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网 www.qizi.cc

抖音苏檀容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檀容苏婉欣)_檀容苏婉欣热门小说

落子无悔,陪嫁丫鬟一心逃离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檀容苏婉欣,主要讲述了:她只是个陪嫁丫鬟,却在嫡姐的新婚之夜里代替她跟世子爷行了夫妻之礼。 世子爷有着举世无双的好皮囊,可她从来都是避之不及。 她只求能在府里活下去,攒够银子后出府与妹妹团聚,远走高飞。 可偏偏那位世子爷喜怒无常,嫡姐又是个阴狠毒辣的,她的好日子……似乎还是遥遥无期………

《抖音苏檀容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昏暗的卧房之内,喜烛已经熄灭。

檀容倒在绣着并蒂莲的床褥上,扼住她喉咙的手掌宽大而有力。

她看着男人迷离的黑眸,艰难地开口:“夫君,这是我们洞房之夜,妾身等了许久……”

面前将她按倒在床的正是韩王府长子,世子爷韩晏。

而她只是陪嫁进韩府的丫鬟,是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

下一秒,她感到腰带衣襟被撕扯开,随后颈侧一阵疼痛,是被韩晏狠狠咬住。

“啊!世子爷!!”

檀容惊叫,手摸索着枕边银剪。

刚触摸到,她就想起嫡姐的威胁:“你要是不听话,这事儿都办不好,我就叫他们杀了你妹妹,而且是被凄惨地玩弄之后再死!”

她瞬间放弃任何反抗的念头,忍耐着痛楚与屈辱。

但让她感到颤栗的是,韩晏那双被誉为最美的桃花眸充满红血丝,像是迷醉的怒兽。

檀容觉得不对劲,但她此刻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无法抵抗,只能被粗暴、野性的浪潮卷携着沉沦……

翌日,天刚蒙蒙亮,檀容就从噩梦中惊醒,一侧头就看见韩晏沉静的睡颜,双眸紧闭,挺俊的眉峰紧蹙,显然睡得很不安稳。

韩王府的世子有着举世无双的好皮囊,但檀容没有丝毫留恋,迅速穿衣下床,生怕误了时辰。

她看到身下那张沾了斑斑血迹的喜帕,顿时委屈与侮辱涌上心头,本就酸胀的腰腿更加痛苦,浑身冷汗淋漓。

不敢有半点耽搁,她抓起喜帕,小心翼翼地退出房间。

环顾左右无人后,她迅速溜进旁边的偏房内。

刚进去,檀容还没开口,就见苏婉欣扬手一掌打过来。

檀容下意识想躲,但嬷嬷挡住她的路,避无可避之下被结结实实打脸,嘴角顿时红肿起来。

她本来身上就酸楚胀痛,这一下浑身冷汗透彻,肩膀微微发抖。

苏婉欣冷声蔑视:“这么晚出来,看来昨夜很享受?喜帕呢?”

苏婉欣正是昨日嫁给韩晏当世子妃的人,也是檀容名义上的嫡姐。

檀容低着头,恭敬地双手奉上。

苏婉欣一把夺过来,看到上面刺目的斑斑血迹,终于留出满意的笑容:“亏你有个狐媚子的娘,竟还守身到如今。不过从今往后,你也是个破鞋!”

檀容低头,咬紧牙关。

“记住,今日之事胆敢泄露半分,我有百种法子整死你妹,再将你发卖勾栏。”

苏婉欣长得姣美,说话却浸着恶臭毒汁。

檀容心中又恨又羞耻,但如今她只能忍气吞声,挨过这一关再说。

苏婉欣拿走喜帕,带着嬷嬷出了偏房。

檀容呆立片刻,眼中泪水默默流淌。

她颤颤巍巍坐到旧椅子上,浑身不适燎得额头发烫,心中却明镜一样。

都说她娘是狐媚子,但她清楚,高贵得仿佛盛世莲花般的苏婉欣才是不知廉耻,暗度陈仓的人。

早在苏府时,她无意中见到苏婉欣与陌生男人偷情私会。

那男人是谁她没看清,也不知道。

可事情千真万确,并且俩人还有了首尾,破了处子之身。

正因为如此,昨日新婚之夜,苏婉欣才不敢亲自等候,而是叫她装扮成新嫁娘,等到世子爷韩晏醉酒而归。

想到此处,檀容浑身颤抖,无法反抗又充满欲念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她顿时呼吸急促,脸色羞红发烫。

以后的日子她不敢想,只求能在府中活下来,攒到银钱熬到出府,就可以跟妹妹团聚,远走高飞。

大不了这辈子不嫁,做个老姑婆了此残生。

此时的主屋内,苏婉欣刚轻手轻脚地上床躺好,韩晏就醒了过来。

她赶忙装作刚刚惊醒,轻声呢喃:“夫君,怎么了?”

韩晏神色恍惚,抬手轻揉额角,头昏沉得很。

“夫君,我帮你揉一揉吧。”

苏婉欣语气娇柔,抬手刚搭在韩晏臂膀间,就猛地被对方一把抓住。

“昨晚是你……给我下药?”

“夫君你说什么?妾身不明白……啊!”

苏婉欣失声惊叫,她被一脚踹下了床。

韩晏眸光凛冽,俊容阴鸷,冷声道:“再用这下三滥的手段,我就让你亲自品尝,在勾栏柳巷里好好回味无穷!”

苏婉欣缩在地上浑身一颤,不敢轻易开口。

韩晏低头,瞟到床上铺的喜帕,抓起来扔到地上。

苏婉欣从地上爬起来,颤抖着地恳求:“夫君,妾身刚嫁入府中,很多事不懂,就算看在赐婚的摄政王情分上,也请再给妾身次机会吧!”

“呵,你拿摄政王来压我?”

“不敢,妾身不敢……”

说话间,苏婉欣瞧见韩晏走过来,冷漠地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对视。

刚刚还阴鸷冷漠的面容绽放一抹笑,笑意不达眼底,比不笑还要渗人:“夫人,很怕我?看这小脸白得让人心疼。”

苏婉欣只感到毛骨悚然,这哪里是人,根本是个疯子!

都说韩王府世子手段暴虐,喜怒无常,恐不是空穴来风!

之后韩晏就好似没事人,招来丫鬟嬷嬷伺候洗漱更衣,还突然叮嘱分派来的韩府下人,要精心照顾世子夫人。

“好好伺候夫人,谁要是伤到她一分,你们就等着吃牢饭。”

下人们齐声应和。

苏婉欣瑟瑟发抖,不敢妄动。

片刻后,她走出屋,低头恭顺地同韩晏说道:“夫君,妾身已经妥当,我们去给公父婆母请安敬茶吧。”

韩晏只点了下头,缓缓沿着屋廊向前。

忽然他闻到一缕淡淡的特别香气,这味道正是昨晚翻云覆雨时一直萦绕在跟前的。

他不由四下张望,目光无意中瞟向院内精心设计的水塘上,檀容正撸起裤腿跟衣袖慢慢探入水中。

她要将塘中睡莲的一些枯枝败叶处理掉,现在已经接近深秋,花儿也开得越来越稀疏。

原本陪嫁丫鬟多数都会被安排上轻松点的细活,可苏婉欣厌恶她,故意差遣她做粗使丫头。

而管着她与其他几个小丫头的王嬷嬷,为人馋懒,清理水塘枯叶本是她的活儿。

但檀容方才从偏屋里出来时被王嬷嬷瞧见,以为她躲清闲,于是直接将这活儿塞给她做。

檀容很不想现在去水塘,一则身体难受不堪,二则此时过去正好会与世子爷他们打个照面。

虽然她确信韩晏不会记得自己,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王嬷嬷催得紧,大有惩罚的趋势,她更怕因此引来注意。

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开始涉水清理。

苏婉欣也注意到韩晏的目光,顺势一看就瞧见檀容挽起裤脚的小腿白嫩如玉,顿时她心头怒火燃烧。

这贱人,要是敢坏我好事,必要她碎尸沉塘!

檀容余光瞟到韩晏跟苏婉欣就站在屋廊上,正看向这边。

她极力克制着想要扭头就跑的冲动,继续将水塘上飘荡的枯叶收到网兜里。水很冷,她止不住发抖。

“你,过来。”

韩晏沉声说道。

檀容微微侧头,确认是否再叫自己。

旁边的王嬷嬷低声呵斥她:“主子爷叫你呢,傻愣着干嘛?还不快过去!”

檀容这才慌起来,不由胡乱猜想,招呼她过去是何意思?难道世子察觉昨晚洞房的秘密?

如果真是这样,她铁定活不成了!

从水塘出来过程中,她偷偷攥了把混合花肥的淤泥,然后趁在假山后整理衣袖的功夫抹在衣襟上。

一股发酵的臭味散发出来,熏得檀容自己都有点恶心。

她就这样站到韩晏跟前,恭顺行礼:“奴婢见过世子爷,世子夫人。”

韩晏眉头紧皱,抬手轻轻扇了扇面前空气,太刺鼻了!

原本他感觉那股特殊香气似乎从水塘方向而来,正好只看见了檀容,于是叫过来想确认一下。

结果人到了跟前,竟然浑身散发腐烂发酵的臭味。

苏婉欣虽然不知道韩晏把人叫来什么意思,不过并不耽误她挖苦檀容:“你这身上什么怪味儿,恶心死了,臭得像恭桶里的石头!”

檀容低头不说话。

韩晏不耐烦地摆手:“赶紧滚,熏得眼睛疼!”

檀容就等这句话呢,转身就小跑起来。

“等等!”

身后传来韩晏的声音,檀容心揪起来,慢慢转过身。只见这位世子爷随手扔过来个荷包,啪嗒落在她脚边。

“好好去去味儿,我这院里可容不下臭东西,若再让我发觉,所有婆子丫鬟通通杖二十!”

韩晏声冷含怒。

众下人连连称是。

撂下这句话,韩晏扬长而去。苏婉欣紧随其后,临走还不忘狠瞪檀容一眼。

檀容拾起那荷包,隔着布料摸出来里面装着香饼,熏香用的。

这时王嬷嬷像笨重又野蛮的母熊般冲过来,伸手拧住檀容耳朵。

“贱蹄子,就会惹事!我呸,又馋又懒,没一个好东西!”

“这还不是您让我去收拾水塘,蹭到烂淤泥,熏坏了主子……要不我去求夫人,把我调走,免得王妈妈您看着我闹心。”

檀容故意这样说。

王嬷嬷瞪她一眼,果然不再骂,呼喊其他几个小丫鬟去烧水,备浴桶。

这王嬷嬷也是从苏家陪嫁来的,以前檀容就跟她打过交道,清楚她脾气,知道怎么说让她闭嘴。

在偏房里,小丫头将浴桶灌满热水,笑嘻嘻说:“檀姐姐,要我给你搓背吗?”

“不用,你守着门就行,我很快的。”

“好嘞,檀姐姐你有事就叫我。”

小丫头关好门后坐在凳子上,随手拾起树枝在地上勾勾画画。

檀容脱掉衣裳,慢慢浸入水中,温热气息刚好抚慰她疲倦的身躯。刚才还不觉得什么,现在腰酸得快要直不起来。

热气令她紧绷的精神慢慢放松,真想就这样好好歇歇,但她知道以后日子怕是更难过了。

虽说之前引起世子爷的注意完全是迫不得已,绝非她本意,但苏婉欣绝对会以此为由,变本加厉找她茬。

以后只要还在这院里,总有撞见的时候。总不能每次都抹臭抹黑,得想办法调到别处当差。

只是这谈何容易,得慢慢熬了。

她边胡思乱想边清洗身上,不敢耽误太久,不然又得挨罚。

约摸一刻多钟时间,檀容清洗结束,正准备出浴桶时,忽然房门哗啦一下从外面推开,一高挑尖脸的丫鬟跨步进来。

檀容认得她,是苏婉欣的贴身丫鬟,名叫春桃。

她一进来也无二话,将檀容叠放好的衣裳扔地上,直接上脚踩踏。

“你做什么!”檀容想阻止,奈何光着身子。

虽说这院里轻易不会进小厮,可房门大敞,她身无寸缕实在不敢。

春桃笑着将踩脏的衣服拾起来,说道:“夫人说让我帮你好好洗浴,我这不小心把你衣服弄脏了,现在拿去洗,你可别着急。”

说完她转身就走,关上房门还落了锁。

“春桃你回来!把衣服还我!”檀容急切。

隔着门,春桃嬉笑:“你千万别着急慢慢泡着吧!”

随后脚步声逐渐远去。

檀容早想过自己嫡姐会报复,但哪里想到会这么快!

这偏房平常就不怎么有人来,现在苏婉欣一定下令院里婆子丫鬟都不准靠近。她这样子又不好呼救,要是光着身子出去……丢死人了!

偏偏这里连块大点的布料都没有!

深秋时节水凉得快,她泡在浴桶里瑟瑟发抖,只能出来用巾帕擦干,然后左翻右找,终于搜出来块勉强能围住腰的破布料,底下就到小腿。

她试着推门,锁得很结实。

屋里唯一的小窗,只容得下五岁小孩进出,她实在无法。

檀容急得想哭,硬给憋回去,现在哭也没用。

她趴在窗户前,透过缝隙窥探到外面有人路过,是之前的小丫鬟。

“小花!小花,你帮我开下门,帮我找个衣服好不好?”

小丫鬟顿住脚步,犹豫再三,小声回答:“檀姐姐,对不起,她们说我要是帮你就打折我的腿!”

她说完就一溜烟跑了。

檀容根本叫不住,这最后一点希望也没了。

这之后,真的在没有脚步声靠近过。

她继续呼喊,却无人应答。

眼见着窗外的日头逐渐西沉,日光暗淡下来,偏房内什么光线都没有,只能分辨出些模糊影子。

檀容躲在角落坐着,双手紧紧环抱膝盖。她已经冷得像秋风中的落叶般颤抖,额头面颊发烫,怕是烧起来了。

这要是熬一晚上,恐怕风寒入骨,像她这样遭主子厌恨的,连一碗最廉价的汤药都没有。

不,明日能不能出去都难说,没准就这么冻死在这里……

檀容越想越难过,终于忍不住眼眶发热,有泪水打转。

正当此时,偏房紧闭的门扉忽然传来响动,似乎有人要进来。

檀容一开始以为是苏婉欣良心发现,又或者是有其他丫鬟婆子好心救她出去。

于是她起身慢慢靠近。

木门吱嘎吱嘎响了几声,蓦然间被外力猛地推开,清凌的月色瞬时倾泻而出,映出地面上的人影。

紧接着,一黑衣人进来,脚步踉跄。

檀容顿时吓坏了,这一看就是个男人,虽然脸上蒙面,看不真切。但身形高大修长,绝非女子。

这三更半夜出现,莫不是贼人?

她浑身颤抖,双手紧捂胸膛,一时间忘了喊叫。而对方也没料到这片内有人,惊愕之下迅速将木门关闭。

倾泻进来的那一抹月光被阻隔在外,偏房内重又陷入昏暗晦涩当中。

檀容只能隐约窥见黑衣人身影,朦胧得仿佛夜间缥缈的雾气,非常不真实。

到这会儿她终于缓过劲儿来,张嘴要喊,结果刚吭一声就被一只手紧紧捂住。

与此同时她被推到墙壁上,炙热的胸膛压过来,让她无处可逃。

“想活命,就别乱喊!”

这黑衣人的声音低沉沙哑,透着肃杀之气。

冰冷的触感抵在檀容脖颈上,她感觉出来,那是把匕首。顿时她不敢乱动,极为轻微地点了点头。

似乎是相信了檀容,黑衣人慢慢松开了手,拉开与她的距离。

檀容立即缩到角落,躲得远远的。

她不知道这黑衣人想干什么,脑海里浮现出几个念头,但都因为惊惧与茫然而支离破碎,相互联系不起来。

这难道又是苏婉欣搞的?

私通外男,她还真是什么都敢做!

檀容脑袋里乱糟糟的,忽然就听见黑衣人低声说:“你这是幽会情郎?”

“我没有!”檀容小声反驳:“你,你是什么人?要偷东西,这里什么都没有!”

黑衣人嗤笑一声:“你可没穿衣裳,不是幽会是什么?私相授受,荡妇所为。”

檀容委屈至极,但这事又不好解释,更不可能解释给黑夜偷摸闯入的贼人听。她只觉得浑身滚热,又羞又燥。

“帮我上药。”

黑衣人直接指使起来,语气霸道而自然。

檀容万分抗拒,缩在原地不动。黑衣人见她久未有动静,似乎也不耐烦了,快步上前一把将她拽过来。

檀容身体不适,又折腾到现在滴米未进,实在没什么力气抵抗,一下扑到黑衣人怀里。

结实而炽热的胸膛令她瞬间想起昨晚发生过的事,顿时浑身僵住不敢动。

黑衣人并未察觉她异状,只是将一样东西塞进她手里,重复了之前的命令:“上药,不想死就乖乖听话!”

檀容这才摸出来,手里的是瓷瓶,透出隐隐的药味。

她当然不想死,但依然没有动,而是壮着胆说:“这里这么黑,我完全看不清……”

她心里有小九九,万一能骗对方把门敞开,她就铆劲儿往外冲,就算丢人现眼也总比留在这随时有生命危险强。

然而黑衣人像是看透她心思,将她拖到那扇窄窗跟前,匕首一横,微弱的月光之下,它寒芒凛冽。

檀容死心了,不敢妄动。

黑衣人扯开自己衣襟,袒露出左边肩膀。

借着窄窗缝隙透进来的微光,檀容勉强看到上面胡乱地缠着布条,血腥味儿散发得更浓烈。

她强忍着不适,动手解开布条,果然有道伤。她立即打开瓶塞,倒出药粉撒在上面。

黑衣人肩膀微微一颤,背脊都紧绷起来。

檀容觉得一定很疼,因为那伤痕不浅,而且这药粉的味道……

“是金疮药,加了一味棕榈灰,可是……”檀容犹豫再三还是说了:“你的伤有血瘀迹象,要慎用棕榈灰,会加重。”

“你懂医术?你是这府里什么人?”黑衣人紧紧盯着她。

檀容赶紧摇头:“我只是略微知道一些,以前娘教过,其他的,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说的!”

“我若是有心,就凭你这样的丫头根本无处遁形。”

黑衣人冷声一笑,抬手扼住檀容的下巴。

陌生的呼吸气流在她耳边轻轻喷吐,激发得她自暴自弃道:“你要杀我就动手吧,烦请你把我尸体扔远点,留在这肯定会被卖掉迁葬。”

“就这么点要求?”

“我攒的钱都归你,就求你留下两钱银子跟首饰交给我妹妹!”檀容说到动情处眼泪汪汪。

没成想,黑衣人闻言抖得厉害,把檀容吓一跳,仔细一看对方竟然是在憋笑!

檀容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怔愣无措。

反倒是黑衣人拍了拍她肩:“如此怪可怜的,只要给我上好药,我饶你一命。”

能不死那当然是好的,檀容一下精神起来,认真上药,还叮嘱:“之后你要是能找到其他的,赶紧换了吧,花蕊石,三七还有赤白芍都能化瘀止血。”

黑衣人没说什么,只是漫不经心问了一句:“你真不是来跟小厮情郎私会的?”

“我没有,要是说谎我出门就被雷劈死!”檀容恨恨道。

她不想说实情,怕泄露了府里情况,但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她也不想背这骂名。

之后黑衣人不再吭声,檀容也不介意,上完药后又扯了布条缠好。

一切都在昏暗朦胧当中默默完成,黑衣人起身合拢衣裳,转身就出了偏房。

檀容兴高采烈地跑过去,结果伸手一推发现被牢牢锁住,这黑衣人根本没打算放她走!

她顿时又气又失望,还很委屈,自己明明照做,为何这样对我?!

但仔细一想,那黑衣人似乎从来没说过会放她走,只是说不杀而已。

檀容摇摇晃晃到角落,跌坐在杂草垫子上,捂着脸难受至极。情绪起起伏伏,身上额头更烫了。

“给你。”

有什么东西从上扔下来。

檀容抓住一看,竟然是衣裳,目光一转,发现黑衣人去而复返。

“赶紧穿,看你这样子冻得不轻。”他停顿了下,说道:“我叫夜莺。”

檀容这下左右为难,既然对方告知姓名,还拿衣服给她,自己最起码也该把名字告知。可是这偷溜进来的贼人能相信吗?

那叫夜莺的黑衣人却笃定道:“不必勉强,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