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网 www.qizi.cc

宋婉秀 沈元白的小说宋婉秀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宋婉秀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紫绾写的《纨绔医女:和离后,她成了皇家团宠》,主角是宋婉秀。主要讲述了:她堂堂一特工,穿越后竟然被人嫌弃,还咒她快点死? 她摇头表示:“不好意思,我长命百岁!” 卧病在床?她自己给自己医治,可别真死了。 渣男要纳妾?一纸和离书奉上,别人看上的男人她不要! 国家兵队没实力?她造战车,创门派,强兵强国。 治瘟疫,制良方,一步一步成为朝堂之上的团宠,她就是国家瑰宝! 只是,这断袖王爷怎么回事,不是不喜欢女人吗?为什么总往她身上贴? 某王爷:“那些都是谣言!”…

《宋婉秀 沈元白的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在一阵低低的抽泣声中,宋婉秀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入目,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陈设简单,隔着一扇屏风,模糊地看到几个身影。

屏风后,沈老夫人看着跟前跪着的两个丫头,在那哭哭啼啼胡说一气,脸顿时沉了下来,“人还没死,你俩哭什么?没的在这找晦气?不是派人找大夫去了吗?”

彩珠摇头,哽咽道,“老夫人,少奶奶她得的是心病啊,只有大少爷能救。”

“胡说。”沈老夫人拿着拐杖猛地在地上捶了两下,吓的彩珠一哆嗦。

她身边的彩蝶,更是个胆小的,自打老夫人一来,她就跟着彩珠跪在跟前,气都不敢吭一声,只负责掉泪。

沈老夫人神色严厉,“大少爷又不是大夫,他如何能治少奶奶?”

彩珠诧异,“老夫人,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她本意是想让大少爷过来劝慰大少奶奶,解开她的心结的。

“好了,你别说了。”沈老夫人不想听她的解释,站起身,警告道,“大少奶奶如今病重,你们休要在她跟前挑唆,只管一心伺候便是。”

说完,在两个嬷嬷的搀扶下,老夫人急急的走了。

这屋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药味,来这不到一刻钟,老人家已然受不住了。

彩珠和彩蝶跟在后头,一直将人送出了院子,也没敢再提什么。

屋里,安静下来,床头青色的纱幔随风轻轻摇曳,晃的宋婉秀眼晕,脑子更晕。

前一秒,她还在实验室里试药,下一刻就醒在了这陌生的身体里。

就在刚才老夫人说话时,一股陌生的记忆穿进了她的脑海。

原主与她同名同姓,今年十九岁,但已为人妇三年。

三年前,原主嫁与沈家大少爷沈元白。

原本是欢欢喜喜的嫁人,万没想到,结婚当晚,拜堂过后,原主一人羞涩的等在新房,结果,等到天明,才传来消息,新郎沈元白抛下原主,带着心爱的女人苏清瑶昨晚连夜私逃。

整个沈家都乱了!

这件丑闻很快便如风一般吹遍全京城,也让原主一夕之间成了全京城最悲催的笑话。

这三年里,原主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本就不多话的她,几乎变成了哑巴,每日里躲在自己的一隅小院,抑郁难熬,不得解脱。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沈元白是她自小就定下的夫婿,而苏清瑶更是她一起玩到大的好姐妹。

缘何这两人会一起背叛她?

尤其是苏清瑶。

她是宋家大老爷,也就是宋婉秀亲爹宋南枫的继室白氏的侄女。

当年,原主母亲李氏尚在世,白氏不过是宋南枫的一个宠妾。

白氏求到李氏跟前,说娘家兄嫂意外去世,留下侄女一人,年幼无依,孤苦伶仃,只求接进府里,做牛做马,给大小姐做丫鬟,只要能有个容身之所,能有口饭吃就成。

李氏心善,便允了。

那年,原主九岁,苏清瑶十岁。

两人差不多年纪,相处起来跟亲姐妹似的,原主又怎会拿她当丫鬟使唤?

尤其是两年后,李氏病亡,白氏被扶了正后,苏清瑶这个夫人的嫡亲侄女,也是府里正经的表小姐,谁敢拿她当丫鬟使?

她在宋家,吃穿用度皆和宋婉秀姐妹一样的,甚至偶尔还要强上一二,就是因为宋家体恤她身世可怜,又没有家族庇佑、父兄疼爱,所以,就连宋父,对这个侄女也是格外的怜爱。

而苏清瑶也是温婉懂事,府里上下,人皆称赞。

宋婉秀更是信赖她,心里的体己话,连亲妹妹都没说过,但是会跟苏清瑶说。

就连成亲的头一晚,苏清瑶还来到她房里,送了她精心准备的绣品,祝原主和心上人白头到老呢。

谁也没想到,新婚之夜,她便抢走了原主的夫婿。

如今,三年过去,就在今天一早,私逃三年的奸夫淫妇竟然回来了。

原主也是突然听闻这消息,一时承受不住昏死过去,就再也没醒来!

2.

想起原主这短暂又压抑的一生,宋婉秀幽幽的叹息了一声,收起思绪,慢慢的撑着身体,艰难的坐了起来。

这具身体太弱了。

当年,原主母亲李氏过世过后,宋府由老夫人掌管。

老夫人刻薄保守,家教极严,又因之前跟李氏之间的嫌隙,对她留下的三个子女,打压甚重。

尤其是原主,渐渐长大,却因相貌等问题不符合时下审美,常常被人讥笑嘲讽,还时常被人拿来与才貌双全的苏清瑶来比较,心里压力大的不行,最后,夫婿与姐妹的双双背叛,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棵稻草。

这三年的时光,原主始终无法走出这件事的阴影,内心、身体双重煎熬,以致年纪轻轻,便已油尽灯枯。

“彩珠姐姐,老夫人刚才那是什么意思?大少爷人都回来了,为什么不让他来看看大少奶奶?她难道不知道,大少奶奶这些年日日夜夜都在盼着大少爷吗?我敢说,只要大少爷一出现,大少奶奶的病立马就能好起来。”

门口,响起小丫鬟的声音。

“哎,大少奶奶也是命苦……”彩珠一声重叹,听说,表小姐已经有了身孕,老夫人怕是为了孩子,也会站在表小姐那头。

彩蝶也跟着叹了口气,两人一起叹声叹气的进了屋,冷不防看着床上坐起的人,都惊呆了。

宋婉秀看了她俩一眼,没有吭声,只是,嘴角轻轻的蠕动了两下,好将那一口面包咽下去。

刚才就起来这么一会,头晕目眩,心口慌的厉害。

情急之下,她直接喝了一支葡萄糖,症状缓解之后,她才惊觉,她的实验室竟然跟过来了,里头的东西,跟平时一模一样。

就连她早上放在面包机里烤的面包,还热乎着,香喷喷的呢。

她饿的狠了,直接拿了面包就吃,可还没吃完一片,这两个丫头就进屋了。

剩下的,她只得又扔进了实验室空间里。

“大少奶奶,您醒了?”彩蝶瞪大双眼,惊喜的问。

彩珠却是惊恐的说不出话来,大少奶奶病重许久,今早突然晕倒,连大夫都说只这两日的时间了,所以,她今天才大着胆子求老太太让大少爷过来瞧上一面。

可此刻,宋婉秀自己坐了起来,她就怕是回光返照。

“你俩个那什么眼神?”宋婉秀睨了二人一眼,抬手擦了下嘴角的面包屑,声音沙哑,道,“我饿了,给我弄些吃的来。”

“饿?”彩珠突然惊喜的叫起来,然后,一拍彩蝶的脑袋,“快,去厨房准备大少奶奶最爱吃的。”

能知道饿,应该就没事吧?

“嗯。”彩蝶也是惊喜,连忙应声跑了出去。

宋婉秀看着这两个丫头又喜又慌的样子,轻轻笑了。

这院子里的三个奴婢,彩珠、彩蝶、彩玉,都是当初从宋家陪嫁过来的丫头,也都自小伺候在原主身边,待她一向贴心的很。

很快,彩蝶就端来一碗小米粥。

这够素的啊。

不过,现在饿的厉害,宋婉秀也没有多问,接过来,几口就吃净了。

吃完,胃里暖融融的,整个人感觉好多了。

突然想起什么,她屏退了两个丫鬟,自己下床走到梳妆台边,翻了半天,终于在抽屉的最里面,翻出一把掌心大小的铜镜来。

记忆中,宋婉秀从小就对自己的相貌很自卑,尤其在遇到苏清瑶之后。

可此刻看着铜镜里的脸,宋婉秀却挺满意。

大眼深邃,鼻梁高挺,唇色虽然苍白,但嘴唇厚薄相宜,微微一笑,嘴角弯翘,还有一个小小的梨涡。

这哪里丑了,分明就是一个极具异域风情的美人嘛。

就是,气色太差了,小脸蜡黄,一脸病态,双颊瘦的都凹陷下去了,有些瘦脱形了。

还有这身上,明明一米七多的个子,瘦胳膊瘦腿的,胸无半两肉,哎,可惜了这一副好身架子。

不一会儿,彩珠拿了一碟香酥糕来,刚才,她觉着大少奶奶好像没吃饱。

一进屋,看到宋婉秀在照镜子,慌的差点将盘子摔了。

要知道,新婚夜之后,宋婉秀再没照过镜子,即便梳妆也没用过,她们知道大少奶奶对自己的容貌自卑,怕她再做出傻事来,也识趣的将镜子都收了起来。

可此刻,宋婉秀却主动找了镜子来照,这一看到镜子里憔悴的丑模样,会怎样?

彩珠不敢想,连忙放下盘子,过来扶她,“大少奶奶,您怎么不在床上歇着?要什么,吩咐奴婢就是。”

“你能替我照镜子?”宋婉秀放下铜镜,好笑的朝她挑了下眉。

这一笑可又把彩珠吓了一大跳,她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见过大少奶奶的笑了。

难道是大少爷回来,大少奶奶高兴的?

所以,才又会这般在乎自己的容貌了?

可彩珠心里转瞬便心疼起来,大少爷自来不待见大少奶奶,如今带了有孕的苏清瑶回来,也是为了给苏清瑶争一个名分,而对于宋婉秀,却是只字未提,甚至回来半天了,也没来西园瞧上一眼。

要说冷情冷心到这程度,也着实让人心寒的了。

彩珠眼圈红了起来,想劝宋婉秀宽心,但如何敢提沈元白这个名字啊,她很怕,大少爷这次回来,不会给大少奶奶带来福气,怕又是一场伤害啊!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1. 看完这本小说,我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

    书友104
  2. 这部小说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读者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每个角色的特点和性格。

    书友103
  3. 这本小说充满了悬疑和惊奇,让你在读过其中之后还会回味不断。

    书友102
  4. 这部小说对人性的描写很让人动容。

    书友101
0.14202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