人举报先生你在公共场合使用危险的火暴.炸物品,现在请跟我们走一趟”

  而五条悟则是十分配合的摆出认错的表情,一副早就熟悉流程的样子跟了过去。

  临走前还在自己加戏,五条悟扭过头一副不舍得样子看向你,隔着墨镜擦着眼角不存在的眼泪,抿着嘴角憋笑说到:“我这就走了妹妹,以后的日子里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因为太想我伤了身体,请忘了我这个不称职的哥哥吧!”

  于是你坐在游乐园医务室的病床上,眼睁睁地看着五条悟以破坏财产的名义带走。

  果然是绂除咒灵时茨开大了吧,五条老师。

  有种介于靠谱和不靠谱之间的微妙感呢,你稍稍叹了口气,读出这样的结论。

  .......

  “...就是这样,杏里小姐,麻烦您帮我跑腿买甜点了,真的十分抱歉!”

  你听着电话那头不仅要跑去保释五条悟,还要百忙之中跑去给他带甜点的伊地知洁高,十分同情的安慰道:“不,并没有麻烦,能帮到伊地知先生我也很开心”

  挂断电话,你在菜单板上勾好五条悟需要的甜点,在抬头递给服务员菜单时却惊讶起来。

  现在,一只四级咒灵蝇头此刻正蹲在服务员的肩后,隔着她呆头呆脑的看着你。

  刻在身体里对咒灵的恐惧让你递菜单的手下意识抖了一下,而你紧张盯梢她肩头的目光甚至引起了她的注意。

  转头确认肩膀上没有异样后,服务员超你眨着眼笑了起来,微笑着打趣道:“看上去胳膊有点僵硬吗?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能完美的服务客人哦!”

  你也扯出一个不怎么自然的微笑,桌子下的手紧张的攥住了衣角。

  你很清楚,低级的咒灵是不会对人产生危及生命的伤害,但身体的不适、疼痛绝对会有,而低级的咒灵在一个人身上累计起来,甚至可以造成严重的危害。

  如果在这里的是任何一个咒术师,此刻都能轻松的解决掉问题假装不经意的拂过店员的肩头,消灭咒灵对他们来说只是顺手的事情。

  可你不行。

  你基本没有咒力,也根本不懂祓除咒灵的办法,亲和力也是自保的鸡肋能力。

  所以你只能呐呐的开口,无用的安慰道:“还请多注意身体...”

  不安和内疚的情绪在心里蔓延,但就在你因为自己的弱小的难过时,变故突然发生了。

  黑色的条状物猛地从你手腕处窜出,利落的圈起服务员肩头的咒灵,在包裹住它后进食一般吞噬了蝇头,之后干脆缩回你的袖口,在衣物的遮掩下消失。

  整个过程不足两秒,如果不是消失的蝇头,你甚至会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觉。

  等等,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在擂鼓般的心跳声中,你甚至顾不上失态,异常惊慌的撸起衣袖检查自己。

  ——没有,没有异样?!

  你的胳膊修长纤细,完全找不到之前的黑影,就连动漫里那种中二爆棚的印记也没有。

  更糟糕的是,毫无章法的查看不仅没有找到黑影,途中你还不小心用手肘推掉了桌上的温水,哗啦一声全部倒在了路过的人身上。

  对自身安危的担忧等负面情绪占据了你的全部思绪,你像是卡顿了的录音机一样大脑空白,做不出任何反应,只是呆愣愣的看着被泼的倒霉蛋。

  他的裤腿上不规则的沾了水渍,深色的阔腿裤因为湿水暂时失去了形状,除了出色的脸外,而头上横状的缝合疤痕也很引人注目。

  笑着眯起来的眼睛,和宽厚的耳垂,让人容易联想到弥勒佛等形象。

  注意到你的目光,他突然睁开了眼睛,细长的丹凤眼里一丝惊讶一闪而过。

  他看着你,嘴角的笑容弧度固定不变,意味深长的说到:“看来你有点麻烦了呢,这位小姐”

  s..book302521774117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卧底的我绝对会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