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网 www.qizi.cc

沈如归慕瓷全文免费阅读(沈如)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沈如归慕瓷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青琉落尘写的《大婚当天被抄家?我搬空侯府手撕赘婿》,主角是沈如。主要讲述了:【抄家流放+空间+种田】 穿书开局就抄家,还是大婚当天? 沈如穿成了书中炮灰背景板的侯府千金,全家流放,赘婿翻脸, 慌啥,她有灵魂空间,侯府钱财尽数收走! 流放路上缺粮,且看她下地一挖是人参,入河一模是含珠老蚌; 更有物资无数,换取家人优渥待遇,流放路上养的白胖滋润。 西北苦寒贫瘠,不怕,搞基建,修水利,荒漠变绿洲!…

《沈如归慕瓷全文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侯爷真厉害,给小姐招了探花郎来当赘婿呢!”

“这不也是之前就定下的婚约吗?姑爷高中后就要娶小姐的,只是因为小姐坠马昏迷,侯爷想把婚事提前给小姐冲冲喜……”

“就是呢,听说他还不乐意提前,这是高中了想摆脱和咱们侯府的婚约呢?!”

“走,去瞧瞧这探花郎长啥样……”

沈如被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了。

她刚睁开眼,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猛地塞入脑海里……

所以,她这是穿越了,还穿越到她看过的那本《世子妃上位记》书里的炮灰背景板?!

那方才她醒来之前听到的话……不就是炮灰原主一家被流放前的时间吗?!

静王造反,家中成年男子尽数被绞杀,女眷及七族都被流放,因为与静王交好,连带着安国侯府的九族都被连累流放。

她现在穿越的原主就是那安国侯府的嫡女。

一个在大婚当天就抄家,在昏迷中就被流放,甚至,直接死在流放路上的炮灰背景板。

想到这,沈如顿时大头。

按照书里剧情的发展,现在那抄家的队伍快到安国侯府门口了吧……

她好歹是古武世家的传人,已经获得家族传承的灵魂空间了,总不能刚穿越过来就死在古代流放路上吧?!

书中对安国侯府抄家的描绘几乎一笔带过。

只说安国侯府惊人的财富让皇帝更加确定其图谋不轨。所以,侯府的钱可不能便宜了狗皇帝!

沈如决定先下手为强,自己可是有灵魂空间的人啊!

她将原主的私房钱,首饰,还有屋中的衣服被褥,通通收进自己的空间里。

就连现在这身喜服也被她给收了进去,换了身朴素的衣服。

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原身因为昏迷一直躺在自己房里,这会儿外头静悄悄的,那些下人应该都跑去前面看新郎了。

沈如身法轻盈,巧妙地避开了巡逻的护院,直接去了库房。

银子,黄金,珠宝,玉器,统统收起来。

名贵字画,旧物件,一件也不能放过。

侯府名下的地契还有一些银票,好像都在原身爹娘的房间里……

幸好她有原主的记忆,不然现在可能要开启抓瞎扫荡模式。

沈如目标明确地奔走在侯府内,路过弟弟妹妹房间时,把他们的私房钱也收了,姨娘屋里的首饰银票也帮忙收……

沈如动作很快,加上又熟悉家中每一个角落,在把书房里一些值钱的东西收好之后,她又径直去了厨房。

厨房,那可是重中之重!

正巧,厨房里的人应该是去前厅上菜了,沈如快速地将厨房里的米,面、所有食材,做好的没做好的统统都收进了空间里。

毕竟,她的空间里时间是静止的,放进去的时候是啥样,拿出来就是啥样!

最后,沈如连那些做饭的锅碗瓢盆也没放过,统统收好。

流放路上,有没有趁手的工具也是很重要的!

做好这些,沈如确自己没有遗留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她就准备去前厅和原主的家人汇合。

她刚靠近前院,就听到一阵喧哗声,顿时了然。

抄家的来了!

所有的宾客听完圣旨后,都慌慌张张地离席告辞了,生怕和安国侯府扯上关系被拉着一起流放了。

等沈如走进大堂的时候,就看到被御林军团团围住的家人。

“阿如!”安国侯沈宴看到女儿过来时,惊喜万分。

“爹,娘,我醒了,这是……怎么了?”沈如故作不知现场的情况茫然地问道。

“姐姐,正在给你办喜事呢,这些人就来了,说要把我们全部抓起来,抄家!”妹妹沈萱立马上前拉住沈如的手解释道。

沈如面露惊疑,与妹妹一道走到原身父母身边。

正好,看到了“白眼狼”林世安的表演。

对,就是原身沈如记忆中的未来夫君,安国侯府赘婿,未来会在逃脱流放之后,傍上高官之女。

在仕途亨通后就将这入赘之事当成毕生之辱,对安国侯府上下进行大肆报复,最后安国侯一家死在西北采石场……。

“大人,草民林世安乃新科探花,被安国侯沈宴强逼入赘,礼未成,草民就不算沈府的人,还请大人放草民离开!”林世安穿着喜服一脸愤懑地说道。

说完,还为了表示自己的态度,扯掉了胸口的大红花,把喜袍脱了甩在地上。

“林世安,你这小人!”沈宴指着林世安气愤地呵斥。

“就是,当初让侯爷资助你科考时,是你自己应允会入赘我沈家的。现在说是我们家逼你入赘,真是无耻之尤!”侯夫人余慧直接拆穿。

“而且,婚书上,已经有我两的名字了,虽说礼未完成,但名义上你已经是我沈家女婿了啊!”沈如陈诉事实。

“如果你想要撇清关系,那只能是我把你休了哦……。”

“你……”林世安被气的语塞,不知道如何反驳。

沈如不给林世安喘息的机会,继续说道:“想让我写休书的话,姑爷是不是应该把聘礼给还回来啊!”

余慧担心的扯了下沈如的衣袖,小声说道:阿如,聘礼……”。

沈如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继续说道:

“爹,娘,昔日你们跟我说过,若我出嫁,那一定是十八担的聘礼,二十亩的田地,还有十间铺子。”

“如今我招婿,咱们家总不可能不给赘婿聘礼吧!”

林世安感到一丝不对劲,决然否认道:

“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拿过你家的聘礼!”

“呀,难道你堂堂探花郎会什么都不要,就愿意入赘我沈家?!”沈如讶然道。

“你……你不要血口喷人。”林世安急着撇清自己,但又没有能拿得出来的证据。

察觉御林军统领赵旭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后,他立马解释:

“大人,她胡说的,我根本没有拿过侯府的什么聘礼!”

“新姑爷拍拍屁股走人了,是该先把聘礼还回来,侯府的东西就是官家的东西了,姑爷这样不好。”

一旁的连姨娘缓缓开口补刀道,直接给这个事件上升了一个高度。

沈如非常满意有个人和她一起打配合。

“对,这样不好!”

“都给我看好了,未经本官允许,任何人都不得离开!”

御林军统领赵旭为这场闹剧一锤定音。

林世安走不了了……

沈如冲林世安挑衅一笑。

有原主记忆,又知道书中剧情的她,怎么能让林世安这条白眼狼全身而退呢?!

2.

御林军搜遍了侯府,却只搜出一些寻常之物,偌大的库房,竟然空空如也。

大喜的日子,他们这抄家队伍来的出其不意,侯府不可能有机会转移财产的!

赵旭怀疑,这钱是不是通过给林世安的聘礼的方式给转移了出去了……

不然,这偌大的侯府怎么可能空空如也?!

“给你们一炷香的事情,无关之人可以先行离去。”赵旭看到想走的林世安,吩咐道:“来人,将林世安拿下。”

“大人,林某何罪之有?”林世安不敢置信的高呼道。

但没有人回答他的疑问,沈如同家人互看一眼,都一副看戏的模样。

很快,前院就传来林世安痛苦地喊叫声,想来是正在被御林军严刑逼供。

趁这一炷香的功夫,家里的下人该放的都放走了。

沈如身边的三个丫环都想要跟主人家同生共死,但被沈如拒绝了。

“你们三个听我说,我需要你们离开,然后……”

被放离的下人离府前都被一一搜身,防止他们带走侯府里的财物。

而前堂地上,林世安被赵旭派人殴打了一番,苦不堪言。

“大人,你为何要如此待我,我与你无冤无仇,沈家之事,和我无关啊!”

林世安嘴角溢着血,完全无法理解,这和他想的不一样。

“说,沈家给你的聘礼,你都藏在哪里。”赵旭让人停手,问道:“堂堂探花,入赘侯府,岂能没有聘礼?本官怀疑,你帮沈家藏匿家财,逃脱朝廷抄家!”

“大人冤枉啊,林某身无长物被逼入赘,是这沈家以权欺压,成为赘婿,是林某毕生之耻啊!”林世安撕心裂肺地大吼。

但赵旭俨然是不信林世安的话,吩咐手下继续,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大人,你被人蒙蔽了,是沈家自己家转移了钱财啊!”林世安咬牙继续为自己辩解。

“还嘴硬,看是你的命硬,还是我的鞭子硬!”赵旭神色阴鸷地说道。

这偌大侯府,岂会无财?!

“统统带走!”一炷香后,安国侯府所有人都被收押。

被打的很惨的林世安,像死狗一样被人拖着,跟上了大部队。

当夜,在大牢里,沈如见到了本家之外的一大波亲人。

原身大婚的时候都没见到的祖母,二叔,三叔以及他们的家人,现在整整齐齐地出现在大牢里了。

两拨人刚打上照面,原主那名义上的祖母封氏,就开口咒骂道:“沈宴,你这个不孝子,连累我们这么多人一起被抓,你怎么不去死!”

“娘……”沈宴皱眉。

他不过同静王交好,这谋逆之事是欲加之罪,他也是受的牵连,根本就始料不及啊!

“不要叫我娘,我生不出你这种不孝子!”封氏继续骂道。

但接收过原主记忆的沈如,可不准备惯着这个老妇人。

“是啊,祖母,你当然是生不出我爹这么丰神俊朗、为人仗义又爱护家人的好男人来。让安国侯府九族流放的是当今皇上,你敢去骂吗?”

“不要柿子挑着软的捏,仗着我爹脾气好,好欺负!”

“放肆,你这个没大没小的贱丫头!”封氏立马冷眼看向了沈母,“余氏,这就是你教的好女儿吗?”。

但沈如根本就不给机会让沈母和封氏对上,她直接怼回去。

“我是我娘的好女儿,但是你又不是我的亲奶奶。”

“更何况,祖父爷爷过世的时候,不是写了放妻书吗?!您若是当时硬气点,今日也就不会遭此罪了……”

封氏被提及过往,立马恶狠狠骂道:“臭丫头,怎么没摔死你!”

“没办法,我福大命大,没摔死不说,还因为爹娘把婚事提前,我还醒过来了呢!”沈如挑衅的继续说道:“我都在鬼门关前走过一会的的人了,劝你们别惹我!”。

一两句话噎的封氏无话可说。

在封氏身后的二叔家的表妹沈萍不甘心地小声嘟囔道。

“醒了受罪有什么好,还连累人家探花郎。”

“大概就是他命中该有此劫吧!”沈如理直气壮地说道。

说话间,沈如还看了一眼蜷缩在角落的林世安,也不知道这人被打了以后是昏迷着还是醒着闭目养神着。

封氏眼尖嘴巴上讨不找便宜,就开始撒泼哭喊起来,“都分家了,为什么还要牵连我们,真是没天理啊!”

这封氏,是祖父的续弦,也是原主祖母的远房表妹。

嫁给祖父当续弦后,为了给自己的儿子争取侯府世子之位,可没少搞事情!

最后还是祖父弥留之际留下遗嘱,这让父亲继承侯位,封氏才消停下来。

但二房跟三房还是在父亲正式成为安国侯之后,被封氏做主分了家。

从此本家跟二房三房,老死不相往来。

就连这次原主的大婚,这边都没人来道贺呢!

封氏的吵闹声还是将狱卒给引了过来,“干什么干什么,大牢重种地严禁喧哗。”

沈如主动上前说道:

“他们好吵的,能不能把他们关到其他的牢房。”

边说着沈如边指了指封氏和二房三房的人,另一只手将一颗珍珠塞进了狱卒手中,低声说道:“官差大哥,我家突逢大变,我爹身为侯爷却成了囚犯,心中郁结,不可动气。”

“我弟我妹还年幼,承受不住被人指着鼻子骂,求官差求大哥行行好,给我们个清净吧……”

沈如委委屈屈说着,一双清透大眼泛着泪光,见那狱卒收下珍珠却没有说话,就凑上前小声说道:“大哥,我家东院左数第十八块地砖下面,还有一袋金瓜子……”

沈如说的很小声,大家都不知道她在干嘛,只能看到那狱卒的脸色直接变了。

“你们几个,”只见狱卒打开了牢门,指着封氏和二房三房的人说道:“还有你们,都给我一起出来。”

“干什么,干什么,你就听一个小姑娘的话,你是被她给迷惑了吗?贱丫头……”封氏一看狱卒对他们吆喝,就立马高喊起来,将炮灰对准狱卒。

但还不等封氏骂完,沈如就看到沈母上前,一个耳刮子扇了过去。

“你个老虔婆,如此中伤阿如,还敢以她祖母自居!”

看到沈母气的脸色发白,沈如立马挽住沈母的手给她撑腰。

“娘亲,狱卒大哥是好人,他也听不得封氏骂街。”

那狱卒不耐烦听他们打嘴仗,直接挥动着鞭子让封氏一行人走出来。

封氏还想撒泼要争论一番,但狱卒的鞭子就直接挥到了她眼前,她才被迫消停下来。

二房三房的人在狱卒鞭子的威胁下,不情不愿得走出了这间牢房。

离开之前三房的长子沈明,还恶狠狠对沈如放话:

“沈如,你给我等着!”

沈如直接忽视他。

谁怕谁啊,这流放路上都自身难保,也只有她有灵魂空间傍身,不那么怕物资短缺问题。

哼,这二房三房的谁要敢在路上招惹她,她就让这些人了解了解,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1. 作者笔下的故事令人感到非常真实,无论是情感还是细节都十分传神。

    书友409
  2. 作者用细腻的笔触勾勒了人物的身世和经历,真实感十足。

    书友408
  3. 可以看出作者非常用心,每一个细节都处理得非常到位。

    书友407
  4. 这本小说开启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故事主线也十分引人入胜。你会陷入故事中,很难抽身出来。

    书友406
  5. 这本小说的情节设计很精彩,看得我停不下来。

    书友40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