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的我绝对会有好下场 卧底第二十一天

小说:卧底的我绝对会有好下场 作者:子月歌 更新时间:2021-03-11 00:25: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身体很疲惫,就连精神也有点萎靡。

  困倦,不想脱离温暖的被窝——这是你此刻唯一的感受。

  在被子里拉长四肢伸了个懒腰,你迷迷糊糊的做起来,闭着眼睛给自己套衣服。

  睡不好觉已经是你最近的常态了,明明是八九个小时的充足睡眠时间,你却总觉得自己像是在夜晚跑了一场马拉松,醒来时身体像是被打撒了重新组装,肢体也酸软无力。

  除此之外,你开始感觉到饥饿。

  对,就是未能饱腹的饥饿感,胃部空空荡荡,不论吃多少食物都难以感到满足。

  ....好饿、好饿,真的好饿......

  腹部传过来的信息影响到大脑的运作,你甚至会幻听到自己的肚子因为饥饿发出不雅的咕噜声,尽管你此刻刚吃过午餐。

  “哎,怎么了吗?”钉崎野蔷薇察觉到你的异色,一脸担忧的看着你。

  你露出一个别无二样的腼腆笑容,“不,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今天的胃口比较好。”

  说着,脸色苍白的你吞下最后一口食物,又打了一盒饭菜。

  钉崎野蔷薇看着承载你碗里、远超过你正常食量的高耸米饭顶,又看了看你最近尖了不少的下巴,半信半疑的认同了你的解释。

  但是——

  完全没有一点作用。

  你捂着嘴,忍住想吐的欲望,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卫生间。

  就在你饮食过多而呕吐的过程中,你依旧很饿,很饿很饿很饿.......

  饥饿在白天如影相随的伴着你,就连夜晚也不会放过你,就在睡梦中也得不到片刻安宁。

  饥饿和疲惫感,让你的精神备受折磨。

  你能感觉到,身体里有东西在不满的冲你叫嚣,质问着你为什么不填饱它。

  灵魂也在不安的躁动着,像是即将渴死在沙漠里的旅人,苦苦渴求着能它需要的解渴之物。

  但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想要的到底在哪里?

  ......不论是什么也好,不论是谁也好,可以帮你找到它吗?

  你在的浅眠中迷迷糊糊这样想着,最终陷入了最近稀少的深度睡眠。

  在梦中,你好像看到了很多很多香甜的棉花糖,全身都被焦糖的香味包裹住了,虽然棉花糖吃下去没什么味道,但一缕缕的吞下去的糖丝让你感到由衷的满足,你甚至觉得自己能靠着棉花糖来吃饱。

  等你醒来时,你发现困扰许久的饥饿感不翼而飞,除了大脑因为做梦有些发懵,你身体的状态好的出奇,就连心情也久违的平静下来。

  从此之后,饥饿感突然的出现又突然的消失,就算偶尔出现一次,也会在你吃棉花糖的梦中消散。

  就在你忙于和虎杖悠仁们一起出任务,几乎快要忘了这会事时,你突然发现了异样。

  你连着两三次在锁着的器材室外捡到自己的丢失物品,但奇怪的是你清楚自己白天绝对没有经过这片地方,丢的东西也是女生零零散散的小饰品,就连偷东西都不会看上眼,更不要说在东京咒术高专这样偏僻的地方会有小偷了。

  你甚至特意问了虎杖悠仁他们,得知他们也没见过你的饰品。

  所以,是你大晚上梦游了吗?

  虽然这个结论不太靠谱,它却是现在唯一能解释这件事的因素,就算你梦游这件事被睡在一起的钉崎野蔷薇毫不犹豫的反驳了回来——“开什么玩笑啊?”,她有些不解的挑了挑眉,“你梦游怎么可能不惊动我?如果真的有我绝对会发现的哎?!”

  最终,你还是做了个实验。

  将绳子调成合适的松紧缠在手腕上,绳头绑在床头的空栏杆上,入睡前确保把自己拴好在床上。

  然后,在第二天早上,你拴在床头的绳子被生生扯成两端。

  一段在床头,一段缠绕在你手上。

  旁边是对此一无所知,还在呼呼大睡的钉崎野蔷薇。

  ............

  “.......哎,京都姊妹校交流会?”虎杖悠仁和钉崎野蔷薇面面相须,对这个陌生的名词提出疑问:“那是什么?”

  站在一旁沉默了许久的伏黑惠解释道:“是和京都的另一所高校的交流会*,以交流的名义进行切磋,在两天内进行除了生死不论手段的战斗。”

  “对,就是这样”,对面二年级的学姐禅院真希点了点头补充道:“因为三年级的那个废柴被退学了*,所以今年由你们来参加,不过今年一年级的人数还真是多啊——”

  她环顾了一圈,“.......四、五,居然总共有五个人。”

  听到禅院真希说的话,站在她身后的熊猫神色紧张,举起右手做喇叭状,尽量压低声音提醒她:“是四个啊,还有一个不能算到一年级里,只是在借读!”

  “什么啊!”禅院真希扭头看向它,拉紧背在身后的武器绑带,踮起脚尖居高立下的朝熊猫嚷嚷道:“你怎么不早说?*,现在这样说不是显得在孤立个别同学吗?”

  “鲑鱼鲑鱼。”遮住下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的狗卷棘也唯恐不乱的表达自己的赞同。

  钉崎野蔷薇和虎杖悠仁的思路也被二年级带跑,纷纷转头看向你,露出一副担忧“被孤立同学”难过的悲伤表情,就连吉野顺平也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

  而被一年级同伴们注视着,感觉已经被大家盖上“被孤立”标签的你,只能回以一个有点尴尬的笑容。

  ........只是说说而已,大家倒不必这么当真。

  “不过——”二年级的前辈终于停止了打闹,面前的禅院真希突然换了副脸色,杀气腾腾的看向你们。

  “我们今天来的主要目的不是这个”,说着,她解开了背后的武器绑带,掏出一把寒光凌冽、杀气逼人的大刀,当的一声将刀柄树在地上,咬牙切齿的吼道:“到底是哪的混蛋毁了我的咒具?”

  看着已经陷入狂化状态的禅院真希,旁边的熊猫学长向你们小声的解释起来:“真希为你们的训练准备了一些咒具,但是今天却发现有些咒具已经失去了咒力,完全变成没用的普通武器,所以她现在才这么生气。”

  你们听着禅院真希时不时“我绝对要杀了那个混蛋!绝对!!”的暴躁发,对着被吓出冷汗的熊猫学长表达认同。

  “不过失去咒力这种事情,很难做到吧?”虎杖悠仁举起右手,有些疑惑的发:“感觉我们之中没有可以吸收他人的咒力吧?”

  “所以才会很蹊跷”看着拖着下巴思考的熊猫学长,一个想法猛的从你脑海中蹦了出来。

  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饥饿感,难以填报的饥饿感,突如其来的梦游,加上梦中让人感觉满足的棉花糖

  将这些线索串起来,得出结论,让你的心脏擂鼓般的跳了起来,

  如果这个猜测成真,那你这些天梦游到底去做了什么就有了答案。

  有些不安的咽了口唾沫,你尽量保持正常的神色,不让声音颤抖的提问道:“熊猫学长,你知道真希学姐的那些咒具都放在哪里保管?”

  在禅院真希暴躁的发背景音中,你欲掩弥章的补充道,:“如果说出来的话,可能会有更多思路也说不定?”

  “嗯,一般都放在专门储存周期的地方了”,熊猫认真的看着你回答的,“不过最近为了方不方便取出来?,真希放在储存室里,你见过谁去那里吗?”

  ——果然是你!

  难怪附在你身上的咒灵最近肉眼可见变强了。

  你突如其来的饥饿感,也终于有了解释

  在你梦游中,咒灵带着你去吞噬咒具的咒力,也就是你在梦中吃到的棉花糖。

  罪恶和内疚感萦绕在你的心头,快要把你淹没。

  你张开了嘴,想向禅院真希道歉。

  ........责骂也好,补偿也好,你不论什么都会毫无怨的接受。

  但话到嘴边最终却变成了,“不,没什么问题,看来是我想错了。”

  然后你低下头,在熊猫前辈的附和声中看不清神色的轻声嘟囔着,“不过那个毁坏真希学姐咒具的人真是可恶!”

  一旦坦然告知大家被咒灵附身,你不是人类的事情也会立刻被发现,而随之而来的后果不是你可以轻易承担的。

  最起码在你背刺成功前,你是咒灵的已经不能被任何人知道。

  所以之后就算你死在主角团手下,也是你罪有应得,你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但是——

  ——你果然还是太可恶了!

  以及,关于那些毁坏的咒具,真的真的很抱歉,真希学姐....

  在咒具被毁事件后,你时刻警惕着自己再次被咒灵控制着梦游。

  靠书籍和游戏打发自己的睡觉时光,在灯光下强忍住自己的睡意,或者尽可能的独自外出,在大街上寻找它能够吞噬的低级咒灵,尽量填补他需要的咒力。

  就这样度过了几个星期后,控制住自己无事发生的你逐渐放松了应有的警惕。

  于是,在令人头脑困顿的午后时光醒来,你惊恐的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专门的咒具储藏间!

  房间里布满了琳琅满目的咒具,上面覆盖着的、大小不一的咒力让你打心底里感到欢喜。

  ....是你....不,是附身的咒灵响了你的情绪。

  你知道这是不对的,但心里的欢喜和厌恶同样的强烈。

  你甚至难以掌控自己的动作,左手将是有自我意识一般,拿起了距离你最近的、有着强大咒力注入的咒具。

  然后片刻间,黑色的咒灵就从你手腕里窜出,极快的吞噬上面的咒力,直到它便完全变成一副普通的武器,才缩回衣袖。

  而作为咒灵附身的宿主,在它吸取咒力后你甚至能感到一股阴冷的力量不断涌入你的身体。

  邪恶又令人不适,那是独属于咒灵的,布满恶意的诅咒力量!

  你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尽可能的远离这间房子,远离这些有着巨大吸引力的咒具。

  但你的身体好像失去了控制,你的右手又拿起了身边另一件咒具,这次黑色的咒灵甚至分成两股窜出,贪婪的缠绕的咒具身上吞噬里面的咒力。

  不、不要!

  快住手啊!!

  你在心底大声的呐喊着。

  但你的努力丝毫没有效果,那间咒具的咒力很快又被被吞噬干净,

  而你身体里的饥饿感逐渐消失,饱腹感则越来越强。

  就在你感到绝望时,咒具储存间的大门,突然被一个人从外推开!

  由于你的身体被咒灵控制,丝毫没有关门的意思,所以门虚掩着,只要轻轻一推就能看到里面的景象!

  就像是此刻,你手里还拿着被这件咒力消失的咒器,附身在你身上的黑色咒灵缠绕在手腕上,白黑两色的对比十分突出,只要是视力无碍的人一眼就可以注意到。

  你感觉我像是被一盆冷水泼过,浑身都僵硬了。

  咒灵很快隐匿到你的衣袖里,身体的控制权又重新回到了你手上。

  你的心脏澎澎澎的狂跳起来。

  身体不受控制的绝望,压抑在心里的内疚感和做错事被抓的惊慌失措,复杂的情绪交织,。

  此刻你就像犯了错的小偷,在发现场被警察人赃俱获,等待你的是即将是审判的狂风暴雨。

  您认罪般的的低下头,豆大眼泪普梳梳的落下,你沉默的等待着指责,或者厌恶的声音guas响起。

  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

  “杏里?”,看见你在这里,虎杖悠仁有些困惑的挠了挠头,像是疑惑于你出现在这的原因。

  但看到你哭的泪流满面几近崩溃,他体贴的没有说下去,问了一个和不相干的问题:

  “杏里,你喜欢看电影吗?”

  .......电影什么电影啊?难道不应该质问你现在的状况吗?.........

  你眼泪朦胧的看着他,有些跟不上他跳跃的思维。

  你能察觉到他闭口不提咒具失去咒力的体贴,但你想大声说出来,想不计后果的承认这件事,坦白自己见不得人的卧底身份.....

  所以尽管你不停的打着哭咯,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你还是抽咽着说下去,“悠人君,那些咒具都是我搞坏的.......”我该接受禅院真希学姐的惩罚。

  你突然被虎杖悠仁抱住了。

  少年的怀抱十分温暖,有着独属于他的味道,就连安慰的怀抱也恪守着礼节,只是伸出胳膊虚虚的拢着你。

  而你就像是摔倒之后被家人安慰的小孩子一样,哭的越发不可收拾,背后颤抖的蝴蝶谷也透露出委屈的味道。

  头顶是虎杖悠仁有些沙哑的声音:“这样抱住的话,哭就不会被人看到了。”

  你收拾好了宿舍房间,又带上书包课本,轻轻敲开了住在隔壁宿舍钉崎野蔷薇的门。

  她从屋内满面笑容的走向你,有着显而易见的好心情。

  “怎么样?在咒术高专还适应吗?”,像往常聊天一样,钉崎野蔷薇率先打破沉默,开启新一天的话题。

  你听着她带着关心的话,感激中带着一点拘谨回答道:“出了稍微有点迷路之外,都很适应。”

  仔细回想一番,你又认真的补充道:“餐厅的饭菜也很好吃。”

  “是吧!尤其是二号窗口那个寿司.....”,看着钉崎野蔷薇一脸找到安利对象的兴奋表情,你微笑着回应着,思绪却跑偏回到庆祝她出院聚餐的那一刻。

  “那么,”五条悟举起手中加了致死量糖的橙汁,兴高采烈的做出一个碰杯的动作“恭喜野蔷薇成功出院,也庆祝杏里将成为我们的新同学”

  “哎——?!”伸出的杯子被举到了半空,猛然意识到五条悟说的内容,僵住了的钉崎野蔷薇和虎杖悠仁发出了如出一辙的惊叹。

  你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重磅消息惊讶到,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眼。

  ——骗人的吧?让你一个咒灵在咒术高专学习吗?

  随后听着钉崎野蔷薇一脸上当受骗的“原来不只是为了庆祝我出院,太糟糕了吧五条老师”,和虎杖悠仁惊喜的“这么快就有新同学加入了吗?”,五条悟笑得有些高深莫测。

  最后是靠谱的伏黑惠提出了大家的疑问:“完全没提到过这件事吧,况且”,他看了你一眼又说到:“普通人根本没办法在高专学习吧?”

  s..book302521775367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卧底的我绝对会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