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网 www.qizi.cc

沈清棠慕容靖作者三二五的全部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_作者三二五的全部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互换灵魂:大皇子非要和她当断袖》是由网络作者“三二五”所编写的宫斗宅斗小说。小说内容概括:睁眼就被男人挖心头血。 她:“???” 还有这操作?好,那就别怪她使些手段了! 一朝施法和渣男王爷换了灵魂,她成了他,他成了她。 她:“王爷放心,我一定帮你好好照顾白月光!” 后来,绿茶女被割肉,王爷一家都上了断头台。 她拍拍手,拂袖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可是,这大皇子怎么回事,总对她又爱又恨的。 她:“没女人不要紧,可以找个男人啊,短袖很有爱的!” 大皇子:“如果和你,也不是不行……” 她心一惊,摸了摸现在的男儿身,坏了,冲她来的!…

《作者三二五的全部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贱人!本王要你的血给如意做药引,你竟敢逃,你是想死吗?”

沈清棠刚穿越,就挨了重重一耳光!

她想起身一耳光还回去,可这具身体遍体鳞伤,还被折断了双手双脚,她有心无力。

“本王告诉你,你不想放血也得放,这是你欠如意的!当初若不是你们沈家逼本王抛弃如意,如意又怎么会哭着跑出去被马车撞?如今你能用你的血为如意做药引,是你的荣幸,是老天爷给你机会赎罪!你若再敢逃走,害死了本王的如意,本王要你们沈家陪葬!”

不等沈清棠说话,狗王爷甩袖怒气冲冲离开。

“给本王盯死了她!”

“一天给她吃一顿饭她竟然还有力气逃跑,看来她是吃得太饱了,今后三天给她吃一顿,本王倒要看看她还能不能跨出这门槛!”

沈清棠艰难抬头,满眼荒唐。

这狗王爷自己废物没用保护不了心上人,那如意姑娘自己不长眼哭着被车撞了,关沈家什么事?

说什么当初是沈家逼他放弃,沈家若真能强逼他一个王爷,沈家的女儿会落到这被囚禁取血的地步?

呸!分明是这狗东西自己想借用沈家的权势才放弃了心爱之人,无能还没担当,枉为男人!

沈清棠翻了个白眼,低头查看身体情况。

除了浑身被乱棍打伤的淤青和手脚被折断的凄惨,沈清棠注意到右手手腕上还遍布着被利刃割开的伤疤。

伤痕有新有旧,可见这身体已被取血很多回。

“人的血液只占体重的百分之七,也就不到十斤的样子,一次就算只取小半碗血,十几次下来也有几斤了……失血过多可是会死人的。”

难怪这姑娘要逃,再不逃就得死这里了。

只是老天不垂怜,拼了命逃,还是被抓回来了,如今连手脚都断了。

沈清棠叹息一声。

“真不想要这样一具手脚全断了连逃命都逃不了的身体……”

若是普通人,穿到这样的身体里只能认命,可沈清棠不是普通人。

她拥有逆天改命的本领——

“移魂术”。

她可以跟别人互换魂魄,重新换一具健康的身体。

只不过想启用移魂术有一个苛刻的条件——

她不能对无辜之人移魂,只有别人害她濒死之时,她才可以跟伤害她的恶人互相换魂。

低头看着手腕上的伤疤,沈清棠薄唇微勾。

“这不是巧了么?”

“刚穿越就遇到了个为非作歹的狗王爷,只要狗王爷再来伤害我,我濒死之时就能直接对狗王爷使用移魂术,跟他互换身体了。”

想取她的血,想折磨她是么?

嗤,尽管来。

狗王爷现在折磨她折磨得有多惨,等她跟狗王爷互换魂魄以后,狗王爷就会有多惨!

到时候,她用狗王爷的身体逍遥快活,再把狗王爷跟如意囚禁做一对苦命鸳鸯!

那狗王爷口口声声说深爱着如意,呵,等到如意需要用他的血来救命的时候,看他愿不愿意为爱牺牲放血救他的如意姑娘!

……

沈清棠疼得浑浑噩噩,一整个夜里都不得安宁,冷汗打湿了枕头和小榻。

睡得昏昏沉沉,沈清棠看到了这具身体原主人短暂的一生。

这姑娘名叫沈清月,骠骑大将军之女,从小被爹娘哥哥捧在掌心,十五岁跟青梅竹马的狗王爷慕容靖定亲。

十七岁那年,慕容靖去了一趟江南,回来时却带了个叫林如意的姑娘,非要娶为侧妃。

沈家人个个一身傲骨,慕容靖变心了,沈清月决定放弃他,父亲沈将军当即入宫觐见皇帝,请求取消婚约。

谁料皇帝为了稳定沈家,竟说慕容靖对不住沈清月,那就让慕容靖的二皇兄再娶沈清月,补偿沈家。

慕容靖急了。

他以为沈家不会为了个侧妃跟他决裂,可沈家说踹就踹了他,还要扶持他二哥与他为敌,他吓得当晚就去了将军府,承诺他会打掉林如意腹中胎儿,送林如意回江南。

将军府没有答应与他重修旧好,可林如意得知此事却哭着跑出王府,浑浑噩噩被飞驰的马车撞到,不幸流产还受了重伤,从此缠绵病榻。

慕容靖自此,恨沈家入骨。

他用了整整一年来布局,在沈将军身边安插了人。

两个月前的边关之战,他把沈将军的布防图泄露给敌军,沈家军大败。

事后他又污蔑沈将军通敌叛国,使得沈家满门被押天牢,只等秋后处决。

而沈清月就是半个月前被慕容靖从天牢提到王府的,日日取其鲜血做药引,不听话就毒打不给饭吃,全然不顾其死活……

……

朝阳初升,一夜尽。

沈清棠缓缓睁开眼睛。

回想起沈清月的记忆,她眼里满是讥讽。

慕容靖这样的垃圾也想做皇帝?

为了自己的私心,竟然不惜在战场上将布防图泄露给敌人,让自己的国家大败,这样的人与卖国贼有什么区别?

呵,倒不如把身体交换给她,她来做这个皇子。

她虽然不中用,文韬武略样样不精通,可她不会卖国啊!

沈清棠正想着狗王爷怎么还不来取她的血要她的命,外面院子里就传来了脚步声。

沈清棠眼前一亮。

是狗王爷来了吗?

赶紧来虐死她,她要跟狗王爷交换身体,她要送渣男渣女下地狱!

2.

沈清棠想引颈受戮,却听到门口侍卫恭恭敬敬喊“林姑娘”。

沈清棠失望极了。

来的怎么不是狗王爷呢?

门扉打开,金色的阳光倾泻而入,一身白衣的美丽姑娘被丫鬟搀扶着缓缓走进来。

那姑娘手里攥着帕子,走一步就要喘上一喘,小脸苍白,活脱脱一个林妹妹。

“听说,王爷已经两天两夜没让你吃一口饭喝一口水了?”

林如意站在小榻前,居高临下地望着沈清棠,“真可怜啊,是不是干渴得连恭桶里的尿都偷偷喝了两口?”

沈清棠慢悠悠回答,“我一口都没喝,这不是得给你留着么?”

不等林如意说话,她忽然笑眯眯问道,“哎林姑娘,你说我的血能做你的药引,那我的尿是不是也能做你药引?要不然你去趴恭桶喝两口,没准喝了你就能长命百岁了呢!”

林如意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

她冷着脸盯着沈清棠,抬手就是一巴掌!

“贱人!”

她捏着沈清棠的下巴,冷笑,“你当真以为我会喝你这肮脏的血?我告诉你,你的血送到我院里以后,都被我掺上猪血煮熟后喂狗了,你这贱人的血就只配喂狗!”

沈清棠眼神骤然变冷。

她就说么,人的血怎么可能是神奇的药引呢,果然只是为了折磨人而已。

可惜这具身体被折断了双手双脚,不然她一定得连甩这贱人十个耳光!

林如意冷嗤一声。

“沈清月,你没想到你会有今天吧?一年前你多风光啊,明明我才是跟王爷两情相悦的人,可你们沈家却用兵权来逼迫王爷抛弃我,那时候你可曾想到,你们沈家会有抄家下狱的一天?我被马车所撞,有濒死之危,急需天山雪莲救命,可你却攥着京城唯一一朵天山雪莲不肯给,眼睁睁看着我吐血挣扎,那时候高高在上的你可有想到,有朝一日,你会被困在这里成为我的药引?”

沈清棠冷冷上下打量这个林姑娘。

这是个什么奇葩?

神经病吧?

“我们沈家要是想逼迫靖王抛弃你,直接去靖王府逼他不就好了,何必去求皇上取消婚约?分明是靖王为了得到我沈家的兵权才没良心舍弃你,你脑子没问题吧?”

她轻嗤,“至于天山雪莲,你也知道那是京城唯一一朵啊?你也知道它能救命啊?我父兄常年征战沙场,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不留给他们防身保命,要送给你个外人,我有病还是你有病?”

林如意死死盯着沈清棠,脸色极其难看。

她又狠狠甩了沈清棠一耳光,“你还敢说你们没有逼迫王爷?我都不介意王爷娶你做正妻了,你为什么就容不下我?你为什么要因为我的出现而跟王爷取消婚约?你取消婚约不就是在逼王爷放弃我么?”

沈清棠被打得偏了偏头。

她舌头抵了抵腮帮子。

她无所谓林如意打她耳光,虽然这具身体被折断了双手无法反击,可她马上就要跟狗王爷互换身体了,她会连本带利反击回去!

她盯着林如意。

“什么叫你都不介意他娶我做正妻?你凭什么介意?你有什么资格介意?我是骠骑大将军之女,我是皇上亲自为靖王定下的正妃人选,我们定亲时你还在江南数你的铜板呢,由得你来介意?”

她继续嗤道,“还有,我为什么就非得容下你?我为什么就不能取消婚约?他慕容靖跟我有了婚约,却瞒着我从江南带回了你这么一个身怀有孕的外室,我还没过门你就要生孩子了,我一过门就得帮你养孩子,这恶心事儿我凭什么就得认了?”

林如意被“外室”二字刺激得眼眶通红。

她又狠狠甩了沈清棠一个耳光!

一个耳光不解气,她又扬手甩了一个!

“骠骑大将军之女,呵,好一个贵女啊,你了不起你就可以肆意践踏我这种商户女?你是将军之女,我和我腹中的孩子就该为你们让道,我活该落下一身病痛,我的孩子活该化作一滩血水?”

林如意擦拭着眼泪,冷笑,“你们就是太跋扈,太猖狂,所以你们遭报应了,你们将军府没了!”

她弯腰拍着沈清棠的脸颊,“你可一定要撑着啊沈清月,等我放干了你的血,我还要送你去大牢里跟你家人一起砍头的……听说沈家人是半个月之后行刑是吧,那天我一定会打扮得漂漂亮亮去刑场,笑着看你们这些害死我孩子的刽子手人头落地!”

沈清棠用舌头抵了抵疼得快要麻木的腮帮子。

打了她四个耳光。

她记住了。

呵,想看她人头落地,人头落地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等她跟狗王爷互相换了身体以后,她玩够了就把狗王爷做的那些坏事全部捅出去,她要让沈家无罪释放,让狗王爷人头落地

正在这时,沈清棠听到门口侍卫恭恭敬敬喊“王爷”。

沈清棠蓦地看着门口。

林如意看到沈清棠的激动,冷笑,“你在激动什么?你以为王爷是来护着你的?他喜欢的是我,他对你从来没有过半点真心!”

沈清棠看了一眼这个神经病加恋爱脑。

天底下是没男人了么,她犯得着跟一个神经病抢狗渣男?

“王爷。”

慕容靖出现在门口,林如意直起身含笑看着慕容靖,又用手绢抵着嘴唇咳嗽两声。

慕容靖心疼得要命。

他大步走过来,一把将林如意拥入怀中。

他轻声说,“不是让你在院子里好好歇着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林如意虚弱靠在他怀里,“我听说沈小姐逃跑了,来看看她。”

慕容靖厌恶地看了一眼沈清棠,“她有什么好看的,你要见她,我让人把她拎到你院子里就是了。”

林如意抱着慕容靖的腰,摇头说,“她害死了我们的孩子,我其实并不想见她,我只是想来问问她,她怎么可以这样无情……”

她轻声叹息,“她们沈家犯了滔天之罪,王爷是念及当年旧情才将她从天牢提出来安置在王府,王爷对她有恩,她怎么能逃呢?她难道不知道,她要是逃走了,王爷会被皇上如何责罚?她怎么能半点都不为王爷考虑?”

慕容靖厌恶地说,“沈家人什么时候有过良心?当初本王抬举他们才愿意以皇子之尊跟他们家结亲,可他们说翻脸就翻脸,他们从来就没有过良心!”

林如意轻轻拍抚着慕容靖的心口,“王爷消消气,别为了不值得的人伤了身子……”

慕容靖嗯了一声,低头轻轻吻着林如意的眉心,“我不生气,我有如意,我不生气。”

“……”

沈清棠躺在小榻上懒懒看着这两个奇葩神经病。

槽多无口。

颠倒黑白,推卸责任,这对狗男女玩得是真溜啊,简直是让人叹为观止。

把她带来王府取血,居然是念及旧情帮她?

帮忙送她上西天吗?

沈清棠瞅见那两人已经亲上了,她默默闭上被荼毒的眼睛。

如果她有罪,请让她立刻瞎,别让这两个奇葩来荼毒她。

好在,慕容靖还记得他是来干正事的。

他将林如意搂在怀里退后两步,扬声道,“秦大夫,进来吧,本王瞧着普通的血似乎没什么效果,如意喝了也没什么用,索性今日就剖她心,取半碗心头血吧!”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13735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