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炮灰[快穿] 第1276章 第 1276 章

小说:我是女炮灰[快穿] 作者:二月落雪 更新时间:2022-11-27 15:22: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对英俊后生耍|流|氓?要被送去流改?

  萧遥刚张开双眼就听到如此荒诞的消息, 顿时愣住了。

  这就是原主要上吊的原因?

  她脑海里闪过一幕幕事,上吊的原因的确如大娘所说。

  这里是个偏僻的小村,因为政局的变化, 村里来了几个知青,其中一个生得高大英俊,平素里不仅布票肉票不缺,手上钱也不少,还戴手表骑一辆一八自行车, 威风又潇洒。

  原主家穷, 打小过得苦, 因生得好,很受村里后生的喜爱, 干活便有了许多帮手, 她自己倒不怎么累,她从小听得最多的话就是生得好将来能嫁个首长享福。

  因此日子越发贫困, 每天饿肚子时,再看到首都来的英俊青年顾凛, 她马上便认定这是老天爷给自己的姻缘。

  可惜,她懒惰, 又跟村里的年轻后生都交好,加上不学无术,眼里只有钱,相当的势利, 人顾凛没看上她,反而和村里一个自强不息的清秀妹子周青青好上了!

  原主认为周青青抢走了她的姻缘,平时没少为难周青青,不仅自己骂周青青, 还让一群追求她的后生孤立周青青,当然,不大凑效就是,因为周青青性子温柔活泼,比原主好相处得多,也是有一大帮年轻后生拥护的,甚至一些原本追求原主的都倒向了周青青。

  原主几乎没气歪了脖子,又见顾凛和周青青的关系越发近亲,甚至有打报告结婚的传,顿时急得不行,于是在另一个姑娘周莹莹的怂恿下,夜里摸到顾凛的屋子,脱衣服自荐枕席。

  可她只脱了外头的衣服便被顾凛给一脚踹下床,随后就听到顾凛宛如受惊的小媳妇一般大叫:“抓|流|氓啊,有人耍|流|氓啊……”

  当时,原主在昏暗的油灯下,分明看到顾凛充满鄙夷和讥讽的眼神。

  原主虽然不聪明,但也想过顾凛不从该怎么办,那就是一口咬定是顾凛约她来的,是顾凛欺骗她。

  可她没想到,顾凛的好友来了,她摸进来时,人家就在另一张堆衣服的床上躺着。

  村里人来了之后,有这个友人作证,原主就被坐实对知识青年耍|流|氓。

  虽然村里人有些偏帮萧遥,但架不住顾凛非得追究啊,而且人家也不是没后台的,一通电话从北京打过来,不说生产队了,就是整个镇子,都没人再敢不理顾凛的意思。

  顾凛的意思很冷酷,那就是按规章制度枪|毙。

  在镇领导和生产队干部的劝说下,在原主父母的哭求下,顾凛松了口,可以不枪|毙,但得将原主扔去东北流改。

  原主听说那里冬天零下几十度,大老远见不着一个人,是古代流放罪犯的地方,心知自己当真去了那里,说不定也是死,不如早些死省得受罪,于是就到后山上吊了。

  几个村民见萧遥目光呆滞,又拍了拍她的背,见她呆呆的,顺气的大娘就道:“你莫怕,去了好好改造,以后还能回到我们这里来。”说完将萧遥背在背上,招呼村民们帮忙扶一下。

  大娘将萧遥背离树下,暴露在阳光下。

  正陷在原主记忆里的萧遥蓦地感受到一阵灼烧的痛,痛得她痉挛了一下。

  大娘吓了一跳,忙大声嚷嚷:“怎么了怎么了?萧遥你说话啊……你们帮我看一下啊,她怎么突然震了一下,该不会又没了吧?”说着就要把萧遥扔下来。

  萧遥知道被扔下来一番检查,少不得要被阳光多灼烧一阵,忙虚弱地道:“我、我没事,我有点难受,想快点回屋里。”

  她记得,白骨修炼的那册子说过,还阳后不能被烈日暴晒的,因为此时仍然相当于阴魂。

  大娘松了口气,听到萧遥说话的确十分虚弱,因此加快脚步将萧遥送回屋里。

  萧遥被太阳晒得浑身都痛,终于回到屋里,感觉灼痛感再减轻,这才松了口气。

  原主的父母得到消息哭着从门外跑回来,握住原主的手就是一阵心疼的埋怨:

  “你心气儿怎么就那么高呢,咱城里找个工人不好吗?你非得招惹人家,你读书没周青青好,性格又不好,人首都来的怎么会喜欢你……你怎么舍得扔下我们啊,我和你爸就你和长生一个孩子,你要真去了我们怎么办啊……”

  萧遥默默听着数落,等他们终于说完了,这才低声说:“我知道错了。”

  这时一双瘦瘦的小手伸到她跟前,手上是一条烤得发黑的鱼:“姐,这是我给你烤的,你快吃——”

  萧遥此时没胃口吃鱼,就摇摇头说自己不想吃,让原主的弟弟萧长生自己吃。

  萧长生咽了咽口水,却没吃鱼,只是将鱼放在一边。

  萧遥见了,觉得原主这个弟弟挺好的,就是原主不珍惜。

  她平日里都将活计推给这个小她三岁的弟弟,有吃的却抢着吃,自己在外头得了后生上供的吃的用的,基本上不会想到弟弟,只有吃不完了,又想指使这个弟弟干活,才会分一些给弟弟。

  就因为她分的这一星半点,弟弟萧长生倒记住了姐姐的好,有好吃的都会想着姐姐。

  太阳落山后,生产队收工了。

  萧遥屋子外面来了一群人,吵吵嚷嚷的。

  萧长生慌乱地跑进屋,对萧遥道:“姐,生产队大队长来了,他让你到晒谷场上去,说要宣读那什么。”

  萧遥此时还感受到被阳光灼烧的痛楚,根本不想动,因此摇摇头道:“不去——”

  萧长生没想到萧遥这么牛气,他迟疑着说道:“姐,你要不还是去吧。我听说不去的话,会让人上来押过去的。再不听话,就要游街,扫厕所,扫地……”

  萧遥心想我就一副白骨,要真被这么折磨——行吧,她把骨架子修炼得晶莹剔透好似白玉,不容易散架,可是干这些活就会被太阳暴晒,就等于让她被火烧!

  萧遥果断起身,让萧长生扶她去晒谷场。

  晒谷场上,周青青正在劝顾凛:“你听我的,别让萧遥去那么远,让她到隔壁镇上就好了,行不行?”

  顾凛正是张扬的年纪,想也没想就摇头:“不行。第一,她恶心到我了。第一,她没少欺负你骂你,你妇人之仁不计较,我可不会手软,第三,还从来没有人欺负我能全身而退的,她这事恶劣,我饶不了她!东北和西北,她得去一处。”

  周青青大为焦急,但她也知道,顾凛不大听得进她的劝,要是平时,还能发脾气跟顾凛闹,等顾凛来哄她再讲条件,可如今事态紧急,她根本没办法通过发脾气达成目的,只得继续柔声劝。

  可是顾凛铁了心要让萧遥不好过,因此一直不为所动。

  周青青没办法,于是将目光投向顾凛的好友,前天刚从京城下来的英俊青年陆擎,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陆先生,您能劝劝顾凛吗?”

  陆擎瞥了顾凛一眼:“这小子就是头驴,压根劝不动。”

  周青青还想说什么,忽然听到前方一阵嘈杂,随后有人叫道:“萧遥来了——”

  顾凛见附近几个后生双眼放光,心里鄙夷他们肤浅,自己则看向老镇长:“王镇长,这时间不早了,我们还得回去做饭呢,要不早点处理好这事?”

  周青青狠狠地掐了他一把,知道没法再劝他,于是急匆匆地跑向萧遥,低声对萧遥说道:“萧遥,我会尽量劝顾凛的。等会儿你见了他,服软些,再说些好话。我会想办法在你被送走前让他改变主意的。”

  说完见萧遥睁着黑黝黝的眼睛看着自己,急道,

  “你别看着我,别这么倔,宁古塔可不是个好地方,一年到头九个月冬天,我们这会儿刚入秋,可那头已经冷得要穿冬衣了。那里天黑得也早,一天之中阳光只在天上挂几个小时。你服软些,说些好话,啊……”

  周青青还想再劝的,可是顾凛已经走过来将她拽过去了,她气得一把甩开顾凛,头拧向一边。

  顾凛道:“你发脾气也没用,这事没得商量。”说完冰冷的目光扫向萧遥。

  在他心目中,萧遥此时罪加一等,那就是让他对象跟他发脾气。

  萧遥没理会顾凛,心里在琢磨周青青刚才的话。

  那什么宁古塔那边环境的确不好,她听了个开头就觉得为难,可是听到后面,得知那边入冬了,日短夜长,一天之中太阳只出现几个小时,心里马上便满意得不行。

  她不能被烈日暴晒,去日短夜长的地方岂不是正好?

  萧长生和萧母扶着萧遥走到老镇长跟前,在老镇长开口前便率先哀求,一个说:“镇长,求你别送我姐姐去宁古塔,她身体不好,受不得那苦的。”

  一个说:“镇长,我们阿遥没什么坏心眼的,她就是一时想岔了,做了糊涂事,求你们网开一面。”

  两人说完,马上转向顾凛,跟顾凛求情,让顾凛网开一面。

  顾凛见一个长辈一个小孩这样跟自己哀求,心里有些不得劲,忙避开,嘴上说道:

  “你们别这样,她做错了事是该惩罚,总不能你们哭一哭我就当没事吧?这不是纵容犯罪嘛。你们要是为她好,就别管这事,但愿她去了宁古塔能改好,这样对你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萧母和萧长生如何肯听,继续哭求。

  顾凛有些生气,他的教养让他没好意思对萧母说狠话,于是看向萧长生:“你这是纵容|犯|罪你知不知道?还有,做错事哭就有用了吗?你们这是道德绑架!”瞥一眼萧遥,见她没有半点乞怜之色,便又道,

  “你们为她哭,为她低声下气,她有半点心痛你们吗?没有!为了这么个人,你们做这样的事,值得吗?愚昧!无知!”

  萧遥此时已经盘算好,就去宁古塔的,回神听到顾凛呵斥萧长生,当下皱起眉头:“闭嘴。”

  虽然她只说了两个字,可是造成的影响却是惊人的。

  嘈杂喧闹的晒谷场上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用震惊的目光看向萧遥,随后,又有志一同地看向顾凛。

  顾凛刚被对象生气,又被萧长生母子弄得心烦气躁,正满肚子气发不出呢,再被萧遥这样一呵斥,气得整个人都愣住了,回神后,发现全晒谷场上的人都在看自己,脸一下子烧了起来,意识到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萧遥呵斥了,丢了脸,几乎没一佛升天了,他伸出颤抖的手指,指着萧遥道:

  “你、你敢这样跟我说话?你、你好样的!就宁古塔,谁特么也不许废话半句。再废话,我就要求按照法律判,让她吃子弹去投胎!还有,不许再拖,三天之内出发,迟一天我就去告她!”

  说完宛如一头愤怒的狮子,怒气冲冲地走了。

  萧母和萧长生回神,想到萧遥要被送去宁古塔,吓了一跳,马上就要去追顾凛求情。

  萧遥将两人拉住,同时做出摇摇欲坠的样子。

  萧母和萧长生担心她晕倒,不敢去追,只双目带泪地责备萧遥:“你、你怎么能这样啊……”

  周青青没想到自己跟萧遥说那么多都白说了,不仅白说,似乎还刺激得萧遥发疯,不由得头疼,不免埋怨萧遥不知好歹。

  她走到萧遥身边,对萧母和萧长生道:“你们好好劝一劝萧遥,宁古塔可不是个好地方。”说完急匆匆地去追顾凛了。

  一直旁观看戏的陆擎用有些惊异的眼神看了萧遥一眼,但到底没说什么,双手插兜,转身离开了。

  他走出几步,就见村里一个少女追上周青青,正在跟周青青搭话:

  “青青姐,你就是傻,明知道萧遥想抢顾凛你还帮她说话,落得个里外不是人。你是一片好心,可萧遥不仅半点不领情,还呵斥顾凛。要是顾凛因这个跟你生分了,你上哪儿找这么好的对象?不过顾凛也是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点面子都不给你。”

  周青青说道:“那我还能怎么着?萧遥再不好,也是我们一块长大的,而且她也没真正做什么对不起顾凛的事,犯不着送她去那么偏远的地方。”

  “你就是滥好人。你摸摸你的手臂,那日萧遥拧的伤口是不是还疼?就这你还帮她说话,你脑子有坑!”周莹莹道。

  周青青叹气:“萧遥的性格是不好。”说完加快了脚步。

  周莹莹见她走得急匆匆的,撅了噘嘴,转身往回走。

  一转身,就看到陆擎,忙扯了扯两条辫子,笑着迎了上来:“陆先生你好,今早我听青青姐说你爱吃韭菜味的饺子,正好我家今晚包韭菜味的饺子,您不如上我家吃饭去?我弟弟正好可以向你请教学问。”

  s..book175383084872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