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网 www.qizi.cc

姜鱼小说(姜鱼)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姜鱼小说)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瀛酒写的《穿成极品恶婆婆,带着商城去逃荒》,主角是姜鱼。主要讲述了:【双穿、商城、逃荒、种田、爽文、恶婆婆】   姜鱼遇到车祸穿越,睁眼便从现代刚25岁的年轻医生变成了古代35岁的极品恶婆婆。   母胎单身变儿孙满堂!   而且还在逃荒!   缺水少粮,全家饿的发慌,儿媳妇儿正跪在她面前,求她别把自己的闺女卖了换粮。   好在她有商城帮忙。   逃荒路上她护孙女虐贱渣,调教儿媳惩恶妇,反抢土匪夺粮……安家青州后,她扭转形象改变重男轻女的恶婆婆的人设,努力挣钱让家人读书识字懂理,让自己实现财务自由。   最后她的身边多了个赠品,她的死对头兼便宜丈夫不但成了首辅还死黏着她不放。   姜鱼:“……”你别过来啊!…

《姜鱼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阿娘,您醒醒啊!儿媳真不是故意的,呜呜……”

“阿奶,阿奶,您醒醒啊!您要不醒爹爹会打死阿娘的……”

姜鱼被嘈杂的哭喊声吵醒,艰难的睁开眼睛,朝四周张望。

阿娘?阿奶?

叫的是她吗?

看见姜鱼醒来,许芳娘连忙哭着道歉,“娘,求您原谅我,我就是太着急了才失手推了您,逃荒路上饿死的人那么多,但凡是正经人家能让孩子吃上饭,我都愿意听您的话,可那男人满嘴恶臭我实在害怕呐……”

听说那种臭味儿……只有吃过两脚羊的人身上才会有,想想那个场面她都觉得浑身发抖。

她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生的,婆婆再不喜欢那也是她的孩子,她怎么可能忍心眼睁睁看着自己闺女往火坑里跳啊!

“阿奶!求您不要卖掉我,我以后少吃点儿饭,呜呜呜……”陆宁悠跪在地上给姜鱼磕头,求她不要将自己卖掉。

“哇哇哇——”

旁边因为许芳娘无暇顾及,被放在地上才四个月大的小女儿陆呦呦也跟着哭嚎起来。

姜鱼看着哀求她的母女俩,只觉得脑袋疼的厉害,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

她被惊得直接愣住了!

她竟然赶时髦穿越了!

从23世纪著名的年轻医生,穿成了古代村里有名的恶婆婆。

面前的妇人和小姑娘是原身的大儿媳妇许芳娘和她大孙女。

原身全家逃荒到这儿,男人进山寻找水源,她们遇到人贩子要用粮食换许芳娘五岁的大闺女陆宁悠,原身本来就不喜女娃,眉开眼笑的就同意了。

但是向来懦弱、最听原身话的许芳娘却死活不愿,两人拉扯间许芳娘推了原身……

这叫什么事儿啊?

别人穿越就公主王妃,怎么轮到她就是尖酸刻薄、恶名远扬、重男轻女、好吃懒做、快要饿死的乡野村妇?

但事实就是如此。

她接受不了也得接受!

得赶紧让她们走开,她需要好好把乱七八糟的记忆捋一捋。

姜鱼学着原身的口气吼道:“我还没死你们娘仨就嚎丧呐?再嚎把你们全都卖掉,你看啥看?还不赶紧滚去做饭?”

“你是不是想饿死我?”

许芳娘没想到婆婆竟然不跟自己计较连忙道:“好的娘,那您把今晚做饭用的粮给舀出来,我马上就去给您做饭。”

家里的钱和粮都是婆婆管,根本没有她们插手的机会。

她向来懦弱,被婆婆打骂从来不敢反抗,偷偷躲着掉眼泪,这次为了大闺女跟婆婆对着干,算是她做过最大胆的事。

姜鱼艰难的起身去拿粮袋,看着即将见底的粮桶更是无语。

老天爷是不是玩儿她?

她被车撞死还不够惨?

这是还想让她再体验体验,被活活饿死的滋味儿?

想到自己被车撞的原因,姜鱼更是恨恨的磨了磨牙。

狗日的陆镜辞!

老娘真想掐死你,要不是你老娘能跑到这个鬼地方?这辈子最好别让我见到你,否则……

许芳娘将陆呦呦抱起来哄,看姜鱼的表情忍不住发抖,伸手将陆宁悠搂到怀里,表情惊恐。

婆婆/阿奶这样子好恐怖……她该不会在想怎么收拾她们吧?

她们的命有些太苦了吧!

感觉几人看她的眼神不对劲姜鱼连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按照原身的记忆取了适量玉米面交给许芳娘拿去做饭。

随后躺在板车上休息,顺便整理脑袋里混乱的记忆。

原身生活朝代名叫夏朝,在现代的历史上并不存在,前些年战乱频发到近些年才安定,但却又遇见了百年不遇的旱灾,所以原身全家被迫背井离乡逃荒。

原身共生育了四个孩子。

老大陆隆,媳妇儿许芳娘,俩人生了两个女娃,分别是五岁的陆宁悠和刚四个月的陆呦呦。

老二陆铮,媳妇儿梁招娣,俩人有个四岁的儿子陆嘉辰。

老三陆鸣才15岁,没娶妻。

老四陆汐,今年刚八岁。

原身刚刚原本是想把大孙女陆宁悠和女儿陆汐都卖掉,陆汐和二嫂侄子去捡柴才逃过一劫。

姜鱼悠悠叹了口气,原身都造的是什么孽啊?

这种人设她要咋收场?

还没等姜鱼想出解决办法,她就感觉天旋地转,头疼的特别厉害,还有种恶心想吐的感觉。

怕不是摔成脑震荡了吧?

姜鱼感觉欲哭无泪,虽然她是医生,但没药她也没办法啊!

唉!要是有止疼药就好了,脑袋要炸了,姜鱼幽幽的想着。

此时她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道机械女声——

【叮——】

【时空商城为您服务!】

姜鱼疑惑,这是什么东西?

正当她疑惑时,眼前浮现出虚拟的半透明面板。

面板的主图是一盒止疼药。

【止疼药价值200时空币,请问您是否需要购买?】

机械女音继续提醒。

姜鱼立马道:“要!”

时空币不时空币的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解决头疼的问题。

话音落地,面板上的止疼药就出现在她的手里。

此时面板依旧在她眼前,但面板上的文字图样改变了。

【时空商城隶属32世纪,以时空币为通行货币,现在帮您换算到您所在的时空。】

【200时空币=2两银子】

【您目前赊账200时空币,最后还款日期为下个月十五。】

【若您不能按期还款,商城将按规定对您加收利息,逾期1天利息为总欠款的10%,超过限额您的购物权限将永久关闭。】

紧接着面板就消失了!

姜鱼看着手里的止疼药,只觉得精神更加恍惚了。

这商城居然跟现代的信用卡功能差不多,可以先用后还。

这简直太奇幻了!!

但对她来说就是救命稻草,她不用饿死在逃荒路上了,逃荒结束她在想办法赚钱还款。

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

朝周围张望一眼,见众人都苦着一张脸各自忙活自己的事,没人注意到她这边的异常。

姜鱼松了口气,背过身抠了颗止疼药喂进嘴里。

但药刚下喉咙还没咽下去,她就听见原身的儿子哭着大喊:“娘,娘,快来,我爹快不成了——”

“咳咳咳——”

姜鱼差点儿被药给卡死,她现在只觉得非常绝望。

她怎么把原身的丈夫忘了!

这便宜丈夫她能拒绝吗?

2.

“赶紧把他放到板车上面。”姜鱼艰难的把药咽下去,就开始指挥众人干活。

“娘,我爹他被蛇给咬了……”老二陆铮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活像是他爹已经死了似的,老大陆隆和老三陆鸣也是眼眶通红。

姜鱼转身去看原身的丈夫,他脸色发黑,已经昏迷了。

原身的记忆里,他十五岁就中了童生,原本应该前途无量,但是当时战乱,活着都艰难更何况考功名,没人愿意把闺女嫁给书生,因为书生肩不能提手不能挑怕嫁了吃不饱饭,但原身就是因为他长的好看所以死活要嫁。

现在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他就算是中毒也比其他人好看。

“爹……”原身的小女儿陆汐,刚捡柴回来就看见他爹被抬回来,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摇他,“爹,你快醒醒啊!爹……”

她娘讨厌她,在这个家里,只有她爹每次都护着她。

她爹不成了……

对陆汐来说等于天塌了。

全家都开始哭了起来,她们都觉得原身的丈夫肯定死定了。

里正叹了口气没说话,他们村已经死了三十多号人了,到底啥时候才是个头啊!

村民被她们的情绪感染,想到去世的亲人也都跟着抹眼泪。

唯独姜鱼一滴眼泪都没掉,她最讨厌的就是哭。

哭能解决什么问题?

再说人不是还没死吗?

有什么好哭的?

姜鱼学着原身的气势吼道:“你们嚎什么嚎?都给我闭嘴,等你们爹死了再嚎不晚!”

说完从身上撕下几块布条,利索的把毒蛇咬的伤口上面死死的勒住,防止毒液扩散,“老大你烧些水给你爹洗伤口,老二老三你们跟我说,你们爹到底是被啥样的蛇咬了?”

她必须搞清楚原身的丈夫到底是被什么蛇咬了,才能找机会从商城弄血清出来救他的命。

他要死了她能过的轻松些,但是她做不到见死不救。

因为那毕竟是活活生的命。

“陆婶儿——”

“我知道陆叔被啥蛇咬了。”陈二牛从人群里走到姜鱼面前,“就是这条,被我给打死了。”他边说边从背篓里把蛇提出来。

红彤彤、满是血迹的死蛇,骤然从半空弹射到姜鱼面前。

还没干的血溅了她满脸。

姜鱼被吓得瞪大眼睛,差点没忍住尖叫出声。

原身不怕蛇。

但她最怕的就是蛇。

若不是晓得这个,姜鱼几乎都要以为陈二牛故意吓她。

“好……好的,谢谢你二牛。”姜鱼说完快速转身,要是再多看几眼她今晚绝对做噩梦。

“别嚎了,你们爹还有救,这蛇的毒我知道怎么解,以前在家时见你们外祖父给人治过。”

“老二老三跟我去找草药,老大好好守着你爹,老大媳妇儿和老二媳妇儿去做饭。”

众目睽睽之下她根本没办法从商城里面把血清弄出来,所以她必须找个借口离开。

有商城的事若是暴露了,她绝对难逃一死。

因为荒年谁都想活命!

原身的父亲学过点儿医术,能治点儿普通的头疼脑热,所以姜鱼胡诌众人也瞧不出破绽。

听到姜鱼这么说,几个儿子像是有了主心骨,该做啥做啥。

姜鱼带着俩儿子上山,里正和热心的村民也去帮忙,跟他们描述了草药的长相后姜鱼就故意跟他们拉开距离。

此时天已经快要黑了。

借着夜色的遮掩,姜鱼顺利拿到了抗蛇毒血清和草药,村民只当她是运气好。

看着姜鱼手里的草药,陆鸣高兴的落泪,“娘,你真厉害,我爹这下有救了。”

他们兄弟仨,老大最憨厚,但也最愚孝对媳妇儿态度最差,老二心眼儿最多,但是疼媳妇,老三还没成亲,最聪明机灵。

姜鱼不耐烦的催促,“行了我们赶紧走,你爹还等着呢!”

“哎哎哎!好!”

原身的丈夫都晕了,证明那蛇的毒性很强,必须要赶紧给他注射抗蛇毒血清,免得出问题。

回去以后,姜鱼给众人分配任务指使他们去干活,确保身边没人,原身的丈夫也没醒,这才给他注射抗蛇毒血清。

她刚注射完,陆汐就捧着刚砸碎的草药过来了,姜鱼连忙将注射器藏到粮袋下面,接过陆汐拿来的草药,在衣服上撕了布条给原身的丈夫包扎伤口。

“娘,我爹真的会没事吗?”陆汐看着陆辞苍白的脸很担心。

“你爹没事,别担心了。”

姜鱼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帮她把凌乱的头发弄整齐,小姑娘惊得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

因为原身对她从来不亲近。

原身生陆汐难产亏了身子,便彻底恨上了她,若不是有丈夫陆辞拦着,原身早就把她扔了。

看见陆汐受惊的眼神,姜鱼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符合原身对她的态度,便冷着脸凶巴巴的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我?成天跟个野孩子似的脏死了。”

听见熟悉的说话语气,陆汐拍了拍胸口,心里想,这才是她熟悉的那个娘嘛!

刚才真是吓死她了。

姜鱼很是无奈,原身到底是在这个家做了多少孽啊?

帮忙整理整理头发而已。

亲生女儿竟然吓成这样?

晚饭吃的是野菜糊糊,野菜混着玉米面煮的,黑漆漆的看着就没有什么食欲。

姜鱼尝了一口,味道很苦,除了苦就没有其他的味道,而且特别粗糙刮喉咙,难以下咽,她勉强吃了半碗,但是其他人却吃的津津有味。

对他们来说,还有东西可以果腹就是天大的好事。

没啥吃就等于死!

陆鸣看姜鱼吃的那么少,还以为姜鱼是担心陆辞吃不下去,连忙宽慰她,“娘,你别担心了,敷了草药以后,我爹的脸色看着好了很多,他肯定会没事的。”

姜鱼听完心里更难受了。

这便宜丈夫她能不能不要?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到晚上睡觉时原身的丈夫还没有醒过来,姜鱼累的不行,在破棉被上挑了个远离她的位置,很快就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姜鱼醒来时发现,原身的丈夫也已经醒来了,而且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她。

“你醒了?你应该饿了吧?我去看看儿媳妇饭做好了没。”姜鱼说完就起身直接跑了。

因为原身的丈夫看她那眼神让她觉得特别瘆得慌,不像是看自己媳妇儿倒像是在看陌生人。

原身的丈夫虽然不喜欢她,但是俩人风风雨雨过了几十年,他没道理用这种眼神看她吧?

难不成她暴露了?

可是这也不可能啊!

他们接触的时间里面,他就只有刚才清醒着,他怎么可能会发现她不是原主呢?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1. 故事中心思想鲜明,情节交织复杂,既有散发出浪漫气息的爱情描写,又有反映世态人情的社会脉络,是一部极具思想价值的小说佳作。

    书友75
  2. 我并没有上瘾,但我也要买作者的下一本书。

    书友74
  3. 小说像一杯醇厚的美酒,经过时间的沉淀,散发出浓郁的文化气息。故事展现出了无尽的感性力量和价值追求,让读者受益匪浅。

    书友73
  4. 小说具有较强的生命力,关注人类情感的纷繁复杂,并用充实的语言表达出来,给读者带来了不同寻常的体验。

    书友7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