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珂纱 第四章初次相遇,同等困扰

小说:瑶珂纱 作者:芝蒙t 更新时间:2021-04-16 01:02: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哇哦~…这也太帅了吧,小孩,才多到呀,就让我们这些姐姐心动了,我们的心都快要化了”街道上一群少女眼里面看着的都是慕庆影这个小孩,一秒也不想把眼睛从他的身上挪开,可能是灵力泄露导致的慕庆影散发出让人心动的空气吧,但是人们越是这样,就让慕庆影伤心,自卑,倘若有一天他的灵力被治好了,不泄露了,那人们还会这么喜欢他吗?

  因为仪器目前还在调整中,所以蓝皇决定把慕庆影安置在司亨府,而慕庆影的身份也没有人知道,但慕血族族长慕皇如此的重视这个孩子,让蓝玉希觉得这个孩子一定是慕血族未来的皇,所以蓝玉希想要让自己的女儿司亨梦多接近接近慕庆影,以备于以后慕庆影若真的是未来的皇,那么自己的女儿以后就有好日子过了。

  “母亲,你干嘛老想让我接近住在香爵殿的那个臭小子呀,不过他确实长的很惹人喜欢”司亨梦表现出来的是又烦躁又很羞涩,别别扭扭的感觉。(整个司亨府只有司亨梦和那最小的司亨言可以这么亲切称呼蓝玉希,其余的就连司亨熙都是叫她主玉)

  司亨言这个小弟弟总不出现就是因为蓝玉希害怕司亨瑶总是接近司亨言,把司亨言带坏了。

  蓝玉希:“哎呀,我的宝贝女儿呀,你那个姐姐就是个木头,母亲根本就没有指望过她,可以我们家梦儿,可不一样,母亲也是希望梦儿以后能够过的更好一点,那小子可能是慕血族未来的皇呀!梦儿”

  “好吧,母亲,那,那我就试试吧”司亨梦拿着母亲准备好的点心,去香爵殿找慕庆影。

  香爵殿在紫檀殿和司亨梦住的乐轩殿的中间,所以没多少路就能到。

  司亨梦推开了殿门走到院子里,却被院里的花朵给吸引了,那些花朵都是金红色的,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甜甜的味道,像糖果,像牛奶,又像是玫瑰、茉莉、樱花,长的像是彼岸花,却又没那么的夸张耀眼,总是在微醺的甜蜜里羞涩。似开未开的样子,却总是在人的心头上摇摆,按耐不足的心跳。

  差点让司亨梦忘记到此的原因了。

  司亨梦穿过院子来到了慕庆影的房门前。

  “你好,我是司亨府的二小姐司亨梦,我可以进来吗?”司亨梦敲了敲门,但没有人回应,便推门进去了,悄咪咪的看着屋内,也是弥漫了香气。(因为最近慕庆影已经无法控制灵气的泄露,所以灵气总会时不时的散发出来)

  “喂,你是谁,干嘛进我的房间”慕庆影就站在司亨梦的背后,着实把司亨梦吓了一跳,司亨梦向后退了几步,一转身两人便只有一尺的距离,就这样四目相对,司亨梦的心微微颤动着,脸颊上也不由得红润了起来,连忙推开了慕庆影,刚跑几步,才想起来自己是来送糕点的,便回过头来将糕点塞给了慕庆影,就跑了。

  刚跑出门外,司亨梦不知是跑的太急,还是因为刚刚的对视,心跳的总是那么的急促,但也想方设法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司亨梦痴痴的回到自己的乐轩殿,从路上到进门再到屋里坐到那,都是痴痴的傻笑。都没有注意到母亲已在桌边作了好半天。

  “喂~我的傻女儿你在想什么呐,送个点心就变成这样了”蓝玉希看着眼前这个痴痴的女儿,心里却又一丝欣慰。

  但这只是她们单方面的想法吧了。

  因为在司亨梦到慕庆影殿内之前的那几天发生的事情,都是与司亨瑶之间的事。…

  【三天前】

  那是慕庆影刚搬进去的那天,帮慕庆影收拾房间的人很多,整个屋内全是丫鬟,都用着那贪婪的眼光看着慕庆影,让慕庆影的心里打冷颤,便把所有的丫鬟都劝走了,只身一人坐在房门前,看着院子里的摆设,看看天空,很寂寞很冷淡。

  而殿门外传来着欢声笑语,是司亨瑶和司亨熙在放风筝,到了香爵殿门口。

  “嘘,瑶儿,我们轻点放,最近有客人来到了咱们府上做客,就住在这个香爵殿内”司亨熙垫手垫脚的让司亨瑶跟着她把风筝收了,可谁曾想那风筝跟着了魔似的,刚收到半截,线就断了,风筝也飘进了香爵殿内。

  “……姐姐,这咋办…”两人四目相对,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司亨瑶:“那,我们就偷偷的进去,拿完风筝就走,好不好”。

  司亨熙思索了一会,还是决定顺妹妹的意,就进去拿一下风筝,拿完就离开。

  而飘进香爵府的风筝也着实让慕庆影感到好奇,因为他在慕血族从来没有见过此物,便拿起来看了看,欣赏着上面独有的蓝尧族绚烂的图案。

  吱吱吱~~司亨瑶和司亨熙推开了香爵殿的门,悄咪咪的踮手踮脚的进入了院内,也都被院里的那神奇绚烂的花朵给迷住了,都没有注意到慕庆影就坐在正中央的房门槛上。

  “这个是你们的东西吗?”慕庆影还是恋恋不舍的看着风筝,但也无奈,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

  司亨瑶也注意到了慕庆影,心里想着这位客人确实是外面流传的那样,他长的十分动人,因为司亨瑶是有段位的,所以能够看的出来慕庆影的灵力泄露着,而慕庆影也和司亨瑶一样都是少年有志,但慕庆影更高点的,他额头上的图案是红色的,但也是因为发展的太快,小小的身躯里受不了如此高的灵力,所以总是在泄露,都快要从红色变成黄色了,若不抓紧时间控制住,漏洞就再也填不住了。

  慕庆影看见司亨瑶盯着自己额头看,就用手挡住了,司亨瑶也察觉到了,感觉自己挺不好意思的,又看见这位客人总看着风筝。

  “姐姐,要不我们把风筝送给他吧,和他交换这些漂亮的花”司亨瑶赶紧摇了摇差点陷进花里的司亨熙,司亨熙也点了点头表示了赞同。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呀,这个风筝我可以送给你,你可以送我们几朵花朵吗,就是地上这些,它们实在是太美了”司亨瑶也不好意思的钱,扭扭捏捏的才把话说完。

  不过慕庆影倒是挺开放,“可以呀,这些花是我从暮血族带来的,因为我的灵力总是泄露所以它们就特别招人喜欢”。但却说着说着就感慨了。

  司亨瑶也感觉到挺不好意思的,便让姐姐先采了几朵花,回紫檀殿等她。自己先帮慕庆影修风筝。…

  “那,修好了,给你,明天我带你一起去玩风筝。”司亨瑶将风筝递给了这位客人。

  “我叫慕庆影,我…我……”慕庆影吞吞吐吐的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

  司亨瑶见状,也不得不将自己相同烦恼,不同经历叙述给慕庆影,“其实,你不必多担心自己以后治好了病,就没人喜欢你了,其实…我也一样”。司亨瑶的话也让慕庆影感到了好奇。

  司亨瑶:“我呀,在这个家里,就只有三个亲人一个是我的姐姐,就刚刚那个,她对我可好了,一个是我的父亲,就是接你的那个男人,还有一个是…是我的母亲,并不是现在这个坐在正殿里耀武扬威的女人,而是我的亲生母亲。剩下的就是那个司亨梦,和她的母亲,总是常年的压榨我和我的母亲,我也被逼无奈,可能是被打的多了,灵力就自己现出来了吧,所以……。”司亨瑶每每讲起这番话来,心里哪个那根次就更尖锐了,但也总不能离开了母亲,就没法自己生存了吧,这岂不是让蓝玉希得逞了吗,所以司亨瑶总是坚持着不被任何人看出来。

  慕庆影都看到眼里,这确实比自己更难承受,“我的灵力只是想要让我的父亲看好我罢了,我就拼命的练练练,结果导致自己的灵力不受控制,自己泄露了出来,也为我们的族惹了很大的麻烦。”。

  “你看,我们把心事都说出来,不就舒服了吗?”司亨瑶看着慕庆影,希望他能够不再卑微。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