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网 www.qizi.cc

容烟温景初《作者桐华》最新章节阅读_(容烟温景初)热门小说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桐香的新作《豪门宠婚:霸总变成妻管严了》,主角是容烟温景初。主要讲述了:她信佛,对感情看的淡,只是想着嫁个适合的人,平平淡淡过完一生。 可事不如愿,她的联姻对象成了商界大佬温景初。 未来的日子该是这样的腥风血雨? 婚后,男人把她保护的极好,上班接送以她为重......甚至在引诱她沦陷。 终究还是让那男人得了逞,他说:“我不信佛,但我愿意为你一试。”…

《作者桐华》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洛江,惊蛰方过,烟雨灰蒙。

容烟拿了伞出门,在小区门外街边,刚想在线上打车,一辆青色出租车便载着乘客停在了她面前。

待车上的人下来后,容烟上了车,司机大叔是个热情的人,她刚上车便笑着问她,“小姐是要去哪里?”

容烟淡淡笑了下回应,“到灵山寺。”

她声音温柔,长相气质温婉清丽,很像是古典柔婉的江南女子,黑发如瀑,五官小巧精致,山眉水眼,一双桃花眸朦胧温柔,盈盈似水。

红唇微弯,虽是浅笑着回应,可眼底却无甚笑意,只是出于礼貌的回应,司机大叔看出她并非性子活络的人,也没有再打扰。

要到灵山寺得要走上千级台阶,可这香客却不少。

许多人说这比其他寺庙更灵验,这些年越发多的年轻人到这进香祈愿。

容烟自小住在洛江,她信佛,每年都抽时间到灵山寺,自四年前外公搬回溪南老家后,容烟再也没来过这里。

刚进灵山寺就见烟雾缭绕,钟声清脆悠灵。

她撑着伞跨过木门往小径走去,转弯瞥见远处一抹还算熟悉的身影。

男人长身玉立,挺拔如松,一身考究得体的黑色西装,内搭白色衬衣,系着领带,一丝不苟,冷欲矜贵的气质与寺庙的清幽格格不入。

温景初撑着黑色长柄伞,眉目沉静,凝着淡淡的疏离与清冷,目视前方,迈着长腿往外走去,步履从容。

香炉鼎旁一位年轻男子同样身着西服,撑着长伞,见温景初走过来便站直了身子,留了一步距离跟在他的身后。

大概是温景初的助理。

她站在侧边,看着他往外走,几年不见,依旧那般冷淡,不同的是,身上的气质愈发沉稳内敛,

直到那抹身影消失在视线内,容烟才挪动脚步,拐进小径。

小径通往内佛堂,鲜少会有人到这边来。

温景初早年跟着容老爷子学习书法,有着这层缘故,容烟还没上大学前经常在容家老宅见到温景初。

只是她很少跟他说话,见面也只是礼貌打个招呼,仅此而已。

但她知道温景初向来不信神佛。

他是温筠笙的长子,从小便被当做温家接班人培养,被赋予厚望,也优秀从不让人失望。

像他这种天之骄子,向来习惯于高高在上,将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容烟在溪北读的大学,大一寒假,她从溪北回洛江,在家中遇见温景初。

外公在午睡,温景初到容家来,看到她坐在庭院里,手中还拿着寺庙的祈福袋。

午后阳光正好,暖洋洋的洒在种满花草的庭院里,也是第一次她与温景初讲话超过了三分钟。

她还记得自己不知为何突然问他,“温景初,你信佛学里的轮回吗?”

他回的干脆又利落,“不信。”

比起信这些所谓的来世与轮回,他更愿意把握当下,但他也尊重别人的信仰。

只是他不信佛。

不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容烟也没有因为他的回答有任何的失落,也如温景初尊重她的信仰那般,尊重他的想法。

她读医,往后课业愈重,沉重的学习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寒暑假也在拼命学习。

而温景初也在慢慢接手家族事业,容烟再见到他的次数很少。

只是从不信神佛的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思绪回笼,容烟收了伞,在内佛堂拜见了云归大师。

“四年未见,施主别来无恙?”

容烟微微回礼,“挺好,劳烦大师挂心。”

如以往那样,她在灵山寺里用了斋饭,而后抄写经书,不知不觉中过了许久。

容烟稍稍转动略微酸痛的脖子,将已经抄写好的经书放到了一旁。

寺庙里走动的香客比中午时少了许多,容烟起身,拿了东西准备回去,这才看了下手机,已经是四点多。

沈清然在一个小时前给她发了信息问,【小小,你大概什么时候过来?要不要我让人过去接你?】

沈家也是书香世家,她外公与沈老爷子关系不错,她与沈清然儿时就认识,是她为数不多可以交心的朋友。

今天是沈清然丈夫谢恒的生日,请了相熟的朋友到家里庆祝。

容烟不爱热闹,很少会出席这样的聚会。

她回了沈清然的信息,【大概六点左右到,我自己过去就好,不用来接。】

容烟来到汀水别墅区时手里提着一瓶名贵的红酒,刚到别墅门前就看到沈清然在等着她。

沈清然热情活泼,刚见面,容烟就被她一把抱住,“小小,我都快要想死你了,上次见面还是我结婚的时候,四年了。”

她眉眼弯弯的笑着,回抱沈清然,调侃,“太忙了,当初脑袋犯傻选了临床医学。”

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回洛江……

天空又飘起了蒙蒙细雨,沈清然赶紧带着容烟走进别墅。

往里走时两人遇上在门外接电话的温家二公子温书泽。

见到容烟时温书泽愣了下,完全没听到电话里他大哥说了什么。

像是带着点惊讶的笑着问她,“容烟妹妹什么时候回的洛江?”

容烟嘴角挂着笑,回他的话,“前天刚回。”

“是打算留在洛江了吗?”

她点头,“嗯,新入职了洛江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这么巧啊,我也是在那里工作,想不到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

温书泽伸出手,热情笑着,“新同事你好啊。”

他还像以前那般,虽模样比以前成熟了许多,眉眼间跟他大哥有几分相像,但性子依旧开朗活泼。

也带着那么一点点的……二。

温书泽一直都是个阳光开朗的人,看到他就莫名让人觉得开心。

容烟被他逗得乐呵呵笑了下,伸出手跟他握了握,“你好。”

温书泽是心外科的主治医师,而她是刚完成规培的妇产科住院医师,不同科室,不同职称。

他又转头看向沈清然,挠了挠头,略不好意思的说道,“嫂子,我医院有事得回去。”

看着她们进去后,温书泽才响起他刚刚还跟大哥通着电话,连忙看了眼手机。

通话还在继续着,笑着说道,“哥,我以为你把电话挂了呢,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没注意听,对了,我看到容烟妹妹了,她居然跟我……”同一家医院工作。

温书泽还想喋喋不休,却被他大哥无情打断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低沉悦耳,却带着丝丝的冷淡,“我听得到。”

温书泽又换了个话题,“哥,我医院有事,老谢三十岁生日,这家伙难得庆生,你不来,我又得回医院,不太好意思。”

随后带着些许失落的问,“哥,你真的不来吗?”

电话那端传出窸窣的翻书声,轻碰木质书桌的声音。

估计他大哥是在家里书房。

片刻,温书泽才听到温景初的回答,只三个字,“晚点到。”

2.

他愣愣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大哥还没告诉他之前交代了什么事。

时间还早,客厅里谢恒跟几个朋友在。

容烟带来的红酒进门前就已经递给了沈清然,进门后跟谢恒打了声招呼。

容烟一袭烟柳色绣花长裙,裙摆刚及脚踝,三千乌黑烦恼丝被一支玉簪子挽在脑后。

她的出现让里边几人微微吃惊,容烟鲜少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很多豪门子弟没见过她。

谢恒知道她跟沈清然关系很好,站起身跟她寒暄,“清然念叨了好几天,早就盼着你来洛江。”

随后又对沈清然道,“老婆,人还不多,你可以先带容小姐到二楼坐坐,晚点再下来也不迟。”

待她们上了楼,才有人问谢恒,“这是容老先生的外孙女?”

容、沈两家都是书香门第,也经常来往,关系不错,刚刚听到谢恒叫她“容小姐”,只是他没见过容烟。

谢恒点头,“是,容烟。”

书香门第出身的大小姐,举止言谈得体大方,娴静温柔,容老先生的外孙女,自然不会差。

楼上,容烟问,“清然,沈爷爷身体好吗?”

沈清然叹息一声,“爷爷身体大不如前了,老毛病反反复复的,入了春下雨天多,经常咳嗽。”

又问容烟,“容爷爷身体怎样?”

“挺好,他还说过些天回洛江,到时候约好友聚一聚。”

自从回了溪南老家,外公整个人看着都比以前精神,这几年休养着,没人打搅,身体健朗了许多。

“对了,小小,前段时间偶然听到我爷爷说容爷爷要给你物色结婚对象,好像有温家。”

“是温景初?”

容烟摇头否认,“外公没跟我细说,但不可能是他,或许是温书泽吧。”

自从上一年温筠笙宣布退休后,温景初就接管了温家。

作为温家现任当家人,能够成为他的另一半,那出身也必定与温家相匹配,不说旗鼓相当,那也不差。

容家虽是书香门第,可比起温家这种权势之家,无论如何也不能比拟,更何况容家子嗣单薄,现在只有她跟外公两人相依为命。

若是与温家联姻,她能想的也只有温书泽,两人都是医生,从年纪,工作来看,确实比较合适。

“温书泽?”

沈清然想到温书泽开朗乐观,有时候也傻得可爱,而容烟性子温和沉静,有事也喜欢闷在心里。

快乐能传染,好像也挺相配,“他也挺上进,长得也帅。”

容烟没有表达自己的想法,“是不是跟温家联姻也还没定下,也有其他备选的,外公要来洛江大概也是想安排我相亲的事,到时候再说吧。”

她尽量听从外公安排,而且外公也会尊重她的意愿。

但如果安排她跟温书泽相亲,她会拒绝。

两人性格不太合适,虽然他年纪比她大,可每次相处都会让她横生出是姐姐的错觉。

光是想想她跟温书泽在一起,容烟就不太能接受……

容烟怕沈清然还想八卦这个事,先一步打趣她,“你经常跟我吐槽你老公对你没有耐心,对你不好,我看也没有你说的那么糟糕,你是不是有情况?”

沈清然跟谢恒也是联姻,婚后两人频繁传出离婚的消息。

容烟多次听到她抱怨谢恒一心扑到工作上,没有陪她,对她也不在意。

但今晚容烟看到谢恒双眼几乎要黏在了沈清然身上。

沈清然脸颊微红,支支吾吾,“也,也就那样,现在位置坐稳了才想起要讨好,不说他,说他干嘛。”

听着楼下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估计人不少,沈清然忙将容烟拉着下楼。

容烟笑着调侃她,“口是心非的女人。”

“我才没有。”

好姐妹婚姻幸福就好,容烟对婚姻没有太大的在意。

容烟原名叫裴烟。

她的母亲容暖身体一向虚弱,因为丈夫背叛,抑郁成病,在容烟九岁时去世。

而容烟脱离裴家,改为母姓,一直跟随外公生活。

也由此,容烟对感情看得很淡,在她看来,找个合适的人结婚,平平淡淡就好。

外公也害怕他百年后她无依无靠,所以给她找的结婚对象也必定是品行端正,认真负责的人。

只要看得顺眼,她会听外公安排。

容烟刚下楼便看到熟悉的身影,她小声问沈清然,“你不是说温景初不来吗?”

沈清然也纳闷,“我也不清楚,我老公想请他过来的,但被推脱了。”

怎么突然过来了?

沈清然要去厨房看看佣人准备得如何,容烟只好自己走过去。

温景初如今是温家现任当家人,在商业场上雷霆手段,而立之年便坐镇温氏,他一出现,直接把今晚寿星的风头都给抢了,都想着跟他攀谈一二。

只不过这男人气场太过强大,本身性子也淡漠,自带威严,这些人也在克制着不敢惹他不高兴。

温景初听到动静时便看了过来,眉眼沉静,视线落在了容烟身上,不动声色的打量她。

许久未见,从前稍显稚嫩的她如今更是娉婷玉立,温婉清丽,让人挪不开眼。

沈清然不在,谢恒便想着替妻子照顾一二,不然晚上她得跟自己生气,才想着起身跟大家介绍一下,一道身影窜了起来。

声音兴奋激动,“容小姐,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

他走到容烟面前伸出手,激动到手掌微颤,“我是郑呈,还记得吗?我们在容老爷子的七十大寿上见过面。”

容烟:“……”

外公的七十大寿,来的人这么多,她怎么可能记得住?

谢恒在想,他还要不要起身介绍,看样子应该也不用特地介绍了。

出于礼貌,容烟还是伸手握了握,但没想到,他竟握得有些用力,她蹙着眉猛的将手抽了出来。

郑呈还想邀请容烟坐他身边,这边谢恒走了过来,跟容烟道,“容小姐,你坐景初身边吧,你们也好久没见过面了。”

谢恒冷眼警告了郑呈一下。

郑呈这才意识到自己失礼了,讪讪笑着看容烟走去温景初身旁。

他咯噔一下,温景初也在看着他,面色不虞,眉眼清冷。

随着容烟在他身旁落座,温景初收回视线,知道她爱吃甜食,给她添茶后挪了碟小点心到她面前。

大家也都知道从前温景初跟着容老先生学习书法的事,有这层关系在,没有人因为两人相处自然感到惊讶。

容烟想拿点心,伸出的手指被他轻轻握住。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