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网 www.qizi.cc

乐颜乐言的电视剧(乐颜)乐颜乐言的电视剧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乐颜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颜控写的《闪婚蜜宠!疯批大佬满级甜诱》,主角是乐颜。主要讲述了:“你还记得我?”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她闪婚给了豪门二世祖,想借助他之手,披荆斩棘。 起初,她看着他玩世不恭的模样,很是失望,又很放心。 因为这样的人只要撒撒娇,哄骗一下就好了。 起初,他看着她一本正经,傻白甜的模样,很是不屑,这样的女人一抓一大把,不过好在她还算乖巧。 直到后来,她亲眼看着他一手撂倒了两三个攻击他们的大汉。 他亲眼看着她用一双手将人从鬼门关中拉回来。 两人相视一笑…… “身手好?” “懂医术?”…

《主角乐言的电视剧》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乐颜走进富丽堂皇的别墅,在陆老爷子打量的目光里,回答了几个问题。

长相本就属甜美那一挂的女孩儿,低眉顺眼,温声细语的样子,最讨长辈喜欢了。

陆老爷子笑的合不拢嘴,禁不住对心雨相亲工作室的红娘说:“这次你总算靠谱了一回。”

“老爷子您可冤枉我了,不是我不靠谱,是那些女人太狡猾,为了嫁进豪门手段尽出,什么都造假,谁知道她们是专钓金龟婿的名媛啊。”

“乐小姐也是我凑巧去仁心医院看病的时候听说的,当时我就想到了二少!”

陆老爷子不住点头,目光都在乐颜身上,越看越喜欢,满脸慈祥地问:“你才24岁怎么就开始在相亲工作室找对象了?”

身为洛城第一豪门陆家的主人,老爷子的慈祥中隐隐透出威压。

乐颜知道老爷子其实还是在考量她,确认她想嫁进陆家的真正动机。

乐颜垂着眸子回答,“我妈一年前癌症去世,她生前的愿望就是我能早点成家,我平时工作忙,没有时间恋爱,想着有工作室牵线搭桥比较方便。”

陆家是什么人家,在红娘带乐颜来之前,早把乐颜的资料搜集到了。

知道她是单亲家庭,一年前母亲去世,只剩一个哥哥相依为命,只不过哥哥跟优秀的她恰恰相反,从小不学无术,不是一个可依靠的人。

这样也好,她到了陆家,会把陆家当成唯一的依靠,也能对他孙子用心一些。

“老爷,二少回来了!”管家突然跑进来通报。

很快,别墅的门被推开,有人进了门。

乐颜感觉到一股非同一般的气场,是来人身上的,整个屋子里的气温都似降了几度,还变得很安静。

乐颜低着头,先看到的是一双黑色的皮鞋,接着是被西裤包裹的双腿,笔直,好长......

他真高,乐颜心想。

她抬高眼睫,再映入眼帘的是黑色衬衫,领口的扣子自然地开着,喉结明显,再往上看,是线条流畅又不失棱角的下颌线。

对方抿着削薄的唇,嗯,似乎不太高兴。

任谁被长辈塞一个没有感情的妻子,都不会高兴。

乐颜心里嘀咕着,准备再往上看,对方却径直走到了她跟前。

她赶紧收回了目光。

她感觉到他在打量她,但那目光绝对不是陆老爷子那般和善。

她甚至感觉到了一股敌意。

她下意识地攥紧了垂在身侧的手,拘谨又小心翼翼。

“呵——”男人打量完乐颜,发出讽刺的又带着一种她捉摸不透的意味的声音。

陆老爷子板起脸,“以前那些你看不上就算了,颜颜可是正而八经的洛医大研究生毕业,要学历有学历,有样貌有样貌,性格也好,你要是再挑,就是找打。”

乐颜心想,他可能不会那么容易答应。

“您都这么说了,我还不得依着。”淡淡的不带感情的男声响起。

乐颜一愣,不禁抬头,当看到他的样子时,她大吃一惊,睫羽蹁跹眨巴了一下眼睛,再看,眼睛就直了。

是陆景迟。

当年洛城医科大学的风云人物,算是她的学长。

他穿着一条黑裤子,蓝色西装外套,明明很普通的搭配,在他的身上却那么地妥帖,很是吸睛。

只是他的脸色很臭,高高在上的疏离中透着一些雅痞的味道。

他一手抄进裤子口袋里,傲慢地看了乐颜一眼,就像在对她说:哄老爷子而已,别把自己当回事儿。

陆老爷子深知孙子的脾气,怕耽搁久了孙子不奉陪,更怕他反悔,连忙说:“时间还早,你这就带颜颜去把结婚证办了吧,合法之后其他的事情就顺了。”

陆景迟皱眉,“这么赶?”

“颜颜工作忙,下次医院休班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陆景迟没哼声,算是接受了这个说辞,他看了乐颜一眼,挑了一下眉尾,示意她跟他走。

乐颜迟疑了一下,红娘拍着她的肩膀使眼色,“乐小姐,快跟上啊。”

乐颜点头,并向陆老爷子致意了一下,才迈开小碎步跟上去。

她出了屋,陆景迟已经长腿大脚地走了老远。

她只好小跑着追。

别墅门口的宾利车旁,面容清俊气质不俗的男人正在靠着车门抽烟,他是陆景迟的特别助理傅衡。

看到陆景迟走出来,后面还追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傅衡赶紧将烟捻灭,提前拉开车门。

陆景迟习惯性地坐了后面。

乐颜站定,犹豫着。

傅衡朝她微笑,示意她坐后面,“乐小姐,请上车。”

她弯身进去,坐在了陆景迟旁边,车门关上后,自觉地往门边靠了靠,跟他拉开距离。

傅衡上了车,发动引擎,并贴心地按下中控,很快,车子变成前后两个空间。

没有人说话,车里很安静,乐颜也闭着嘴,目视前方。

想当初在学校,陆景迟是多么温雅的一个人,几年不见,除了相貌,气质和性格上变化竟然这么大。

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到达民政局,傅衡将车停稳。

陆景迟却没有着急下车,他点燃了一支烟,斜咬在唇间,转头看向乐颜,满含嘲讽和戏谑地说:“当年全院闻名的天才少女,竟也要往豪门里挤,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乐颜呆住,如同当头一棒,脑袋都懵了。

她看着陆景迟烟雾缭绕中那变得模糊的脸庞,沉默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学长你......还记得我。”

陆景迟将烟捻灭,扔进车载烟灰缸,黑眸深远了一下,薄唇开启,“何止记得。”

乐颜看着他,感觉他这话像是咬着牙说的。

2.

乐颜十四岁那年以优异的成绩被洛医大破格录取,入学后就听说了陆景迟的风云事迹。

那时候她年纪还小,并没有跟陆景迟接触过,更没有刻意的引起过他的注意。

两人并无交际,他怎么对她这么有成见的样子。

这时,陆景迟又嗤了一声,“领证之前,我提醒你,我们的婚姻只限于形式,别妄想用妻子的身份对我指手划脚,也别在外头顶着陆家的名头招摇过市。”

乐颜明白他的意思,也预料到了,他对她成见挺深,不会让她占到陆家和他的任何便宜。

......

半个小时后,乐颜拿着一个小红本,跟着陆景迟从民政局的大门走出来。

车前的等待的傅衡睨着绷着俊脸的陆景迟,浅翻了一个白眼。

在这个白眼中,女人婉转的呼喊声响起,“阿迟——你真的在这儿!你怎么突然结婚了?你老婆是谁呀?”

这甜腻造作的声音让陆景迟蹙了下眉。

他抬眼,看着奔过来的妩媚女人,用手往后指了指。

女人的目光落在乐颜身上,挑剔又带着敌意打量,“哟,还是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啊。”

乐颜在听见女人的第一声呼喊时,就愣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她的新婚丈夫出了民政局就给她这么一个大“惊喜”。

但她记住了他刚才说的话,不要妄想利用妻子身份对他指手画脚。

乐颜默默转身朝旁边走去,识趣地表演活人消失术。

女人看着逐渐走远的陆太太,心情变得更好了,“哎哟,这一看就是你们老爷子塞给你的。瞧你不开心的,我陪你喝酒好不好?”

陆景迟沉默地“嗯”了一声。

女人立刻心花怒放,拉着陆景迟上了她的超跑,娇嗔道,“还是老地方,今晚我一定好好陪你!”

不一会儿,超跑就飞驰离去。

这边,乐颜正走着,瞧见傅衡开着车跟上了她。

他是陆景迟的助理,乐颜觉得他不像普通的助理,得对他客气点,她笑容温软地问:“傅助理还有什么事?”

傅衡,“太太......”

乐颜转过身,水杏般的眸子睁的大大的,小声说:“傅助理,你可别这么喊,被你们二少知道,肯定要生气的。”

傅衡微笑一下,改口,“乐小姐,上车,我送你去新房。”

“新房?”

傅衡,“您跟迟哥结了婚,不得搬进他的公寓吗?不然,老爷子那儿没法交代。”

这倒也是。

乐颜,“我要先回家收拾行李。”

傅衡,“我带你过去。”

乐颜,“谢谢。”

上了车,乐颜两手搁在身前,安静地侧身看车窗外的街景。

“乐小姐,你别生气,迟哥的脾气不好,我觉得他不是针对你。”傅衡又开了口

她忙摆手,“不生气不生气,我不会干涉二少的事情的。”

只是刚才那个身上就裹了块布料,脸涂的像墙,嘴涂的像血的女人,她并不信陆景迟只是跟对方单纯的喝酒聊天。

......

家里并没有乐颜多少东西,她经常在医院宿舍住,书也都在那里,便收拾了几套衣服和一些小零碎,刚好装满一个行李箱。

傅衡看着破旧的老房子心内不免唏嘘,太太以前的日子真是苦。

按说,医科研究生毕业,成绩斐然,又在仁心医院当主治医生,生活条件不至于这么差。

傅衡心里藏不住事,就问了出来。

乐颜看着墙上母亲的遗像,低声说,“我妈是癌症,抗癌六年,这套房子,还是租的。”

傅衡愣了一下,看着眼前女孩脸上浅淡的微笑,就不觉得只有乖巧了。

还有被生活蹂躏的无声隐忍与可怜。

还好还好,太太嫁给了二少,以后就有好日子过了。

傅衡把乐颜带到了四季云顶小区,这是个高档小区,一梯一户,环境也好。

乐颜认了门,记下门锁密码,就跟傅衡道了再见。

走进卧室。

床上用品都是铺好的,看起来还是新的,乐颜放下行李箱,先喘了口气。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她躺在床上准备歇会儿再去做饭,不料歇着歇着睡了过去。

深夜,公寓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一道挺拔的身影进了门,熟练地在玄关脱了鞋,同时按开了灯。

陆景迟回来了。

晚上他约了朋友去会所喝酒,本想放松一下,岂料傅衡大嘴巴,把他今天领证闪婚的事捅了出去。

这一下那几个狗东西把他当成了消遣对象,他实在忍受不了,找了个借口开溜。

穿过客厅,上了楼,陆景迟进了卧室,径直进了浴室。

冲了个澡,陆景迟围了条浴巾就出来了。

突然想起手机还在裤子口袋里,陆景迟又返回浴室拿了手机,习惯性打开群聊。

这个小群只有四个人,都是他信任的,知根知底的兄弟。

几个狗东西还在坚持不懈追问他新婚妻子的身份与颜值。

傅衡不敢直接透露信息,在群里卖起关子,净说些引人遐想的话。

最后还把火引到了他身上,来了一句:“迟哥藏的紧,就是怕你们两个把新嫂子给吓着。”

陆景迟冷着脸,敲下一行字发进群里:

“家里塞的能有多好看,怕丑到你们,再问自杀!”

然后,又私信傅衡一条:“你想怎么死,说一声。”

发完信息,他坐到床边。

谁知屁股还没坐稳就被一个不明物体绊到,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陆景迟皱紧眉头,已经决定炒阿姨的鱿鱼,怎么收拾屋子的?

下一秒,他意识到,他抱住了一个柔软的身体,稍微垂头还能闻见一股淡淡的女孩的香气。

他立刻意识到,是乐颜。

他身体僵了一下,就着手机的亮光瞧去,可以看见女孩儿闭着眼睛熟睡的美丽的脸蛋。

他赶紧放开了她,躲瘟疫似地往后退了一步。

她怎么在这儿?

这时,床上被“重物”压过的女孩儿动了动胳膊要翻身。

她本就是躺在床边抱着手机睡过去的,翻过去就会落到地上。

陆景迟眼看她要滚下去,一步冲上前,在她的身体即将脱离床垫的一瞬,揽住她的腰身!

本要使力将她拉回来,谁知他手滑,乐颜的身体只在与床平行的半空停了一秒便往下摔去。

陆景迟心一紧,长臂抄过,宽大的手掌在她的身体落地的一瞬堪堪托住她的后脑,免于她脑袋受伤。

这样的后果是,他也跟着摔了下去,压在了她身上。

四周突然寂静,落针可闻。

陆景迟石化在那里,连呼吸都谨慎起来。

因为,乐颜被摔醒了,还被压的咳嗽了两声。

而他感觉到,他这番动作把腰间的浴巾弄掉了。

该死的。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1. 故事情节并不热闹,但却让人感受到了情感的火花。

    书友185
  2. 作者笔下的人物形象鲜明,情感细腻。故事情节紧凑有力,引人入胜。推荐给喜欢细腻情感和扣人心弦的读者。

    书友184
  3. 这部小说的人物形象描写得非常到位,读者很容易就能记住他们。

    书友183
  4. 阅读这本小说,你会感受到作者细腻的描写,将你带进了故事的世界。

    书友182
  5. 这部小说写的很好,情节非常扣人心弦。

    书友18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