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网 www.qizi.cc

流云飞渡三千里冯珠玉萧奕寒完结版免费阅读_流云飞渡三千里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贵妃有了读心术后吃出惊天大瓜》,主角是冯珠玉萧奕寒,主要讲述了:【古言。读心术。打脸。女主觉醒。女主独自美丽。男主打酱油的】 宠冠六宫,飞扬跋扈的玉贵妃,在御花园摔一跤后醒来发现自己能听到别人的心里话。原来,帝王宠爱是假象,她只是个给真爱挡刀的炮灰。 这还能忍…… 后来,玉贵妃开始放飞,躺平吃瓜,没想到瓜越吃越大………

《流云飞渡三千里》精彩章节试读

重华宫寝殿。

楠木雕花千工拔步大床上,集帝王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玉贵妃,自三天前在御花园摔了一跤就一直昏迷不醒。

皇上震怒,把跟着的一众宫女太监都打了板子。

玉贵妃昏迷不醒,皇上每天雷打不动早、中、晚三趟地来探望。

亲自为玉贵妃请医问药,上心得不得了。

可惜太医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说贵妃娘娘身体并无大碍,只是昏迷不醒,该醒的时候自然就醒了。

阖宫的太监宫女,都像鹌鹑一样缩着脑袋,谁也不敢往皇上身边凑,生怕一个不小心触怒了烦躁的帝王,又被拖出去打板子。

这天中午,刚陪三皇子用过午膳的皇上又来了。

一身明黄龙袍的帝王站在床边负手而立,眼睛看着双目紧闭,躺在猩红锦被下面的贵妃,脸上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心里却在想着【蠢货!赏个花也能自己摔倒,真是蠢笨如猪,害得朕为了一天三趟地往你这跑,还要假装深情,以示恩宠。】

躺在床上的贵妃刚悠悠醒了,还没来及睁开眼睛,就听到了这句迎头暴击的话。

刚想喝一声:大胆奴才。话还没来的说出口人却清醒了,心里一个激灵,这不是皇上的声音吗?

情急之下睁开了眼,就看到皇上一脸担忧的站在床边。见她醒了急急两步走上前问到:“玉儿,你终于醒了,你可知你昏迷不醒这几天,朕心里担心坏了,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安如海,快快宣太医。”

看着皇上一脸担忧的样子,玉贵妃一时没明白怎么回事,以为自己幻听了。

随着他一声吩咐,就见皇上身边的贴身大太监安如海忙躬身上前应道:“是!皇上,奴才这就去宣太医。”

之后还不忘一脸谄媚的对着床上的玉贵妃道:“恭喜贵妃娘娘大安!

娘娘你总算醒了,这几日陛下可担心坏了,每日下了早朝就急急地来重华宫陪着娘娘。

日日忧心,茶饭不思,奴才瞧着陛下这几日都清减了,您可要好好劝劝皇上。”

皇上听着安如海表完功只嘴上说了声:“赶紧滚,你这奴才喜欢多嘴,仔细你的皮。”

玉贵妃这会儿还是懵的。想着刚才的声音,心中忐忑,面上又不好表露。

忙起身对着皇上道:“臣妾多谢皇上垂爱,皇上还请多多保重龙体,若是因臣妾影响陛下龙体安康,那臣妾就成了大夏的罪人了,皇后娘娘和这阖宫的姐妹,都不会饶过臣妾的。”

皇上笑道:“玉儿,你什么时候需要这么小心翼翼,朕那个性子张扬的玉贵妃哪里去了。

她们哪能和你比,她们不过是朕平衡朝堂的工具,你才是朕的心头挚爱。”

【蠢货,要不是边关不宁,还需要你父兄在边关为朕卖命,你以为你会有如今的恩宠。”

你和她们一样都只不过是朕平衡朝堂的工具。】

【等着你失宠的那天,不用朕做什么,后宫那些女人就能把你踩入泥里。】

见鬼了!这是那个对自己宠爱有加的皇上的心里话。

她能听见皇上的心里话。

贵妃盯着皇帝的脸,确定皇上的嘴没动。想着刚才再次听到的声音,心里面早已起了惊涛骇浪。

震惊、愤怒、排山倒海压的她快喘不过气来。

帝王之心果然深不可测,平日的宠爱和纵容竟是个巨大的谎言。

【堂堂一国之君竟像个戏子一样,天天对着你眼中的蠢货演着一往情深戏码。】

皇帝看着玉贵妃刚才还好好的,瞬间又脸色发白。

脸凑近了问道:“玉儿,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看着皇帝那深情关切的样子,玉贵妃恶心的真想直接上手呼他两耳光。

动了动手指,忍住了。

“臣妾可能昏睡太久,刚醒来不适应,头有些晕。”说着那白嫩如玉的手指就抚上了额头。

站着一旁的贴身大宫女翠羽听到自家娘娘说头晕,急步上前扶着她躺下。

嘴里念着:“娘娘你可别逞强了,头晕赶快躺下。”

玉贵妃顺势就躺下了,闭上眼睛假寐。终于不用看皇上那张虚伪的脸了。

真怕自己会忍不住上手撕烂他的脸。

这时,安如海带着几位太医鱼贯而入。

“皇上,奴才把太医院所有当值当太医都带来了。”

皇帝坐在床边对一众太医道:“都快上前来一个个把脉,看看贵妃可是有何不妥?为何还会头晕。”

玉贵妃经此一遭好像突然开窍了一般【这是在帮我拉仇恨哪,请个平安脉要把太医院所有太医请来

太后怕是也没有这样的排场吧,安如海这狗奴才果然是萧奕寒的一条好狗】

一众太医请过安后,恭敬的立一旁等着上前把脉。

只听见太医甲心里在说【玉贵妃可是个难伺候的主儿,今天不会又被打板子吧。】

太医乙心里说【玉贵妃这身体真蹊跷,摔一跤竟昏迷几天不醒,不会被人下了什么药吧?可我仔细查过,并没有啊?奇怪。】

又听太医丙心里在说【还不知今天什么时候能下值,江南药商齐公子约了我在醉云楼会面呢】

太医丙【今天的晚膳还是到吕姨娘院子里用吧,看着她吃什么都津津有味的样子,我也能多用半碗饭。】

…………

玉贵妃此刻脑子里像有五百只鸭子,所有离她近的人的心声她都能听见。

莫不是摔了一跤,脑袋摔出毛病了。竟然有了话本子常见的读心术。

众太医一一上前把过脉后都道贵妃娘娘身体康健,头晕只是一时,躺躺就好了。

随即开了些温补的方子就告退了。

皇上一脸没事就好,没事我就放心了的样子,心里却道【怎么没摔死你个蠢货】

玉贵妃听的心里已经麻木了。左右不过自己在他心里就是个的蠢货。

皇上离开重华宫前叮嘱一众宫人:“好好照顾你们娘娘,照顾好了有赏。

若是贵妃醒了,派个人到皇极宫说一声”。

并装模作样的上前帮她理了理被子。

翠羽在一旁见了心里想道【皇上对娘娘可真好,娘娘果真恩宠无双。】

玉贵妃【是很好,好到恨不得我摔一跤都能摔死】

皇上走后没多久,各种补品,什么千年人参、百年灵芝、极品血燕,不要钱似的赏赐到了重华宫。

后宫众妃嫔知道玉贵妃醒了,身体已无大碍。又是好一顿情绪输出。

“真是命大,怎么没摔死她。”

“那千年人参、百年灵芝、极品血燕,皇上就跟地里的白菜萝卜一样都搬到了重华宫。

前几日我身体有漾,需要百年人参做药引子,连根参须子都摸不到。”

:“老天爷不开眼,自她昏睡不醒,我以为我们机会来了。

准备打扮打扮,到御书房去送个点心,到御花园去弹个曲子什么的,看能不能引起皇上的注意。

谁知刚做好衣裳,托人从宫外买到江南最时兴的脂粉,她醒了,白忙活一场。”

“我昨天傍晚穿上压箱底的薄羽纱裙,在皇上去重华宫的路上等着,准备舞一曲,皇上从我面前经过,愣是没看我一眼。

真是媚眼抛给了瞎子,还害得我被冷风吹出了风寒。”

“贵妃娘娘自己吃肉,也得让我们喝口汤吧,皇上可是我们大家的皇上。

进宫几年,要不是每次宫宴我一年连皇上面都见不了几次。”

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的蕙妃,这会儿温温柔柔地说:”好了,越说越不像话了,竟编排起皇上来了,当心隔墙有耳。

贵妃娘娘独得圣宠,父兄镇守边关,位高权重,又育有三皇子,岂是我们能比的。”

“皇上一个月大半时间住在重华宫,可不是育有三皇子吗。

我们倒是也想生个皇子公主傍身呀,贵妃独霸着皇上,我们连皇上面都见不到,想也只是想想。”

不说后宫众人又撕烂了多少帕子。

皇后的凤鸾宫。

身穿明黄凤袍,头戴嵌东珠红宝的九尾金凤冠。

柳眉杏眼,面如满月的大夏皇后谢明薇,一身威仪的,坐在凤鸾宫正殿的凤椅上。

听着大宫女青灵汇报,打探来的各路消息。

“回娘娘,贵妃确实已经醒了,太医们把过脉了,说是已无大碍,开了些补药。”

“皇上也太宠着贵妃了,请个平安脉,竟把太医院所有当值太医都叫去了。

可怜二公主小小的人儿,昨日夜里受凉了,今日咳嗽,李嫔去请太医,连个人影子都没请到。”

“还有那些人参灵芝血燕,都赏去重华宫了,好些连娘娘你这里都没有。”

皇后听了垂目沉思半刻。对青灵说道:“贵妃身娇体贵,父兄又在边关为皇上分忧,合该皇上宠着她些。

我身体康泰,哪里就需要那些补品了。”

说罢又对青灵道:“你再去一趟太医院,叫擅小儿科的朱太医,去一趟李嫔那里,务必医好二公主。”

2.

重华宫的宫人们觉得贵妃娘娘摔了一跤之后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往日里贵妃娘娘总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肯起。

起床之后先要香汤沐浴,然后挽发梳妆,描眉画唇。

等大宫女黄衫从她那一屋子的衣裳里挑好娘娘今天要穿的衣裳,宫人们熏上熏香,再在宫人的伺候下换上。

搭配好披帛、玉佩、香囊、鞋子。最后戴上一旁早已准备好的首饰、镯子。

贵妃娘娘喜爱华丽的衣裳首饰。

最爱衣着华贵,珠翠满头。她出现的地方常常人还未至,就能闻到一阵香风,随后才听到环佩叮当。

且贵妃娘娘身材高挑,五官明艳,确实也能撑起各种珠翠华服。

若是那些身材单薄五官寡淡的美人,穿上贵妃的一身行头,一准儿就变成了衣裳压人,像个行走的衣裳首饰架子。

这一番打扮下来总要一个时辰,这时司膳的宫人会端上一盏早已炖好,放到温度刚好入口的极品燕窝过来。

贵妃伸出她涂着红寇丹芊芊玉指接过燕窝喝下去。这就是她的早膳。

用好早膳便带着一群宫女太监,去皇后的凤鸾宫请安。

一路上抬步撵的,捧盆儿的,打扇的,浩浩荡荡宠妃的架子十足。

皇上宠着贵妃,后宫二巨头太后皇后也没有意见,其他人有意见也没用。

玉贵妃每次必然是最后一个到凤鸾宫。

在众妃嫔的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之下,走到皇后到凤座之前没什么诚意的告过罪后,坐到最前面的位置上。

那是贵妃的专座,即使她哪天不来,也没人敢坐。

皇后每一次在贵妃告罪后都会说:“无妨,贵妃伺候皇上辛苦了,替后宫的姐妹们受累了。”

座下众人听到又是一阵眼刀子乱飞。我们可没让她替我们受累。

对此,贵妃只会说我就喜欢看你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贵妃的嘴巴巴还特别毒,在座的众妃嫔,除了皇后每一位都可能被她挑出毛病。

“江美人,你看你穿的什么,从头到脚一身绿,像只大青虫子,也不怕吓到皇上。”

“徐贵人,你早膳是吃了一整只鸭子下去吗?坐在那小肚子都出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了身孕。”

徐贵人恼怒的回道:“有没身孕贵妃娘娘会不知道吗?”

“我又不是太医,怎么会知道。”

“蕙妃,你为何总是穿一身白,像个白莲花似的。”

“翠羽,去库房把皇上送我的云锦捡那颜色鲜亮的给江美人和蕙妃一人赏上几匹,反正本宫也穿不过来。”

皇后见状也会一一赏赐众人。

每日凤仪宫请安都是玉贵妃独自飞扬,众妃敢怒不敢言,皇后看戏顺便和稀泥。

用贵妃的话说这后宫太无聊了,给她们找点乐子。

请完安别人回宫,贵妃是要去御书房看皇上的。

皇上办公,她在边上递个茶呀,塞个点心呀,中午顺便蹭个御膳再回重华宫。

午睡起来或御花园兜兜,或去陪皇上下棋品茶,或把三皇子叫来问问课业,母子香亲香亲。

总之,玉贵妃每天都大夏后宫兢兢业业的经营着她的宠妃人设。

玉贵妃每天都很忙。

然而今天,一向勤恳营业的贵妃娘娘起床后,让黄衫去向皇后告了个假。

又命人往重华宫院子里的树荫下放了张躺椅,不梳妆也不打扮,往那一躺望着天空发发起了呆。

看来,贵妃娘娘今日无心营业。

重华宫里除了看门的小太监,和负责院子里洒扫的粗使宫女太监。

其余近身伺候的一众宫人都围着贵妃鞍前马后的争相伺候。

这一围上来可不得了。

玉贵妃发现她重华宫大总管胡瑞庆是太后的人。

每日把她的行踪事无巨细的通过院子里的洒扫的小太监小春报给太后。

此刻,胡瑞庆就手握拂尘站在她边上心理想着【贵妃娘娘自醒来后就不对劲,与往常判若两人,莫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得上报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可是说了,让我事无巨细都要禀报。】

贵妃听到心里一惊,表面不动身色。

心里却道【好你个胡瑞庆,本宫以为这么多年下来,当你和翠羽黄衫她们一样早已是本宫的心腹,没想到你是太后安在本宫身边的钉子。】

【太后我碍于孝道不能怎么样,你个狗奴才我还不能整治吗?】

胡瑞庆是玉贵妃刚入宫时就跟着在重华宫当值的。

当初见他伶俐就派了几回差事,都办的很妥当,也查过背景很干净,就提拔起来做了重华宫大总管。

没想到他一开始就是别人安排过来的。

小厨房的秋心过来端着新鲜出炉的点心,从远处走过来,边走边在心里正盘算着【已经三天没有去见青灵姑姑了,今天务必要找个时间见见。】

秋心可是本宫的外祖家从江南买来送进宫的,也被收买了。

奉茶宫女喜儿手执汝窑天青色茶壶,正专心的往同款茶杯里倒着碧螺春。

心里在想【贵妃今天看来没有要出重华宫的意思,我要怎么才能去见夏荷姐姐。】

惠妃那朵白莲花也把手伸到本宫这重华宫了!

夏荷是蕙妃身边的大宫女。

只有从小陪她一起长大的丫鬟翠羽和捡来的小宫女小蛮两人让她略感慰籍。

翠羽去内殿取了件披风搭在她身上,嘴里说道:“娘娘快盖盖,仔细着凉。”

心想计较着【娘娘今日瞧着精神不大好,待会儿让小厨房做份补气的药膳来让娘娘好好补补。】

小蛮站在一丈之外浇着花儿,时不时看她一眼,被发现了就抿嘴一笑,赶紧低下头认真浇花。【贵妃娘娘真好看,比宫里所有娘娘都好看,不怎么打扮也像仙女一样。】

小蛮是有次玉贵妃路过御花园,看到有个圆脸小宫女被两个御花园的小太监欺负。

小宫女被小太监推倒在地,沾了一身泥土,气鼓鼓的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玉贵妃当时心情不错。

就一时发了善心,上前命人把那两个小太监打了板子。

又顺手把一身狼狈的小宫女带回重华宫,交给了翠羽。

这些宫人中最让她意想不到的还是她的大宫女黄衫。

黄衫和翠羽一样是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后来两个人又一起陪着她入宫。

黄衫站在她身边小意奉承讨好,却又心不在焉。【等会儿要怎么说服娘娘去御书房见黄上,好想见到皇上啊,好喜欢上次皇上送到红玉镯子。】

【娘娘也不去找皇上,不知晚上皇上会不会来重华宫。】

就算经历过昨天风暴,以为什么情况都能接受了都玉贵妃。

黄衫的心里话还是让她忍不住暴怒。

玉贵妃自以为从来待身边的人不薄,尤其这两个从小跟在她身边的丫鬟。

还真是权利动人心,富贵迷人眼呐。

她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愤怒。冷声道:“黄衫,你去把本宫库里的皮毛大衣裳都拿到院子里晒一晒,再把上面的灰尘掸一掸,然后重新整理到库房。”

正在吩咐小太监们干活的黄衫听到愣了一下。

随即一脸不情愿道:“娘娘,还不到晒皮毛衣裳的时候,再说您那么多的皮毛衣裳,要整理到什么时候啊。”

玉贵妃听到杏眼一瞪,刚想发作。一旁的翠羽见状立马上前拉开黄衫:“娘娘就吩咐你做什么就赶快去,哪里有跟主子讨价还价的道理,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

黄衫嘴巴撅着脚一跺,不情不愿地往库房去了,心里嘀咕着【娘娘今天怎么回事,竟让我去做那么繁重的活,她一向不是挺宠我的吗。】

【还有翠羽那小蹄子,就知道在娘娘面前装好人。】顺手又叫了两个小宫女跟她一起去。

玉贵妃心里思忖着:看来这些年本宫的信任和宠爱把你的心思养大了。

也怪本宫自己灯下黑,日日在本宫眼前晃悠,不知你竟和皇上勾搭在一起了。

贵妃很惆怅本宫这重华宫什么时候竟漏成了筛子,被安插了这么多钉子。

身为一个浸淫宫庭多年的宠妃,就算当初再单纯的性子,也已经学会了遇事不动声色。

想她冯珠玉,自十六岁以妃位入宫以来独得圣宠,又有父兄手握重兵镇守大夏边境。

父兄在边关战功赫赫,外祖家又是江南豪富。

每年江南的外祖家都会托母亲送进宫银票数十万两。

各种名贵的锦缎,江南最时兴的玩意儿,胭脂水粉更是不计其数。

宫里面皇上对她宠爱有加,太后万事不管,皇后对她处处忍让。

其她嫔妃更是被她压制的死死的,根本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她以为她是人生赢家,是这京城贵女人人仰望的存在。除了不是正宫这一点瑕疵。

可是没办法啊,皇上还是皇子时就娶了正妻,她是皇上登基后才入的宫。

论先来后到她是比不过皇后的。

可到头来发现,她自以为的帝王宠爱是假像。

自以为的忠心耿耿的得力宫人都是别人的钉子。

自以为除了身份比姐妹也不差什么的,一起长大的侍女也背叛了她。

她重华宫还有秘密吗?

若不是皇上和大夏国还需要她的父兄们,无人敢动她。

她在这宫里早就不知死了多少次了吧。

皇上是不是开始忌惮她父兄了,历朝历代都有“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戏码上演。

等到哪天皇帝觉得不再需要她父兄,或是有了可以取而代之的人。

那他们镇宁侯府,她和她的父兄们,还有江南的外祖家,都会是什么下场,真是细思极恐啊。

她从前怎么就那么眼盲心瞎。活在别人编织的梦里。

自己蠢死也就算了,绝不能带累整个镇宁侯府没有个好下场。

玉贵妃第一次这样审视自己的处境。

还好她现在有了读心术,还有时间,还来的及一点点破局。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