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月谣 第三百六十九章 刑堂

小说:大月谣 作者:林树叶 更新时间:2022-11-27 02:08: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楚彦似笑非笑地望着姬嘉树,“我们为什么要成为禅院主人?”

  姬嘉树被他问得愣住。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想要取代比自己地位更高人不是理所当然么?在弱肉强食的修行者是如此,在野蛮嗜血的西戎不更应该如此吗?

  他来到西戎不久,围绕着白狼王王位的明争暗斗他就看到了好几拨。

  西戎是一个****的世界,白狼王和禅院主人地位几乎相同,是西戎的两大权力中枢。想要当白狼王的人那么多,怎么会没人想成为禅院的主人?

  淳于夜看着对面少年懵懂的眼神,不禁轻笑了一声。

  “春华君,果然不愧是年少有为。”

  “你还真是年轻啊。”

  姬嘉树眉头拧起,“你这话什么意思?”

  这话乍一听像是夸赞,可在这种场合提起,听在他耳中却是十足的阴阳怪气。

  “没什么意思,”楚彦面上含笑,眼神却有些阴沉,“我只是羡慕你罢了。”

  羡慕这个无忧无虑的人生。

  “好了,楚彦,多余的话可以不用多说了。”

  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嬴抱月挡到了姬嘉树面前,打断了这两人的对话。

  楚彦斜倪了她一眼,“怎么?心疼了?”

  “都在说些什么有的没的,”嬴抱月叹了口气,目视前方,“你不会忘记了,我们跟你到这来是干什么的吧?”

  楚彦是一派回到老家的悠闲自在,可她却无法这么悠闲。

  这里到底是禅院,是虎狼窝,楚彦也只是个长老,并非一手遮天。

  “你到底要带我们去哪儿?”嬴抱月蹙眉望着前路。

  楚彦能和姬嘉树这么肆无忌惮地聊天,也是因为他们此时所走的路已经越来越偏。

  就像是拐进了什么密道一般,周围都是重重高墙,不见一个人影。

  这样的路,嬴抱月越走越觉得不对劲。

  她原本以为楚彦是对禅院藏匿重要俘虏的地点心里有数,准备带他们去那附近。但现在这条路虽然越走越僻静,苗头却越来越不对。

  一般囚禁俘虏的地方都是刑堂。她之前跟着淳于夜来的时候也去过一个刑堂,那个刑堂是在地上的位置。

  这次楚彦先将他们带来了地宫,嬴抱月以为禅院在地下还有一座刑堂。毕竟地宫作为禅院的本体,还有一座刑堂也十分合理。

  可不管是在地上还是地下,刑堂所在之地大都都阴冷潮湿,沿途的地面上多少都有一些血污。

  可他们眼前通往前方的这条路被打扫得极为干净,纤尘不染,只有砖缝中能隐隐看到一些黑色的碎屑。

  嬴抱月低头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这些黑色碎屑居然是炭灰。

  这地宫里的刑堂到底是什么地方,居然要用到这么多木炭吗?

  难道说这座刑堂喜用炮烙之刑?

  越往前走,空气中的干燥之气就越明显,地下甚至隐隐传来温暖之感。….可更诡异的是,楚彦对于这条路显得极为熟悉,越往深处走,脚步越轻快,走到后面他的脚步甚至有雀跃之感。

  这一切都让嬴抱月觉得不安。

  “没往哪去啊,”楚彦回过头来,满面笑容。

  “你不就是要找杜子卿吗?他恐怕是被藏在地下暗室中,我这就在带你去呢!”

  这倒是和嬴抱月猜想的一样。

  可楚彦满面的笑容在暗道中,不知为何显得有点瘆人。

  “楚长老,你等等!”

  楚彦在前面已经走得越来越快,嬴抱月等人需要一路小跑才能追上他。

  “不对。”

  绕过一个拐角,嬴抱月忽然停住脚步。

  “楚彦,你到底要带我们去哪?”

  楚彦冲到十几丈外才停下脚步,直直注视着眼前的一堵墙壁。

  “不去哪啊。”

  他依旧微笑着道,眼前却只盯着眼前的这道墙。

  嬴抱月注意到这是一道普通的砖墙,只在墙壁上有着两道浅浅的凹痕。

  定睛一看,那痕迹居然像是被人的手指反复抚摸划出的来。

  楚彦瞬也不瞬地盯着那两道划痕,目光甚至有些虔诚。

  “你……”

  嬴抱月向前走了几步,停在楚彦身后,看着眼前的墙壁,“这个地方是……”

  这个地方她极为陌生,她确定在她的记忆里,她从未来过这里。

  可就在看到这堵墙的瞬间,嬴抱月的心底却忽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季动。

  一个声音在她心中呐喊。

  来过。

  她来过这里。

  同时,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扑通一声,伴随着心脏的鼓动,少女的声音响在嬴抱月耳边,她勐地捂住心口蹲了下来。

  “抱月!”

  姬嘉树等人从后面冲了上来,“你怎么了?”

  嬴抱月脑袋嗡嗡作响,捂住心口不断摇头,“不,不……”

  “抱月?”

  姬嘉树被吓得不清,“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

  嬴抱月脑海中有无数声音在响,她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就像一个瓮,里面的东西一时间多得往外溢。

  她挣扎着抬起头,姬嘉树担忧的脸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嬴抱月心中稍安,但下一刻,从姬嘉树的眼角下,忽然流出了血泪。

  血泪汩汩,从他的脸颊上蜿蜒而下。

  “嘉树?”

  嬴抱月心脏骤停,但姬嘉树的眼神却没有变化,依旧只是担心地望着她,“你怎么了?”

  嬴抱月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画面,忽然勐地转头,看向另一边的许义山。

  “师妹?”

  许义山的脸上也流下了血泪,但他本人却毫无知觉的模样。

  不,不是姬嘉树和许义山的问题。..

  嬴抱月低下头,缓缓伸出手,看向自己的手心。

  果然,一双沾满鲜血的手,出现在了她的视野。

  是她的眼睛出了问题。

  “抱月,抱月?你说话啊!”

  姬嘉树看着面前目光发直的嬴抱月,浑身冰凉,他勐地捏住嬴抱月的肩膀摇晃起来。

  “我……没事。”

  嬴抱月垂下视线,平复下了气息。

  “怎么?你看到了什么?”

  楚彦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嬴抱月抬起头,发现他靠在墙边,以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她。

  “没看到什么。”

  嬴抱月咬紧牙关,“这不是藏匿杜子卿的地方。这里到底是哪?” .

  林树叶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